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輪回三世的情緣

2021-01-04 15:29:26 8

1、前世——怪猴

很久以前,人跟動物都會說話,同住深山老林,皆吃五谷雜糧。

兩者都在繁衍,都在激增。漸漸的,食物越吃越少,經常爆發奪食的流血沖突。

當時,蓬潭山中有一獵戶人家,家中成員是一對壯年夫妻和一雙兒女。

獵戶本是農人,靠種植莊稼糊口。隨著食物越來越難找,饑腸轆轆的男女主人在摘光附近山上的野果后,便制作弓弩獵殺動物,飲其血,食其肉。

相比人類的聰明,動物仍然靠蠻力生存,在對抗中總處于下風。在紛雜的仇殺中,有一只怪猴跟獵戶的矛盾最為尖銳,她的幾個幼崽都被獵人夫婦吃了。

怪猴能力有限,只能眼睜睜看孩子被獵殺,默默流淚。但它一直尋思著復仇:“我就不信,你們一輩子都能寸步不離守護兒女!”

很快,怪猴便等來一個機會。

那天,獵人夫婦準備出一趟遠門。兩個孩子中,男的9歲,女的才6歲。

頭天夜里睡覺前,夫婦倆叮囑兒子:“明天爹和娘要出一趟遠門,你們兄妹在家若是害怕,就去請外婆來陪夜?!?/p>

男孩心想:“我手里有弓弩,完全可以保護妹妹?!北阃纯斓卮饝聛?。再說,他們的外婆家就在六里地開外,來回并不需要多長時間。

不料,這席話被潛伏在屋旁枝頭的怪猴聽到了,她樂得手舞足蹈。

父母走后,哥哥把弓弩拿出來擦了一遍,又把大刀磨得鋒利無比。他把武器藏在門后,自言自語:“只要誰敢闖進來,我就殺死他(她)!”

白天時,妹妹并不哭鬧,哥哥喂飽了她,逗得她咯咯笑。

可傍晚時分,妹妹開始哭鬧著要媽媽。這可是母親第一次出遠門,年幼的妹妹夜里還要睡在母親的懷抱。

天色漸晚,妹妹哭聲不絕,哥哥不耐煩了。他把妹妹鎖在家里,手持弓弩去請外婆。

出門前,哥哥叮囑妹妹:“除了我,無論誰叫你開門,都不要應聲,更不要開門!如果有人硬闖進來,你就對準他(她)發弩!”

妹妹聽了哥哥的話,老老實實地躲進床底,大氣也不敢出。

怪猴聽到了兄妹倆的談話,她見證了弓弩獵殺的威力,不敢貿然闖進獵戶家,便心生一計策——趁夜半路裝扮成孩子們的外婆。

當男孩趕到外婆家附近時,天色已伸手不見五指。而外婆似乎未卜先知,已經在門外等候。男孩一說明了來意,外婆便痛快地啟程。

怪猴的身材比成年人的矮小,但跟傴僂的外婆差不多。加上天色已晚,男孩便輕易地把怪猴當成外婆往家里帶。

一路上沒有月亮,男孩跟外婆一前一后地趕路。

當男孩想牽外婆的手,說要給她引路時,她卻說:“我看得見路,你別亂回頭,小心擱到了?!?/p>

進屋后,男孩想點松脂照明,外婆又制止了:“別點燈!我剛害了眼疾,怕光怕亮!”

男孩拿了一張平板凳子請外婆坐下,外婆剛坐下去就彈跳起來:“我的屁股長瘡了,你把石舂拿來給我坐吧?!?/p>

男孩很聽話,伺候好外婆后,才摸黑從床底抱出已經熟睡的妹妹。

他本來想叫醒她吃飯的,外婆又阻止了:“天黑了,睡吧,天亮后爹娘就回來了?!?/p>

男孩便抱著妹妹跟外婆上床睡覺。外婆睡外邊,妹妹睡中間,男孩睡里邊。

夜色漸深,睡意漸濃。

男孩很快進入了夢鄉,外婆也打起了鼾聲,妹妹偶爾說一兩句囈語:“阿娘,阿娘……”

