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恩仇

    2020-09-14 11:50:56 29

    1.禍從天降

    楚州首富周季鸞謙和善良,一向扶危救苦、濟貧助困。

    今年春上楚州大災,很多農民或逃荒他鄉,或被逼上山為匪,多虧周季鸞聯合了一些富戶搭棚施粥,才救活不少災民??扇f沒想到,等饑荒漸漸緩解時,周季鸞卻被衙差抓進了大牢!說是前時官兵剿匪,在山上抓到一個身負重傷的匪首周青,此人在嚴刑拷問之下,招說他是周家的下人,還說周季鸞家中巨富、心懷異志。周家名為富戶實為土匪窩點,土匪下山搶劫的信息是周家提供的,土匪打劫的浮財也在周家保存……

    因周青招供后的第二天就死于創傷感染,待官兵回城后將俘虜的土匪和供詞文書轉給地方官府時,此案已是死無對證。按朝廷律法,周季鸞久蓄異志、勾結土匪乃是殺頭抄家的大罪。幸虧知縣正直且熟知周季鸞的為人,加上周家花錢上下打點,上頭才沒逼著結案。

    可饒是知縣故意將這案子拖了三年多,拖到上頭從輕判案,周季鸞還是被問了刺配抄家之罪,充軍遼東大營,房屋田地財產收繳入官,家人被官賣為奴。

    周季鸞刺配萬里,從南方到北國,喊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午夜夢回之時,他總是會想,到底是誰這么陰毒陷害他。

    2.病困軍牢

    周季鸞刺配到遼東大營,被安排去放養軍馬。一個南方人到冰天雪地的北國,短期難以適應。更何況他原是富人,享慣了清福,從未參加過艱苦的勞動,因此除了成天忍饑挨餓到處奔走,還時常會被健壯暴烈的軍馬踢得遍體鱗傷。

    這幾日,暴風狂卷漫天飄雪,周季鸞受了涼以后臥床不起,夜間沒去馬廄檢查,一匹脾氣暴烈的公馬發了情,掙脫韁繩撞開廄門跑了。軍營派人尋了三日,不見馬的影子。

    按軍法,囚徒弄丟戰馬要罰五兩銀子,還要囚禁七日,若無銀兩賠償,得打五十軍棍抵罪。周季鸞一來一貧如洗,二來體弱多病,看來這次是必死無疑了。他被押到大帳中受審,嚇得連頭都不敢抬,只聽一個兇神惡煞的軍官怒喝:“將這個賊配軍拖下去,重責五十軍棍!”

    周季鸞一聽,頓時絕望道:“周季鸞啊周季鸞,你哪輩子造的孽,今日要死在這里?”

    堂上審訊軍官似乎聽到他的喃喃自語,忙叫他抬起頭來。

    周季鸞膽戰心驚,抬頭見上面坐了個鐵塔般的黑胖大將軍,身穿鎧甲威風凜凜,好像天上兇神,恰似地府惡煞。他全身篩糠似的顫抖,卻聽那軍官對手下說:“這個囚徒面色蒼白,想是重病在身,且寄下五十軍棍,押下去囚禁起來?!?/p>

    這轉變發生得太過突然,周季鸞于牢中反復思量,始終想不通那軍官為何肯放過他。不一會兒,有營兵送來棉衣、棉被和厚棉墊。后來又來了個軍醫,給周季鸞仔細號脈后說:“你受了風寒,我開一副六和湯給你。喝下以后出身汗,三日就會好轉。只是你身子虛弱,要多吃白米粥和青菜,暫時不能見油葷?!?/p>

    周季鸞苦笑,自己一個囚徒,連白米粥都吃不上,哪還敢奢望油葷?

    沒想到,軍醫走后沒多久,便有營兵送來煎好的藥,傍晚時分又送來白米粥和青菜。周季鸞在大營比軍馬吃得都差,哪里見過白米和青菜?現在吃到嘴里,感覺無比舒服。接連好幾天都有好粥喝,搞得周季鸞做夢似的,只不知自己結交了哪路神仙,居然有這待遇?

    3.軍營奇遇

    這天,周季鸞的禁期到了,看守放他出牢,有兩個兵士牽馬在等他。兵士見了他,說:“千總爺有請?!北惆阉麖姺錾像R。

    周季鸞心里還擔憂那寄下的五十軍棍,他惴惴不安地被帶進千總府,只見里面擺了一大桌酒宴,先前那個兇神惡煞的胖大將軍見他來了,竟快步出來迎接,跪拜于他的馬下。

    周季鸞嚇得滾下馬來,結結巴巴說:“大人,使、使不得……”

    那人扶起周季鸞說:“拜你是應該的。恩人,記得那年你用一升白米救了我一家兩口性命嗎?這樣的大恩大德,張某永世難忘??!”

