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樵夫夫婦為大義舍小我,為愛情舍生死

2021-01-04 15:16:58 10

弄樓屯往東90里,有一座村莊叫那旺屯。

某個時候,村里有一對指腹為婚的青年男女,男的叫阿樂,女的叫阿歡。

阿樂的父親是個生意人,阿歡的父親是個郎中。兩戶人家門當戶對,相約孩子過了16歲就成親。

誰知天有不測風云,阿樂和阿歡15歲那年,雙方父母先后染了瘟疫離世。

當時,阿歡的父親竭盡全力施救,仍無力回天。他心灰意冷,砸了醫箱,說:“沒想到我行醫大半輩子,卻救不活自己最親愛的人!”

沒了父母當家,阿樂和阿歡的家境漸漸衰敗,冷清無比。更可怕的是,可怕的瘟疫愈演愈烈,大有滅村之勢。

16歲到了,阿歡卻不想成家。他找到阿樂,說:“傳聞弄樓屯的大青山上有神仙,曾經助了幾個樵夫達成美好心愿,因此,我想上山采仙草救鄉親!”

阿樂說:“你爹是老醫生,對瘟疫尚且無可奈何。你又沒學過醫,如何治瘟疫?”

阿歡說:“我也不知道,但總不能坐以待斃?!?/p>

阿樂點點頭,說:“那我們什么時候成親?”

阿歡說:“只要能救治鄉親們,咱們就拜堂成親。不然瘟疫一傳染,我們也活不了?!?/p>

阿樂抓住阿歡的手,說:“好!我等你!”

阿歡臨出門前,阿樂說:“你打算以什么身份上山?”

阿歡一愣,說:“就是普通人的身份???”

阿樂說:“進什么山,唱什么歌。這是規矩?!?/p>

阿歡點點頭,問:“那我該以什么身份進山?”

阿樂說:“你說過弄樓屯曾有樵夫得到大青山神仙指點,不如你也以樵夫的身份進山吧?!?/p>

阿歡說:“也好,有樣學樣?!?/p>

阿歡步行了三天三夜,終于來到大青山腳下。她抬頭看山,只見樹林莽莽蒼蒼,煙霧繚繞。

登山前,阿歡對著大山拜了三拜,喃喃禱告:“各路神仙,小女子冒昧進山,請賜給我治瘟疫的靈草!”

大青山橫亙數十里,阿歡來到山上,就像一只無頭蒼蠅,四處亂轉。

七天過去了,阿歡一無所獲。直到這時,她才感到無助,畢竟自己對靈藥一無所知。

這天,阿歡瞎逛了一個早上,又累又餓。她走到一株老松底下休息,坐下吃點干糧。不知不覺間,她墜入了夢鄉。

夢里,兩個老人走到阿歡跟前,其中一個穿著青衣,一個穿著紅衣。

青衣老人說:“孩子,你是誰?上山做什么?”

阿歡說:“我叫阿歡,來尋找治療瘟疫的靈草?!苯又拊V自己的遭遇。

青衣老人聽了,長嘆一口氣。

紅衣老人說:“靈草可不是尋常物,想要得到它,代價總不菲?!?/p>

阿歡聽了,接過話:“只要能救治父老鄉親,我愿當牛做馬?!?/p>

紅衣老人聽了點點頭。

青衣老人說:“孩子,你知道靈草長什么樣嗎?”

阿歡搖搖頭。

紅衣老人轉過身,手上突然多了一株青草,說:“你看仔細了,這就是你要找靈草。你把它摘回去后,用水煮了給鄉親們喝,自然藥到病除?!?/p>

阿歡仔細端詳了青草,笑著醒過來。她摸了摸臉蛋,臉上濕漉漉的,真的有淚水。

“莫非我剛才真的哭了?”阿歡想,“這一切到底是做夢,還是真實的?”

就在這時,她看見正前方十米開外果然有一片像夢中的青草。

“莫非這就是靈草?”阿歡驚呼,飛奔過去采摘一背篼,若獲至寶。

阿歡回到村里,熬了一大鍋青草湯,可鄉親們面面相覷,都不敢喝。

阿樂看見了,決定以身試藥。

“我喝下去后,如果沒死,請你們嘗一下,或許能救命?!?/p>

三天后,眾人見阿樂安然無恙,還面色緋紅,紛紛搶著喝藥水。

說來也怪,那藥水好比神仙水,村民的瘟疫很快便治好了。

眾鄉親得救了,阿歡在驚喜之余,臉上卻掩藏著一絲悲傷。因為,她跟夢中的兩位老人有個殘酷的約定。

當時,兩個老人說靈草太珍貴了,阿歡想采摘,就得付出代價。

阿歡說只要靈草能治瘟疫,不惜任何一切代價。

青衣老人說:“你可得想好了,如果你反悔,靈藥就失效了?!?/p>

阿歡鄭重地點點頭。

紅衣老人說:“孩子,你真的愿意為了靈草舍棄一切嗎?”

阿歡說:“包括婚姻和幸福?”

青衣老人和紅衣老人長嘆氣,點點頭。

等到人群散去,阿歡找到阿樂,說:“阿樂,你再找別的姑娘吧?!?/p>

阿樂聽了,大哭:“阿歡,發生什么事了?你這是在逃婚嗎?”

阿歡說:“我還要回一趟大青山,可能就不回來了?!?/p>

阿樂說:“瘟疫已除,你還要回去干什么?”

阿歡說:“因為一個承諾?!?/p>

阿樂說:“什么承諾?”

阿歡被逼無奈,只得說出了在大青山上跟兩個老人的奇遇。

阿樂聽了,生氣道:“這是哪路神仙,天下人有瘟疫,竟以犧牲求藥人的幸福為代價!我找他們論理去!”

阿歡苦笑,說:“這個世上有什么東西是不勞而獲呢?你得到了什么,就要失去什么。得到的東西越珍貴,付出的代價越大?!?/p>

阿樂說:“可他們是神仙,不應該普救蒼生嗎?”

阿歡說:“神仙也像人,也有行事規矩?!?/p>

阿樂說:“既然如此,我跟你走吧?!?/p>

阿歡說:“走?你舍得這個花花世界嗎?”

阿樂說:“花花世界沒有了你,對我來說跟荒漠沒什么差別?!?/p>

于是,阿樂和阿歡在一天夜里悄悄地離開那旺屯,投奔大青山去了。

鄉親們醒來,看不到阿樂和阿歡,起初以為他們出遠門去了。直到三個月過去了,兩人仍沒有在村里露面,才著急了。

鄉親們都是凡夫俗子,只好請巫師來問訊。

巫師進入幽冥世界后,微笑道:“阿樂和阿歡走啦,再也不回來咯!”

“走?他們去哪了?”鄉親們說。

巫師說:“他們去了大青山,給兩位仙翁當侍從去了。你看!”

鄉親們循著巫師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見蒼茫的遠方,并沒有看到阿樂和阿歡。

他們有感于阿歡上山采集仙草救蒼生的義舉,又得知她已跟心上人阿歡雙飛雙宿,決定在村頭修建一座廟,供著兩人的雕像。

每逢初一和十五,鄉親們就前往祭拜阿歡和阿樂,廟里至今香火從未斷絕。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