不知道睡了多久,男孩的手突然碰到一團濕漉漉的東西,便驚醒過來。

他又伸手摸了摸,發現妹妹不見了,卻碰到一灘黏乎乎的液體。

男孩將手指湊到鼻子前一聞,一陣血腥味撲鼻而來。

“妹妹怎么不見了?難道外婆不是人?”男孩想到這里,頭皮一陣發麻。原來,那團黏乎乎的東西就是妹妹的腸子。

“外婆!妹妹找不到了!”男孩故意尖叫起來。

外婆在打呼嚕。她剛吃了妹妹,肚子圓滾滾的,舒坦著呢,正做著美夢。

“妹妹不見了,外婆!”男孩又嚷道。

這時,半夢半醒的外婆說話了:“嚼外孫,甜滋滋。吃完妹妹吃哥哥,要嚼先嚼你的手?!?/p>

男孩一聽,嚇壞了,但他忍住哭聲,逼迫自己鎮定下來,想辦法逃生。

“外婆,我想尿尿?!?/p>

“去吧,尿完了回來好好睡覺……”

男孩下床,趕緊找來一只竹筒,把尿撒到竹筒里,然后迅速爬到二樓,正下方是爐灶。

外婆醒過來后,肚子又餓了。她左等右等不見男孩上床,便起身尋找。

她叫喚了幾聲,男孩沒有回應。于是,她想點亮爐火照明,好找到男孩。

每當她剛想點亮爐火時,男孩便對著爐灶淋一點尿水。

“嚓!嚓!嚓!”樓下傳來外婆鉆木取火的聲音。

“咧!咧!咧!”樓上傳來男孩潑灑尿水的聲音。

爐火剛想點著,就被澆滅了。如此反復三次,外婆咬牙切齒道:“乖外孫呀乖外孫,等我找到你,就撕碎你,吃你的肉,啃你的骨!”

直到這時,男孩才意識到自己請來的不是外婆,而是一只會吃人的怪猴。

眼看竹筒里的尿水就快淋光了,男孩急中生智,使出全身力氣從二樓擲下竹筒。

“咣當!”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把怪猴嚇了個半死。

她驚魂未定,滿屋子尋找藏身之處,最終在臥室里找到一只竹木箱子。她打開箱子,鉆了進去,拉上箱蓋。

男孩跳下樓,迅速把箱子鎖上。

接下來,男孩點火燒了一大鍋滾燙的熱水,然后提著滾燙的水淋在竹箱上。

怪猴被燙水澆淋,發出一陣陣慘叫,還甜言蜜語向男孩討饒。

男孩一想到妹妹被怪猴害死的慘狀,哪里肯罷手,仍源源不斷地澆熱水。

起初,怪猴還在撲騰、嘶叫,漸漸地才沒了動靜。

臨斷氣前,怪猴拋下一句惡毒的咒語:“我跟人勢不兩立,生也吃人,死也吃人!你們把我的骨灰撒到地上,我就變成跳蚤;撒到水里,我就變成螞蝗;撒到草地上,我就變成蚊蟲……”

等到父母回家,男孩哭著把家中變故告訴他們。他們聽了哀嚎不已。

父親更是怒火中燒,把箱子拎到屋外,一把火給燒了。

突然,“呼”的一陣黑風從樹林深處吹過來,燒成灰的箱子隨風飄散,漫天飛舞。箱灰有的掉到地上變成了跳蚤,有的落進池塘變成了螞蝗,有的落到草從變成了蚊子。

其中有一只蚊子,活成精,變成了人形。

2、今生——阿紋

某個時候,太平渡有一個叫阿紋的女子,模樣俊俏,人見人愛。

美中不足的是,阿紋只會梳妝打扮,不肯下地干活。

因為好吃懶做,阿紋臭名昭著,年近三十仍無人敢娶。

當時太平渡有個男子叫阿僮,以打漁為生。阿僮忠厚老實,奈何家貧,年近四十仍沒有伴侶。

“莫非我這輩子就要斷了香火嗎?”阿僮憂心忡忡,自言自語,“事到如今,只要是個女的,我都愿意娶回家了?!?/p>

阿僮冥思苦想了幾天,不顧鄰居的勸告,上門跟阿紋提親。

“女人好看就行,耕田犁地、尋吃找穿的活我來干,只要她能給我傳宗接代就好了?!卑①紫?。

待字閨中的阿紋經常顧影自憐,當她看到阿僮上門提親時,驚訝得下巴快要掉下。一直以來,阿僮都沒有入過他的眼??衫潇o過后,她想:“反正這么多年也沒人提親,看來是天定情緣,就湊合著過吧?!?/p>