    聽軍官說到這里,周季鸞這才認出此人來。此人叫張大胡子,原是楚州一個窮人,曾在周季鸞家做過短工……

    過去,周家在楚州有良田千畝,農忙季節要請農民耕種、收割。周季鸞請的農民中,有兩個極窮的,既無田地又無家產。其中一個是上村的小王,另一個就是這個張大胡子。小王年十八、自幼喪父,母親拉扯他和妹妹長大。母親年輕時給人家當奶媽,現在家帶妹子做點針線活貼補家用,三口人擠在兩間破草房里。張大胡子是北方逃荒來的,租了人家的牛棚住,一身硬骨頭窮得叮當響,靠賣苦力謀生。

    小王為人隨和,會講話又勤奮,很稱周季鸞的心。周季鸞知道小王家境貧苦,就經常照顧他。每次來做農活,除了給足工錢外,還讓小王帶些米面、飯菜回去。

    北方大漢張大胡子,雖然窮得做鬼叫,卻是一身的臭脾氣。他性格暴躁如烈火,講話又是粗聲粗氣、臟言臟語,因長得人高馬大,跟別人一句不合就開口罵娘,二句不合就掄拳揍人,沒有幾個人喜歡他。

    說實話,周季鸞也不喜歡這人,只因他干活兒賣力,才在農忙時請他過來,平時一直遠離他。

    臘月,周季鸞請人殺豬宰羊準備過年,老遠望見兩個人匆匆往家趕來:一個是小王,一個竟是張大胡子!

    小王因為周季鸞對他青眼有加的緣故,常來周家幫忙做點小事兒,順便蹭點吃喝,是周家的???。張大胡子除了做農活,平時從不登別人家的門。

    周季鸞正覺蹊蹺,兩個人已經一前一后進了院落。他本不想見張大胡子,但礙著小王的面,只好一見。

    小王一見周季鸞,小心翼翼行禮問安,張大胡子也跟著行了個禮。周季鸞問二人有什么事?

    小王先開口:“因我母親害病,無錢醫治,便賣了過年的糧食換錢。新年將近家中無糧,特向老爺借白米五升度年關,春上來老爺家干農活,折價在工錢里扣除,求老爺救度?!?/p>

    周季鸞又問張大胡子:“你又是為了何事登門?”

    張大胡子也是來借米的,他老婆即將臨盆,家里缺糧少衣,想求周季鸞接濟。張大胡子為人硬氣,平時從不求人,現在確實到了緊要關頭,才厚著臉皮來周家。他借的也不多,就一升米,作臨產時救急之需。

    周季鸞對張大胡子說:“一升米是小事,你也不用借,先回家照料老婆,明天我派人送來就是了?!?/p>

    張大胡子千恩萬謝而去。周季鸞見他走遠,對小王說:“你這個小王,怎么邀這人一起來我家借糧?你不知此人脾氣臭,我一向不大喜歡他嗎?再說,你們一起來,我想多給點你,他在一旁看見,心里怎么想?所以讓他先回去,明天送一升他罷了……”

    小王忙說:“老爺,不是小的邀他,是在路上碰上的。我們只打了個招呼,也沒問他去哪兒。沒想一前一后,齊走到老爺家來了,小人向老爺道歉!”

    周季鸞說:“你又沒做錯,道啥歉?張大胡子這個人,我只不喜歡他粗暴脾氣。不提他了,倒是你,年關還有十來天,開年是春荒,你一家三口,五升米怎度得過?我給你一斗,你不用還。只要孝敬老母,好好過日子就行?!?/p>

    周季鸞說完便讓管家量了一斗米,正好年豬殺了,周季鸞又叫管家砍五斤肉,讓小王一并帶回去過年。

    這幾天,因家里來了貴客,周季鸞天天陪客,事兒忙了點兒,酒喝多了點兒,忘記派人送米給張大胡子,記起這事時,已是三天后。

    周季鸞從來說一不二,答應第二天給人送米,現在遲了三天,覺得自己失了信,心里過意不去,便叫人量了一升白米,親自送到張家。

    仆人引周季鸞到張家門外,只聽得屋里有人呻吟,聲音極度虛弱。

    周季鸞怕出了什么事,沒敲門就闖了進去,才知張大胡子的老婆臨產,在房里痛苦呻吟。

    周季鸞急問:“有人嗎?”張大胡子匆匆出來。

    張大胡子說他老婆臨產,可家中已斷糧三天,產婦身體虛弱,孩子根本生不下來。原來,他前些日子到周家借米,周老爺一口答應,可等了三天都不見周家人影子,本想去催一催,但他為人硬氣,想周老爺堂堂一條漢子,一向說一不二,不會為一升米失信窮人,因此在家久等到現在。

