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偵探小故事:證詞

2021-05-20 17:20:34 5

海倫坐在床邊,聽著雨打窗戶的“啪啪”聲。就在她準備關掉床邊的臺燈時,突然聽見,風吹開門的聲音。門隨著飄搖的風一開一關,“砰砰”地響著。

門再這樣響的話,她就不可能睡得下去。她嘆了口氣,披了件睡袍,站起身來,她身上薄薄的睡衣被繃得緊緊的。

她身材勻稱,三十多歲,是個漂亮的女人。

她出了臥室,走過廚房,虛掩著房門。到門廊時,她看到外面下著瓢潑大雨,不禁猶豫起來。

這時候要是丈夫在家多好,就不會讓她來做了!

她鼓足勇氣跑向的狹窄過道。她薄薄的睡袍被冰冷的雨點打,她全身凍得發抖,她摸索著開關,想要開燈。

她轉過身,想找一個可以依靠的東西。突然,她想尖叫,但還沒等她叫出聲,就倒在地上了……

史蒂夫在小鎮擔任警長職務,快三十年了,這樣重大的兇殺案,還是第一次遇見。

現在他正在考慮辦案方針,他站在的工作臺邊思索著。這類案子他沒有經驗,只在早年上學時聽過一些知識,那還是在警察學校學習的時候。也許,他應該移交這個案子,交給其他人辦。他是這樣想的,可以先從別處借調人員,從城里警察局兇殺組借人。然后,盡量利用自己所的七個人手,萬一兇殺組的人調查失敗,這七個人再行動。

他靠著工作臺,憑著兩扇天窗露出的,打量著一根沾滿血跡的鐵管。兩英尺長的鐵管,一端沾有血跡,另一端被硬生生地切掉了。站在工作臺末端的一位警官,正細心地用刷子、粉和噴霧器在案發現場忙碌著,史蒂夫警長轉向那人道:“衛恩,你干完活后,把這個鐵管送到城里,請化驗室的人化驗上面的血型?!?/p>

衛恩向他點點頭。警長轉過身,走向門外。

被害人名叫海倫,是一位家庭主婦,她丈夫叫本杰明。目前,他還在G市,那地方遠在南方一百里外。史蒂夫吩咐手下,給G市警察局打電話,請他們聯系本杰明先生,并告訴他這個不幸的。跟隨而來的攝影人員走過來,拍了一些照片就走了。死者已經被隨救護車而來的醫生送進醫院的停尸房。

這時,從對面房屋的臺階上,走下來一位手拿記事簿的年輕警察,史蒂夫警長沖他招招手。他不待警長詢問,直接報告:“警長,我問遍了這半條街兩旁的人家。一直到現在,仍沒發現可疑的人?!?/p>

警長皺皺眉說:“情況和我猜的差不多,但是,搜查還是要繼續。迪克,再去住在后面的人家,查問一下。然后向我報告,我就在辦公室里?!?/p>

的隔壁有一對男女走出來,兩人聽到身后的響聲,同時回頭看,只見那女人的手里牽著一條狗。

史蒂夫警長和迪克走過去,與那對夫婦打招呼,那男人用低沉的音調說:“我叫埃德加,這位是我妻子。我看到了你們的警車,還有救護車,一定出了什么事吧?”

史蒂夫警長先介紹了一下自己,又介紹了迪克。然后對他們道:“是這樣,昨晚本杰明太太死了,你們昨晚有沒有發現一些反常的事情?”

埃德加吹了聲口哨,然后說:“她死啦?那太可怕了!這真是令人遺憾,她的死是我們的損失。她是這兒的一道風景,我的意思你該知道吧!她真是美麗極了?!彼穆曇粝袷窃谄穱L她的美麗,警長似乎能看見他在舔著嘴。

“她是被的。你們和她熟悉嗎?”史蒂夫警長說。

埃德加吃了一驚,重復了一次警長的話:“被!”

埃德加太太不悅地道:“她和我們不是一路人,所以我們根本不熟悉。她丈夫老是出外旅行,至于她,對附近的每個男人都投懷送抱,每天都兒乎衣服地到處跑。我還奇怪,她為什么沒有早點死呢?!?/p>

“埃德加太太,‘每個男人’?你知道他們是誰嗎?”

“史蒂夫警長,說實話,我并沒親眼看見過她和哪個男人在一起。但我知道,只要她在這兒,就沒有男人是清白的。當然,我們也沒聽見特別的聲音?!?/p>

埃德加補充道:“假如沒有別的事,我們去遛狗了,比利每天都要散步,還堅持走固定的路線?!?/p>

警長沒說什么,他們轉身就離開了。臨走時,埃德加說:“警長,我太太對她剛才的評價也許是對的,雖然我個人和她沒什么,但她丈夫經常罵她,也許他丈夫知道些什么?!?/p>

史蒂夫警長看著這對夫婦的背影,他們兩個的身材極不相稱。男人長相英俊,但個子矮小,從頭到腳都可以看出,他在刻意修飾著自己。他的妻子,比他還要高出兒英寸,頭發沒有光澤,臉上皺紋很多,穿著也很邋遢。

回到警所后,值班員通知史蒂夫,G城的警察,已經聯系到遇害者的丈夫本杰明,并通知了他這個不幸的,本杰明已經在回家的途中。

史蒂夫警長心想,自己當時能在G城就好了,這樣就能親眼看到當時本杰明的反應。

他在辦公室里,翻閱一些文件。他這里人手不夠,所以要親自處理這些文件。這時,迪克進來了,向他報告道:“住后面的鄰居都說沒聽見什么,也沒有看見什么。對死者的評價都還好,說她總愛穿超短褲,但只是在自己家里穿過。也許,只有埃德加夫婦看見她兒乎……我還帶來兩個人,一位母親和他的兒子舒伯特。有關舒伯特的事,我是聽他們鄰居說的。他并不聰明,每天都逗留在本杰明家的。我去了他家住的另一條街,把他找來了,他的母親也要跟來?,F在,讓他們進來嗎?”

史蒂夫警長點點頭。

一對母子被迪克帶進來。女人面帶菜色,看上去瘦小枯干。他的兒子卻又高又胖,兩位警官都沒他高。他的一對小眼睛長在那肥胖的臉上,此時正不安地眨動著,左顧右盼地望著兩位警察。

年輕人對著警長咧嘴就笑,說:“你好?!彼掷镉幸豁斆弊?,像拿不穩一樣,老是掉在地上。

警長打量著他。如此高大的年輕人,發出的聲音卻像孩子的聲音,很細的嗓音,充滿了信賴和友善。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