阿僮莽撞抱得美人歸,喜不自勝。只是家中多了一張吃飯的嘴巴,他每天都要更起早貪黑下水打漁。

阿紋就像一只花瓶,整天端坐家里,凡事不干,東瞧瞧,西看看,一天就晃過去了。她甚至不煮飯不做菜,連洗衣曬被都交給阿僮。

“攤上這么一個媳婦,我也認了?!卑①椎娜兆舆^得比以前清苦,可也無怨無悔。

轉眼間,阿僮和阿紋在一起三年了,卻始終沒有孩子。

那年,太平渡的河道剛疏通,河流比以前寬闊,來往的客商也比往日頻繁??蜕虃儾僦锨槐闭{,背來白花花的銀子,換走此方的特產。

巨變帶來了生活便利,也讓阿僮憂心忡忡。在他看來,女人沒有孩子是隨時可以跑的。像阿紋這樣的美女,轉身就可以嫁人;而像自己這樣的老光棍,再婚難如登天。

就在阿僮心神不定時,阿紋突然身染重病,昏迷在床。

阿僮請來土醫問診,眾土醫把脈后,都搖搖頭頭說:“這個病不曾見過,你趕緊準備后事吧?!?/p>

阿僮無奈,只好把目光投向江湖術士。

曾有一名術士,上岸后愣是把太平渡里一個已經沒了氣息的財主女兒救活,獲得百貫賞錢。

據說,術士把了把那個女孩的脈搏后,從隨身攜帶的布袋里掏出一根銀針,對著女孩的頭頂分別刺了三針。不到半個時辰,女孩就蘇醒過來了。

“剛才我的四周充斥著黑暗,可突然間全身好像有無數的螞蟻爬行和啃咬,我就驚醒過來了?!迸⒂挠牡馗磉呌H人回憶。

人們都稱那個術士是華佗在世。過后,他在太平渡口開了一間診所。

眼看美妻阿紋奄奄一息,阿僮決定砸鍋賣鐵向術士求救。

術士來到阿僮家里,看了看阿紋的面相,眉頭一皺,說:“你真的想救她嗎?”

阿僮點點頭,說她是自己下半生的希望所在。

術士說:“我可以救活她,可她未必還是屬于你的。另外,她可能還會害人,你可要想清楚了?!?/p>

阿僮簡單木訥,不明白這句話里的意思,只求術士救活阿紋。

術士嘆了嘆氣,又拔出一根銀針,對著阿紋的頭頂刺了三下。

半個時辰后,阿紋就蘇醒過來了。

臨走前,術士把阿僮叫過去,說:“你記住了,你娘子害的是心病,她不滿足于現在的生活狀況,這才憋出病來。如果你要永遠擁有她,就得一直給她戴這根銀針當發簪,只要銀針一掉,她就沒命了?!?/p>

阿僮連連點頭,送走了術士。

有一件事,阿僮百思不得其解。術士用銀針給阿紋治病前,先用針刺出阿僮大拇指的兩滴血,才對著阿紋的頭頂刺針。

阿紋病好后,仍然披紅帶綠,一天到晚東游西蕩。阿僮也沒說什么,他只要求她時刻都帶著那根銀針發簪。

這天,阿紋浪到太平渡口,看見了一個富商。

與絕色的阿紋四目相對時,富商不禁也心旌搖晃。

經過一陣撩撥,阿紋很快就被富商吸過去了。她行李也懶得回家收拾,立馬跟富商駕船離去。

阿僮傍晚打漁歸來,推開家門不見娘子,才從鄰居那里聽說阿紋跟人私奔的消息。

阿僮大哭著沖到渡口,駕著漁船順流追逐。

經過三天三夜不眠不休追趕,阿僮終于在第四天早上趕上了阿紋。當時,她正跟富商佇立船頭,打情罵俏。

“阿紋,我們成婚三年,難道真的沒有一點夫妻之情嗎?你怎么說走就走?”