    周季鸞忙讓仆人遞上一升米。張大胡子顧不得說話,當即生火煮稀飯。他老婆是窮苦女人,身體雖虛但沒啥病,張大胡子連盛三大碗米湯,她喝下后竟逐漸有了力氣,最終順利生下了孩子。

    張大胡子感激周季鸞大恩,周季鸞卻是萬分慚愧,說:“不要謝我。要不是我米送遲了,你老婆也不會受這么長時間的苦……”

    自張大胡子的老婆生子后,因多了一張嘴吃飯,家里更為貧困了??伤辉篙p易求人,因此楚州大饑荒時,張大胡子家又斷頓了。他決定帶家人出外逃荒。

    古話說樹挪死、人挪活,張大胡子帶著妻兒北上要飯,來到遼東,恰遇北番犯境,遼東征兵御敵。他安頓好妻兒后便去投軍,憑借自己的天生神力和敢拼老命的勁兒,在戰場屢屢立功。朝庭要鞏固邊防,這種敢沖敢殺的人,自然會得到重用,張大胡子不幾年便當上千總,現為大營兵馬總管。

    周季鸞怎么也想不到,昔日窘迫的張大胡子如今成了威風八面的軍官,而自己卻成了他手下充軍囚徒,一時間感慨萬千。

    張大胡子恭恭敬敬地把周季鸞請上首席,自己在二席作陪,席上殷勤敬酒,問恩人為何淪落至此?周季鸞含淚說出了自家的變故,張大胡子聽罷,道:“天幸恩人發配到這里,讓我來報大恩吶?!?/p>

    在張大胡子的照顧下,周季鸞調到軍營當伙夫。過了半年,張大胡子又出錢打通關節,把周季鸞的徒刑減了,令他跟在自己左右當個軍官,后又為他謀到了個肥差。不幾年,周季鸞在軍中發了點小財,退伍后就開始做軍需生意。最后發了財,在遼東置田買地當財主,找到并贖回了被賣的妻兒。

    4.意料之外

    現在的周季鸞只有一個愿望,就是找出當初陷害他的那個人。他花錢多方打探,終于弄了個水落石出。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誣陷他的土匪頭目周青,竟是他從前非常喜愛并照顧有加的小王。

    禍根,是那年臘月他送給小王的一斗米。

    且說這周季鸞送給小王一斗米、五斤豬肉,這在當時的農村窮人看來,無異于發了一筆小財??蛇@事卻讓村里的兩個小混子知道了。他們心生嫉妒,便想拉小王去賭博,哄騙他的白米、豬肉。小王本不愿去,但因為經不住花言巧語的誘惑,終于被引到了鄉下的賭場,最終將過年的一斗白米、五斤豬肉全部輸光。小混混見沒有油水可榨了,就把小王踢出了賭場。

    眼看新年將到,老母、小妹要挨餓,小王想不出別的辦法,只好厚著臉皮再上周家借米。因主人格外照顧小王,早就惹得管家心中不滿,碰巧周季鸞外出,管家便刻意冷落小王。當聽小王說要借米,管家便沉下臉,道:“你怎么像喂不飽的狗,一斗米給你才幾天?不借了!”

    小王滿臉通紅,說想找周老爺。管家便騙他說:“老爺知道你賭博,把米肉都輸光了,他對你非常失望,現在不想見你。以后你也少來蹭吃蹭喝白拿東西!”

    小王信以為真,心懷不滿卻又無可奈何,只好離開。管家之后也將這事拋諸腦后,因此周季鸞根本不知道發生過這樣的事。

    小王沒借到米,家里自然過不下年。自古人窮起盜心,他走投無路之下竟跑去做賊,后被抓到縣衙治罪??h太爺見他年輕初犯,便從輕發落,只關了他七天??伤胰藳]見識、膽小怕事,母親見兒子做賊被抓進大牢,就像天塌了一般,覺得無臉見人,大年三十上吊死了。妹妹一個弱女子,無依無靠,急得亂了分寸,為了葬母竟自賣自身,給大戶作了小妾。

    等小王出獄歸來,等待他的是家破人亡的慘境。他頓時悲憤欲絕,把仇恨盡數記在周季鸞身上。后遇春上饑荒,小王就去當了土匪,他有意對外號稱周青,是因為心里早就起了惡念。他幾次想報復搶劫周家,均沒有成功,等到有機會時,卻遇官兵捕匪。落網后,官兵對其進行審訊,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臨死前故意誣咬周季鸞一口……

    這真是升米結恩情,斗米結仇恨;世情多變幻,人心最難測啊。

    標簽:人心報恩貪婪

    熱門閱讀
    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