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鏢師遇險,金盆洗手

2020-12-25 15:02:03 11

清朝康熙年間,江蘇無錫北鄉有一個叫做楚二胡子的武師,此人身材高大,但是武藝稀松平常,靠著魁梧的身材,一臉絡腮胡,做起了押鏢的鏢師。有一次,楚二胡子為一個大富商,從京城押運兩萬兩銀子到蘇州。當楚二胡子路過山東的時候,由于天色已晚,就打算在路邊的一座客棧住了下來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再啟程。

誰知客棧主人對楚二胡子說:“客官很對不起,我家客棧的房間已經客滿,您還是到別處找住宿的地方吧?!碑敃r天色已經昏黑,哪里再去找客棧,楚二胡子再三懇請店主容留自己住一晚上。店主見楚二胡子如此祈求,也不好再拒絕,就指著一間小房子對楚二胡子說:“既然你實在找不到睡覺的地方,我就給你行個方便吧。那邊還有一間小廂房,你可以在里面住一晚上?!?/p>

楚二胡子連忙向店主道謝說:“多謝多謝!”店主說:“你先不用道謝,我得給你說明白,廂房里面已經住了一個人了,房間就一張床,你得和他一起住。如果你不愿意,你可以現在就離開?!背有χf:“都是行走江湖的老爺們,哪有那么多多窮講究,有個睡覺的地方就好?!闭f著,楚二胡子給店主付了房錢,然后就收拾東西,住進了小廂房。

進去之后,楚二胡子看到一個干枯瘦小的老頭,正在抱著膝蓋坐在床上,于是就和老頭寒暄起來。經過交談,楚二胡子得知老頭是個販棗的小商販。不一會兒,店主人拿著一支蠟燭過來了,接著又端過來兩份晚餐讓老頭和楚二胡子吃,然后就關上房門出去了。

房間里又剩下了老頭和楚二胡子,兩人一邊吃晚餐,一邊說些閑話,聊得很是盡興。當時真是寒冬臘月,天氣極冷,楚二胡子已經穿上了皮襖。不過他進了廂房之后,發現房間雖然沒有火爐,但是卻越來越暖和,楚二胡子還以為是房間沒有風,才會這么暖和,也沒有太奇怪。

兩人吃了晚飯后,吹滅蠟燭,和衣而眠。到了三更天時分,楚二胡子從燥熱中醒來,他熱得渾身冒汗,就用手去摸墻壁,發現墻壁很燙,忍不住吃了一驚。當時月光明亮,楚二胡子抬眼去看老頭,發現老頭早已坐了起來,正在虎視眈眈地看著自己。

老頭笑著對楚二胡子說:“你膽子不小,居然敢孤身一人攜帶兩萬兩銀子押鏢,還敢在這個偏僻的地方投宿,還睡得這么沉。你知不知道,我剛才已經觀察了一番,這小廂房的四面墻壁都是由精鐵鑄成,只有屋頂上有三根木頭椽子,房門已經被店主從外面鎖死,窗欞也是精鐵所鑄造,只能透光無法過人?,F在店主想要燒火烤死我們兩人,能闖出去就有一線生機,否則我倆就會慘死在這間房間里面?!?/p>

楚二胡子聽了大驚,一時不知如何是好。老頭安慰楚二胡子說:“你無需擔心,我也帶了三千兩銀票,藏在了枕頭里面。我早已想到了脫身之法,不過你得告訴我你有什么本事,我需要你的幫助?!背訃诉龅溃骸拔摇移鋵崨]什么本事,求您老人家救救我?!?/p>

老頭看著楚二胡子無奈地笑了笑,讓楚二胡子解下腰間的湖綢腰帶,然后用手一捋一擰,腰帶瞬間被擰成了一股繩。老頭對楚二胡子說:“這就可以了?!闭f完老頭縱身一躍,用頭將房頂的木頭椽子撞斷,爬出撞破的洞,立在了屋頂上。接著老頭將腰帶伸下來,讓楚二胡子抓住腰帶向上跳,與此同時,老頭在上面一用力,將楚二胡子拔到了屋頂。

兩人剛從屋頂躍下,店主見兩人沒死,就帶著幾個人手持刀槍棍棒,就要行兇。老頭武藝高強,隨手奪過一把刀,和店主等人打了起來,不一會兒就將店主幾個人給打跑了。

老頭見店主跑了,連忙讓楚二胡子收拾東西,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到了安全的地方,老頭對楚二胡子一拱手,說:“這里安全了,小兄弟,咱們就此別過!”說完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楚二胡子驚魂未定,此時更是后怕得渾身發抖,連道謝的話都忘記說了。他將銀子運到蘇州之后,感覺江湖險惡,自己武功低微,不適合干這行,于是就金盆洗手,改行做了骨科醫生,安安穩穩地過了下半輩子。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