<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夜班娶親

2020-02-10 10:37:27 50

天色漸暗,新近到任的張縣令忙了一天,正要回后堂歇息,忽聽得衙門外面的街道上傳來了一陣嗩吶的聲響,側耳一聽,像是一支迎親的隊伍打此經過。

張縣令心中十分納悶,不說別的,單單就風俗而言,也沒聽說過,有誰家在晚上娶媳婦的??!

于是,張縣令揮手叫來差役,命他到外面去打探情由。一會兒,差役滿面詫異地回來稟報,說那確實是一支迎親隊伍,不過奇怪的是,那隊伍中,不管是新郎還是隨從人等,人人閉口不語,面對旁人的議論和詢問,全都啞口無言、呆如木人。

張縣令連連稱奇,就細細思量了一番。這張縣令雖是科舉出身,正兒八經的圣人門下,但因他生性好奇,少時也曾專門拜師,修習過一些陰陽卜算之道。而張縣令一來此地上任,就風聞當地百姓篤信陰陽卜算之言,平日里無論破土、蓋屋,還是置業、開市,都要請陰陽先生卜算一番,在這嫁娶大事上自是不會馬虎。如此說來,這支迎親隊伍就更加古怪了,因為若按陰陽卜算之道來判,非但眼下這個時辰不宜嫁娶,而且就連今日一整天,也是一個甲子才會輪回一次的兇煞之日,在今天婚嫁,會被煞氣所沖,輕則傷及自身,重則禍及全家。

想到這里,一向心性沉穩的張縣令開始覺得驚詫:這是哪家的迎親隊伍?又是找了哪個先生給批的八字、選的日子?莫非背后有蹊蹺不成?

張縣令躊躇片刻,終是不能安心,便換了便服,帶上差役,循著迎親的嗩吶聲,一路追了上去。

迎親的隊伍吹吹打打,出了縣城,向南而去。張縣令悄悄尾隨著,來到了城南三里處的劉家莊,看到花轎在一戶人家的門口停了下來。

張縣令擔心自己的出現驚擾了人家的喜事,于是帶著差役避在一邊,想等他們接了新娘、再次啟程時隨后跟著,返回縣城。

一會兒,隊伍迎了新娘,回到縣城,在大街小巷一路穿行,天近亥時,終于在一所大宅院的門口停了下來。這個時候,張縣令長長地喘了一口氣,問差役:"那是何人的宅院?"

差役答道:"啟稟老爺,那是城中首富白員外的宅院。這白員外年過半百,卻只有一位公子,年方二十。聽說這位白公子自幼好學,一心想要求取功名,很少在外露面。這次娶親的,應該就是這位白公子了。"

張縣令點點頭,在寒風中裹緊了身上的衣服,靠著白員外家的院墻坐了下來,側耳聽著院內的動靜。院內的婚禮進行得很快,不過半個時辰的工夫,寥寥數十名賓客就陸續告辭離去,整座宅院漸漸地安靜了下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張縣令靠坐在墻外,直到宅內再無聲響發出,才回到縣衙。清晨起來,草草擦了一把臉,張縣令連早飯也顧不得吃上一口,就匆匆令差役傳喚白員外問話。

白員外到了縣衙,面對張縣令的問詢,無奈地長嘆一聲,把這夜半娶親的緣由一五一十地講了出來。

原來,白公子自幼好學,一心求取功名,二十歲了,卻從未考慮過終身大事??蓻]想到就在數月前,白公子在廟會上見了城南老劉家的閨女,回家后就害上了相思病。白員外見兒子終于動了心思,十分高興,一打聽,這劉家雖不及白家富庶,卻也是小康之家,于是當即請了媒婆到劉家提親,可等到問來女方的生辰八字后,請先生一合,白員外頓時傻了眼:八字不合!若是單說這兩個孩子以后居家過日子,倒是能夠白頭到老,可就是迎親這一關難過,整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頭,竟然找不到一個適合這兩個孩子成親的日子!

白公子得知此事,頓時茶飯不思,白員外請遍了這十里八鄉的陰陽先生,仍是無法可解。直到前幾日,一位高人登門自薦,面授種種機宜,白員外雖覺荒誕,可面對日漸憔悴的兒子,他才無奈地決定:夜半娶親。

聽完白員外的敘述,張縣令十分憤怒,好個陰陽先生,白員外已是愁悶不堪,還為他選擇大兇之日,實在是混賬至極、居心叵測!張縣令向差役喝道:"速速將那陰陽先生捉拿歸案,本縣定要向他問個明白!"

話音剛落,就聽衙門口一聲大笑,一位白面長須的中年書生緩步走進堂來,拱手一揖,笑道:"不勞大人勞師動眾,某家自己來便是了。"

張縣令猛地站起,盯著這位不速之客,叫道:"師……師兄?"

來人竟是張縣令十幾年前拜師學藝、修習陰陽之術時的同門師兄。張縣令連忙喝退堂下眾人,將那書生請入后堂,隨即哭笑不得地說:"多年不見,師兄還是這般愛耍笑。你既已來到我的地方,直接來尋我便是,何苦弄出這么一件事來,戲耍小弟……"

書生笑著說,前不久,他聽說張縣令調任于此,特意前來相會。入城之前,他先順路拜訪了一位故友,聽那位故友說了白家之事,這才去白家登門自薦,給他們定下了在大兇之日半夜娶親一事。

書生捋著長須,緩緩說道:"我知賢弟你持身正直,不肯結交豪門富戶,若讓白家來請,賢弟斷然不會同意,但為兄深知,賢弟你天性好奇,于是囑咐他們,迎親的隊伍必須在夜幕降臨之時從你縣衙門口經過。以你對陰陽卜算之道的熟知,必會發現迎親隊伍在大兇之時行事,必有沖撞,就必不能安坐,會暗中相隨,一探究竟,如此一來,則白家上下都安心了!"

張縣令仍是疑惑不解:"為什么我暗中相隨,便能破了煞局?"

書生聽了,得意地大笑:"我對白家說,賢弟你為官數載,清正廉明,身上自有一股凜然正氣。有你暗中相護,則兇煞不敢近身。"

不料張縣令聽完,卻"哈哈"大笑:"師兄過獎了,不過,哪有什么煞局?這些都是百姓愚昧、迷信而已。我早在十年之前就已大徹大悟,再不行此蠱惑之道、騙人之舉,難道師兄至今仍舊看不破嗎?"

書生不服,申辯道:"賢弟若是不信,為何全程跟隨迎親隊伍?"

張縣令正色道:"我相隨,只因擔心此事背后有蹊蹺,怕百姓遭遇事端,如果能在他們發生變故的時候及時施于援手,小弟也算是盡了父母官的守境安民之責。"

書生沉吟片刻,面有愧色,說:"賢弟如此,實乃百姓之福。"

自此以后,張縣令更加全意守護治下百姓,漸成一方美談。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