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清朝鄭三賣燒鵝的故事

2020-08-19 15:42:07 224

清朝時,水馬鎮有個叫鄭三的人,在外學了一手制作燒鵝的好手藝,便回水馬鎮開檔賣燒鵝。

誰知水馬鎮上的人都沒有吃燒鵝的習慣,極少有人問津。加之鎮上已有一家任記燒臘店,上百年的老店,鎮上的居民早就吃慣了任記燒臘的味兒,鄭三的燒鵝燒得再好,也招不來人買。

這一日,鄭三只做了兩只燒鵝,大天光就推到鎮上擺出來了。直賣到日落西山,燒鵝都涼透了,卻只賣了幾只鵝腿。他不免心灰意冷,長吁短嘆,正打算收攤,忽然攤前來了一個老漢,兩眼直瞪著他的燒鵝,喉嚨滑動,看樣子口水都流出來了。

鄭三一瞧,這老漢卻是認識的,叫鬼老七,是個專門造墳埋死人的“大力佬”,最是好酒好吃,掙的錢一文不落都進了他的嘴巴,故而一輩子沒娶過老婆。

鄭三強打起精神,笑著招呼:“鬼老七,沒吃過燒鵝吧,買點回去下酒?”

鬼老七用力吸著鼻子,咕咚咕咚直咽口水,又撓撓頭皮說:“呵呵,吃不起啊,沒錢?!?/p>

鄭三又好笑又好氣,見他要走,喊道:“等等?!辟€氣地拿起刀,憤憤地斬了半只燒鵝遞出來,“拿去,送給你吃,不要錢!”

鬼老七喜出望外,一把接在手里,眉開眼笑地說:“謝謝啦,老板,祝你生意興隆,財源滾滾!”

鄭三苦笑著搖搖頭,說你吃了若覺得香,就給我傳個口碑就行了。

過了兩日,鄭三正無精打采地坐著,忽然看見鬼老七走了過來。站在燒鵝旁,也不說話,只是笑嘻嘻地望著。

鄭三不禁暗暗笑罵一句,心說這家伙嘗到甜頭,食過翻尋味來了。就說:“鬼老七,你等會再來,我若剩有就給你走?!?/p>

鬼老七連連答應,卻沒有走,而是蹲在地上等,對他的燒鵝贊不絕口,說完全可以跟任記燒臘的任何一種媲美。

鄭三悶悶不樂地說:“那又有什么用?沒有幾個人買?!?/p>

鬼老七歪著腦袋一想,說:“那是大伙還不知道,嘗過了,肯定都跑來買了?!?/p>

他一直蹲守著燒鵝,眼看日頭落西,鄭三果然還剩下大半只,不禁喜上眉稍。鄭三也不食言,斬了一半給他。鬼老七捧在懷里,這才歡天喜地地走了。

第二日,鄭三快收攤時,忽然看見任記燒臘店的任老板打這經過。瞧了瞧他,拐了過來,沖他拱拱手說:“鄭老板,生意好??!”

鄭三覺得他說話有點不陰不陽的,沒好氣地應道:“好好好,任老板,要不要買點燒鵝回去嘗嘗?”

任老板呵呵一笑:“免了,我雖然不賣燒鵝,可家里就是開燒臘店的,來你這兒買燒臘,那不是讓人笑話嗎?”沖他擺擺手走了。

鄭三正在生氣呢,鬼老七跑來了,指指任老板的背影問:“他來你這兒買燒鵝么?”

鄭三一聽,肚子更加來氣了,罵道:“買個屁!人家怎么會來買我的東西,除非日頭打西邊出來!”

說罷,他抬頭瞧了瞧天色,嘆了口氣,手起刀落,斬了一塊燒鵝遞給鬼老七:“拿去吧,唉,以后你就是有錢買,恐怕也吃不到啦!”

鬼老七驚叫道:“哎呀,你不賣了?”

鄭三兩手一攤:“你也看見了,這生意怎么能做得下去?”

