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狐貍娶親

2020-09-06 20:21:12 127

清朝咸豐年間,山西壽陽縣人氏張大富在陽泉經營著一間小商鋪,做一些養家糊口的小買賣,平時很少回老家。

他的店鋪東側挨著一戶賣甜棗的商家,老板是個姓胡的老漢。兩家的店鋪不僅挨著,而且兩人還是同鄉,因此他們的關系一直非常親近。

這年清明,張大富要回家鄉祭祖,就問胡老漢要不要一起回去?

胡老漢說最近身體不太好,過一陣再回去,并且讓張大富給他家里捎個信。

原來,胡老漢的兒子再過一個月就要結婚了,他讓張大富給家里帶個話:再過半個月自己就回去了,兒子結婚時的禮物已經買好了。

張大富先向他道了“恭喜”,然后問道:“我倆雖然是同鄉,但是我還不知道你家在哪個村呢?!?/p>

胡老漢說道:“我家在你們村子南邊十五里的胡家莊,村口有棵大槐樹?!?/p>

張大富連連點頭:“那棵大槐樹我知道,據說有幾百年的歷史了,五個人都抱不住它,那你家在這棵大槐樹的什么方位?”

胡老漢說道:“我家就住在這棵大槐樹里面?!?/p>

張大富笑著說:“胡大哥,你不要逗我了?!?/p>

胡老漢笑著回答:“沒有騙你,你只管去,到了大槐樹那里,你就用手拍樹干三下,然后說‘胡大嫂在家嗎?’,到時候會有人出來迎接你的?!?/p>

張大富點點頭說道:“你家還真會找地方住?!?/p>

清明節祭完祖,張大富便去了胡家莊,在胡家莊的村口,他果然看到了那棵幾人粗的大槐樹。

他按照胡老漢的交代去做,用手使勁敲了樹干三下,然后高聲喊道:“胡大嫂在家嗎?”

話音剛落,粗大的樹干突然開了一道門,一個老婦人從里邊出來,然后將他引了進去。

進去后,張大富看到里面竟然有一個小宅院,院子里收拾得干干凈凈,令他奇怪的是,在院子左邊房檐下有個籠子,里邊關著一個姑娘,這姑娘看著挺眼熟,但是一時又想不起她是誰。

老婦人帶著他來到了正屋,在這里他見到了胡老漢的妻子,他便將胡老漢要捎的話告訴了她。

胡大嫂向他表示了感謝,還要留他在這里吃飯,張大富還有事兒,便起身告辭了。

剛回到家,張大富的一個遠房表嫂哭哭啼啼地跑到他家中,說道:“小弟,你快去看看小蝶吧,她得了怪病,你大哥又不在家,我一個女人不知道該怎么辦呀!”

小蝶正是張大富的表侄女,以前在她小的時候見過幾面。

張大富邊安慰她邊往她家趕,到了表嫂家一看,只見床上躺著一個昏迷的女子,正是小蝶,再一細看,他不禁嚇了一大跳:這不是那天在關在胡老漢家的女子嗎?難怪當時看著面熟!

他對表嫂說道:“嫂子,你先別難過,我出去一趟,保證把侄女的病治好!”說完便急匆匆向胡家莊趕去。

還是按照上次的程序,張大富見到了胡老漢的妻子。

胡大嫂見他又回來了,忙問道:“小兄弟,你還有什么事兒嗎?”

張大富指著籠子里關的姑娘,說道:“胡大嫂,這個姑娘是我的表侄女,剛才我沒有認出來,回到家后才知道,所以請你高抬貴手,放了她吧?!?/p>

胡大嫂聽了思索了好久,過了好一會兒才說:“這個姑娘本來是要和我兒子成親的,他找了好幾年才遇到一個稱心如意的。既然是你表侄女,又念在你幫我家捎信的份上,我就放了她吧。

張大富聽了連忙道謝。胡大嫂便將那籠子打開,里邊的姑娘竟化作一縷青煙飄出籠外,消失不見了。

等他再次來到表嫂家的時候,發現表侄女已經醒了,問她什么都不知道,仿佛是做了一場夢。張大富這才松了口氣。

第二天,張大富便辭別妻子,往壽陽縣趕??墒莿傋吡艘话肼烦?,便被他的親大哥騎著快馬趕上了,大哥喘著氣說:“快跟我回去,你侄女得了和小蝶同樣的??!”

張大富連夜趕到胡大嫂家,說明緣由后,請求胡大嫂放了自己的侄女。

可是這次胡大嫂說什么也不同意放人,她說道:“錯過這個,我的兒子十年不能成親!再說,我已經給了你一次面子了,這次是說什么都不行了!”

這次,張大富也急了,籠子里關著的可是自己的親侄女??!

他見胡大嫂不同意放人,自己就要上前開籠子。

沒想到,那胡大嫂發怒了,她用手向他一指,張大富竟然從這棵高高的大槐樹上摔了出來,還把一條腿摔斷了!

張大富一瘸一拐地站起來,再敲那棵大槐樹時,卻再也沒有人出來搭理他。

他只能憤怒地往家走。由于摔了腿,張大富忍著劇痛走到半夜才到家。

回到家,他越想越氣,便將大哥叫來,又找了幾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他把真相告訴了大家,然后讓這些人每人抱上一捆干柴,帶領他們來到了胡家莊。

幾個人抱著干柴來到大槐樹下,把干柴圍著大樹堆了起來,張大富親自點燃了火種,咬牙切齒地說道:“這都是你們咎由自取的!”

不一會兒,大火熊熊燃起,樹干被燒得“噼里啪啦”亂響,接著樹上傳來陣陣凄慘的喊叫聲,還有各種狐貍叫聲。

大火足足燒了半夜,天快亮時,叫喊聲停止了,大槐樹也燒成了一堆灰燼。

回到家,張大富才發現,侄女并沒有救過來,她已經去世了。

辦完侄女的喪事,張大富出門了,他打算去找胡老漢討個公道。

幾天后,張大富到達了自己的店鋪,但是隔壁胡老漢的店鋪卻已經關門了,他問了幾個人,都不知道胡老漢去了哪里。

正在他滿城找胡老漢的時候,店鋪里的伙計告訴他,店里有一封給他的書信。

張大富打開信封一看,方知這信是胡老漢寫的。

信中胡老漢說:前幾天發生的事兒我已經知道了,雖然你一把火燒了我一家老小,但我的妻子有錯在先,不能完全怪你。

信中又說道:我們一家雖然是狐貍,但我離家時一再交代過妻子要好好與人相處,可她還是做了不該做的事,出了這種事情也是咎由自取。

當然,他也埋怨張大富不該一時沖動,害了自己的侄女。

信中又說道:如果說我不恨你,那是假的,但冤冤相報何時了?此事就到此為止了,我也不會找你的麻煩,我的店鋪就留給你大哥作為補償吧!

同時,胡老漢勸張大富:以后做事一定不要沖動,要三思而后行,否則有些錯誤是無法挽回的。

看完信,張大富陷入了沉思:自己的做法真的錯了嗎?如果當初不那樣做,還有別的好辦法嗎?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