富商聽見阿僮的話,追問阿紋是否認得漁夫。

阿紋擔心遭到富商嫌棄,搖頭說:“我不認識這個打漁的,我們趕緊啟航吧!”

眼看事已至此,阿僮也心灰意冷。在阿紋走進船艙前,他大喊:“阿紋,既然你我已經沒有夫妻緣分,請你把頭上那根銀簪還給我,它是我的傳家寶!”

阿紋聽了,一手將富商推進船艙,一手拔下發簪扔給阿僮。

阿僮撿起發簪,痛哭:“你還欠我兩滴血,請你咬破拇指還給我!”

阿紋聽了,不耐煩地咬破拇指,等滲出兩滴血后,狠狠地甩給阿僮:“今后我們誰也不欠誰,兩清了!”

說時遲那時快,原本豐腴俊俏的阿紋在咬破大拇指后,整個人仿佛漏了氣,身體慢慢地縮小,最后變成了一只花蚊,嗡嗡地飛起來。

富商看著身旁一個大活人瞬間沒了蹤影,嚇得抱頭鼠竄,失足墜入水中,撲騰了兩下,一命嗚呼。

而變成了花蚊的阿紋,惱怒地沖向阿僮,試圖叮咬他。

阿僮左躲右閃,還伸手拍打。

詭異的是,一只花蚊被打死了,馬上變出更多的花蚊,殺也殺不完。

阿僮招架不住,只好躍入水中躲藏??山娴幕ㄎ迷骄墼蕉?,終因精疲力盡而溺亡。

最后,那群花蚊凝成了一只大蚊子,趾高氣揚地飛走了。

3、后世——巨蚊

很多年以后,清明節前夕。

阿濕來到這座小鎮時,天色已擦黑。

春雨綿綿,街燈昏暗,路上行人稀稀拉拉。

他找了幾家客棧,都住滿了人。就在他將陷入絕望時,看到了一塊霓虹的賓館招牌。

他循著招牌走去,最終來到一家位于背街的賓館。

賓館前臺是一個老太,昏昏欲睡。

她對阿濕的到來似乎沒有表現出太多的興奮,默默地收完押金,繼續扭頭看電視。

阿濕領了鑰匙,徑直走上3樓的312號房間。

樓道里燈光昏黃,泛著一陣陣濃烈的霉味。

“唉,未來幾天只能蝸居在這里了?!卑褡匝宰哉Z。他是一個驢友,多年來形單影只,走南闖北,為一家雜志寫專欄謀生。

樓道里靜悄悄的,走廊盡頭有一盞燈棍,忽明忽暗在閃動。

阿濕打開房門,走進了房間,濕冷的空氣瞬間將他包圍。

他拉開窗戶,朦朦朧朧中看見眼底是一座低矮的山坡,坡上草木豐茂。

借著房間的燈光,阿濕可以看到樹葉背后有一些斑斑點點的東西。

由于天色濃墨,他看不清那些到底是什么。

其實,那些斑斑點點是招魂幡,賓館背后就是一片墳地。白天,累累的墳墓就像一個個祝壽的饅頭。

在一座荒墳旁,長著一棵蘆葦,枝頭站著一只花蚊,足足有一只蝴蝶那么大。它瞧見賓館的312房亮了燈,不停地抖動翅膀,似乎很興奮。

連日來,阿濕到處游蕩,此時癱坐床上,倦意一陣陣襲來。

他決定先躺下來休息,過一會再起身洗澡。

他隨手打開電視,里面正播放著電視劇《聊齋》。

他是一個聊齋迷,曾經跑到蒲松齡的故鄉尋找聊齋先生的蹤跡,也喜歡跟人講鬼故事,嚇唬女孩子,然后哈哈大笑,以顯示自己的陽剛。

阿濕實在太困了,隨便瞄了幾眼電視后,不知不覺陷入沉睡中。

等到他醒來時,已過了晚上10點30分。

電視機發出嘩嘩嘩的響聲,滿屏是豆大的花點。

“怎么回事?這家賓館真是爛透了,電視機也這么不給力!”他說著,惱怒地關上電視。

時間太晚,天又下雨,阿濕不想出門找前臺反映情況了,再說那個前臺是一個老太太,又不是什么美女。

阿濕感到有點餓,便從旅行袋里掏出兩包方便面和餅干,當做晚餐。