鬼老七低頭想了想,一拍大腿說:“別別別,鄭老板,你接著賣,我幫你想個法子,保管你的燒鵝好賣!”

鄭三聽罷一怔,隨即哈哈一笑,心說你一個和死人打交道的“大力佬”,能幫我什么忙?吃了我的燒鵝,有這份心就夠啦!

過了一日,鄭三忽然看見鬼老七急匆匆跑來,神秘兮兮地跟他說:“等會任老板來買燒鵝,你千萬不要賣給他,記??!”

不等鄭三回話,又急急忙忙地跑了。

鄭三摸不著頭腦,這鬼老七莫非被鬼上身了,說的話沒頭沒腦的,任老板怎么會來買我的燒鵝呢?

正琢磨著呢,突然就看見任老板朝他走來。鄭三心中一跳,奇怪地望著他。任老板來到攤前,有些不好意地說:“鄭老板,給我來一只,要整只的?!?/p>

鄭三不禁“呀”地失聲叫出來,鬼老七神了,還真有未卜先知之功??!任老板見他發愣,問:“怎么啦?”

鄭三一想鬼老七不像跟他說著玩的,心說他至少不會害自己罷?加上對任老板也沒什么好感,當下就硬著頭皮說:“哎呀,真對不起,任老板,這只燒鵝已經有人付錢定了?!?/p>

此時攤上就只掛著一只整只的燒鵝。任老板臉上有些失望,也有些難堪,只嗯了一聲,掉頭就走。

第二日中午,鬼老七又匆匆來到他的攤前,不等鄭三發問,搶著說道:“今日任老板還會來買燒鵝,你也不能賣給他?!?/p>

“真的?”鄭三迫不及待地問,“他怎么要來買我的燒鵝呢?怎么又不能賣給他?”

鬼老七胸有成竹地一笑:“聽我的沒錯,這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明天你要多做幾只,任老板還會來買,你就可以買給他了,切記,切記!”

鬼老七走了沒一陣,任老板果然又來買燒鵝了。鄭三已經對鬼老七深信不疑,裝出為難的樣子說:“哎呀,真不巧,剩下這兩只也都被人定了?!?/p>

任老板一怔,懷疑地瞧了他兩眼,卻也不說什么,只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第三日,鄭三剛來到街上,忽然看見任老板遠遠地一路小跑而來,一邊揚手大喊:“鄭老板,給我留一只,千萬給我留一只!”

鄭三心花怒放,哈哈笑著說:“有,有!有多少有多少!”

任老板氣喘吁吁地跑來,幫著鄭三支攤,生怕鄭三不賣給他似的,搶了一只最肥的燒鵝在手上,催著鄭三過秤。

不知咋回事,今日鄭三比往常多做了幾只,卻幾乎全部賣完。這之后,他的生意漸漸好轉起來,一日少說也能賣七、八只。

一日,鄭三來到街上支好攤好,鬼老七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鄭三急忙拉住他,感謝地說:“你說對了,任老板來買過后,我的生意慢慢就好了起來。任老板怎么非要買我的燒鵝呢?”

鬼老七左右瞧瞧無人,壓低嗓門道:“告訴你也無妨。任老板請我給他遷祖墳,要什么祭品我說了算。我就騙他說夢到墳前有一只燒鵝,就要他買一只燒鵝做祭品,而且為表誠意要他親自去買,不然不敢動土。他以為老祖宗要吃燒鵝,哪敢不買?哈哈,那只燒鵝最后還是落入我鬼老七的肚皮!”

鄭三哭笑不得:“那怎么要在第三天才賣給他?”

“虧你還是買賣人!”鬼老七洋洋得意,“任老板是鎮上的百年老字號燒臘店,他親自來買你的燒鵝,而且還跑了三次才好不容易買到,別人一瞧,比你吆喝一萬遍還管用!”

鄭三一聽,恍然大悟,想不到這鬼老七一副醉鬼模樣,還挺懂經商之道哩!他歡歡喜喜地取下一只燒鵝送給鬼老七,以示感謝!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