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麒麟計

2020-10-27 14:19:41 109

清朝咸豐年間,河南遭受旱災,百姓民不聊生,朱長友本就得了重病,經過這次劫難,便撒手人寰,留下了一個妻子還有一個六歲的兒子。

為了不讓兒子餓死,母親白氏便將他送到了一個雜耍班,跟著一位師父學武藝,從此兒子朱凱便開始行走江湖賣藝,由此混上一口飯吃。

待到朱凱十八歲的時候,已經長成了一個膀大腰圓的大小伙子了,再加上這些年習武,有武功傍身,他便獨自去了京城闖蕩。

到了京城,朱凱結識了幾個本地的小地痞,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朱凱憑借自己的武藝很快成為了地痞頭子,專門干一些替人收債、強收保護費的勾當。

沒過幾年,朱凱憑借著做這些勾當,積攢了不少不義之財,盡管在外人看來,他是一個兇神惡煞般的惡霸,可是他對自己的母親卻是非常孝順,每隔一段時間就給母親寄一些錢,讓她隨便花。

開始幾年,朱凱說把母親接到京城,可是母親一直舍不得離開老家,最近這兩年,她的腿腳不好了,經常生病,迫不得已來到京城和兒子一起生活。

來京城沒多久,母親就發現了兒子在做一些不法的勾當,她苦口婆心地勸說了很多次,可是朱凱每次口頭上答應得很好,但是該怎么做還是怎么做。

有一次,老太太急了,怕兒子這樣下去會遭報應,她氣急敗壞地說道:“你現在長大了,翅膀硬了,要是擱在以前,你敢做這種事,我非剁你手!記住,這些不義之財都是拿不得的,會臟了你的手!你會有后悔的那一天的!”

朱凱沒有吃過虧,又覺得這黑錢來得容易,哪肯就此收手?更何況,他手底下還有一幫狐朋狗友需要他養活,于是他將母親的話完全當作了耳旁風,依舊我行我素。

這幾天,母親不再和朱凱說話,總是憂心忡忡地看著他,有時候又在深思熟慮,像是在下某種決定……

最近,街上新開了一家米店,由于他家米的質量優良,價格又不貴,因此生意是非常紅火,天天人來人往。

去他家買米的人多了,另外一家老米店的生意從此一落千丈。

老米店的老板姓楊,這天,他找到朱凱,給了他二百兩銀子,讓他將新米店的鎮店之寶搶來。

據楊老板講,新米店里的鎮店之寶是一件麒麟青銅器,正因為他們供奉著麒麟,所以生意才會這么好。

見這樁生意報酬不錯,朱凱一口便答應了下來,決定在當晚動手。

奇怪的是,這次晚上出門,母親并沒有像往常那樣阻攔,只是用眼睛冷冷地看著他。朱凱沒有多想,趁著夜色向新米店奔去。

到了那里,已經有幾個兄弟在等候了,他向領頭的薛五使了個眼色,薛五三下五除二便將米店的大門捅開了,一伙人一下子便沖了進去。

一伙人一窩蜂似地沖了進去,奇怪的是,里面竟然一個人也沒有,朱凱便去米店的大堂去看,只見大堂北側的墻上掛著一塊紅布,紅布下面是一張做工考究的紅木桌子,桌子上面擺著一只神龕,神龕里面便是這米店的鎮店之寶:銅麒麟!

只見那銅麒麟做得惟妙惟肖,張著口,騰云駕霧,威嚴無比!朱凱沒有細想,張開右手向那麒麟的口中掏去,準備將它拎走

就在他把手放進銅麒麟口中的一瞬間,那銅麒張著的嘴一下子閉合了,蒺藜般的牙齒將朱凱的手指咬得死死的,鮮血頓時噴涌而出。

朱凱驚呼一聲,眾人循聲趕來,可是無論怎么掰都掰不開那麒麟的嘴,朱凱在那里痛得哇哇大叫。

此時,外面傳來衙役打更的聲音,一伙人便慌忙四散而去,朱凱跑出門正好和聞聲趕來的新米店的老板打了個照面,被人家看到了面目,朱凱知道京城自己是待不下去了!

于是,他一個人連夜向南跑去,中途又劫了匹馬,騎上馬他不敢回頭,繼續匆匆逃去。

直到第二天早晨,朱凱逃到了一個小鎮,他的右手三根手指依舊被那麒麟咬著,手背都發青了。

他急忙找了個郎中,郎中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那銅麒麟的嘴打開,而朱凱的那三根手指已經軟塌塌的,沒了知覺。

郎中告訴他,這銅麒麟是一件暗器,好在它的口中沒有浸毒藥,否則將會要了他的命,如今只是斷了三根手指。

將殘指截去后,朱凱知道自己已經沒了混的資本了,不收手也得收手了,舞不了槍,弄不了棒,沒有人會服他了。

離開小鎮,朱凱便開始浪跡天涯,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凄慘生活,他十分思念母親,可是又不敢回去看她,怕被官服的人抓到。

就這樣,一直過了五年,這天,朱凱看到一家老人出殯,相片中的老婆婆像極了自己的母親。一股思念之情油然而生,他再也顧不得別的,咬了咬牙,便踏上了回京之路。

幾天之后,朱凱終于抵達了京城,他偷偷摸摸地回到到自己家,發現這里已經人去樓空,母親已經不見了蹤影。

朱凱感覺事情不妙,難道母親獨自回了老家河南?

想到這里,他便馬不停蹄地向河南老家奔去。到了河南老家,還是沒有見到母親,此刻鄰居經過他家門口,見到他后驚奇地問了一句:“凱子回來了?”

朱凱急忙走過去向鄰居詢問母親的動向。

鄰居讓他等一下,然后匆匆回了家。不一會,鄰居拿來一封信,說道:“你母親兩年前已經去世了,是鄉親們一起葬的她,這是她留給你的信!”

朱凱聽了大吃一驚,繼而淚如雨下,他打開信一看,哭得更加厲害了。

信中第一句話便寫道:吾兒,請你原諒我!

原來,五年前的那次麒麟事件是母親聯合兩位米店老板布下的局。

當初,母親見兒子整日不學無術,危害鄉里,欺壓百姓,搶奪了許多不義之財,怎么勸說也不頂用,而且他的行為越來越惡劣,這樣下去,遲早會出大事!

如果任由他如此放縱下去,日后恐有殺身之禍。

為了讓他金盆洗手,母親萬不得已,決定給他一次慘痛的教訓,寧可讓其斷指,也要讓他回頭。

于是,母親便買了一個帶著機關的銅麒麟,剛開始,兩位米店老板誰也不敢答應她。

母親說,出了事情她給擔著,這樣,你們也不用天天受他的欺壓了!

兩位老板看母親態度堅決,瞬間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她其實是在救兒子??!于是,便同意了她的做法……

朱凱此刻終于明白了母親的良苦用心,她跌跌撞撞地跑到母親墳前,哭喊著:“孩兒不孝!”,久久地跪在了那里。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