等填飽肚子,洗完澡,時間已過了午夜12點,可阿濕睡意全無。

他重新打開電視機,仍然接收不到節目,伸手拍打了兩下也無濟于事。

阿濕決定微信搖一搖,找附近的人閑聊,以打發這漫長的冷雨夜。

幾年下來,他的微信好友有一半是通過微信搖一搖結識的。

他甚至還跟其中一些女孩發生曖昧關系,記下不少風流賬。

為此,一些朋友嚇唬阿濕:“阿濕,夜路走太多了,小心遇見鬼!”

阿濕則一臉壞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p>

這里畢竟是閉塞的小鎮,阿濕搖了幾下微信,離他最近的人也在五六公里以外。

也許冷雨早就把人們裹到夢中去了,也許小鎮的人不熱衷于微信搖一搖。

阿濕萬分泄氣,就在他準備下線時,突然,一個女子加他為好友。

阿濕樂了,決定使出慣用的伎倆搭訕。

阿濕:“美女,怎么還沒睡?”

對方:“早著呢,外面熱鬧得很?!?/p>

阿濕:“熱鬧?整個小鎮沒幾個人了!”

對方:“瞎說,我這里燈紅酒綠的,人聲鼎沸?!?/p>

阿濕:“不會吧?你離XX賓館遠嗎?”

對方:“不遠啊,怎么你也是XX賓館的房客?”

阿濕:“嗯,312號房?!?/p>

對方:“幸會幸會,我跟你是同一家賓館!”

阿濕:“這么巧?你哪間房?”

對方:“319?!?/p>

阿濕:“長夜漫漫,要不我過去找你?”

對方:“好啊,我等你,過來吧……”

阿濕內心一陣狂喜,以為又有艷遇了。他趕緊打開房門,在樓道里逛了一圏。

可任憑他瞪大雙眼,就是找不到319號房間。

他問對方:“319號房?XX賓館3樓沒有這個房間呀?”

對方:“呵呵,你看不見我的……”然后就下線了。

阿濕想:真是怪人,大半夜的開什么玩笑?過后他也躺著睡覺了。

那一夜,阿濕睡得不踏實,始終處于半夢半醒的狀態。

在他的耳邊,隱隱約約總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在撩撥,具體說什么他又聽不清楚。

還有一陣子,他感到自己肚子上躺著一個人,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

他奮力掙扎,可手腳根本使不上勁,動彈不得,就像一具僵尸。

阿濕又驚又奇又怕,冷汗直冒。

直到雞叫三巡了,他才迷迷糊糊睡了一會。

阿濕次日醒來,已過了12點。

他下樓吃午餐,路過前臺時,問:“3樓還住著哪個客人?”

“3樓?客人?昨晚整個賓館就你一個客人??!”前臺聳拉著腦袋,有氣無力地回答。

“什么?”阿濕以為她開玩笑,笑了笑后吃飯去了。

阿濕回到房間,拉開窗戶。

這回,他看清楚了——窗外山坡上陳列著累累的墳墓。

阿濕頭皮一陣發麻,渾身哆嗦,趕緊收拾東西。

退房前,阿濕瞥見玻璃窗上站著一只巨大的花蚊,似乎在盯著他,不停地抖動翅膀。也不知道它什么時候鉆進來,又是怎么鉆進來。

阿濕怒火中燒,操起掃把,狠狠地拍死花蚊,然后逃離小鎮。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