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善人落難,烏鴉喊冤

2021-05-21 16:29:03 8

道光年間,山東青州有位商人名叫張恩,為人慷慨好施,算得上十里八鄉的大善人。

這天,張恩帶著仆人趕往京城進一批綢緞,走了半個月,仆人突然生了瘧疾,無論如何都不能隨行了,但京城那邊已經與賣家談妥,自然也不能耽擱。

一番思量后,張恩給了仆人一錠銀子,讓他病愈后自行返回青州,自己一個人繼續趕路。

如此又過了數日,進入河北地界,張恩暗想:離京城可算不遠了!

就在這時,前方來個馬夫自稱李立,問張恩是否要租用馬匹:“客官帶著這么多行李,一路勞頓,不如租我這兩匹馬,價錢嘛,都好說!”。

張恩是個爽利人,也沒怎么討價還價,就與李立商定妥當:租金為二兩銀子,他先預付一兩,待進京后再付尾款一兩。

隨后,李立在后面牽馬馱行李,張恩騎馬漫步在前,沿途游覽著旖旎風光,好不愜意!

還沒走出二里地,前方又出現一個人。

張恩縱馬向前,發現對方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孩,手里抓只烏鴉,上來就問張恩愿不愿意出五錢銀子買它?

張恩不覺又氣又笑:“烏鴉又不是啥好鳥,別人避之不及,你小子還想讓我當冤大頭!”。

猶豫間,他見那烏鴉在小孩手里上下翻飛,撲棱棱地掉了幾根翎毛,估計這么下去,一會兒就被這熊孩子給玩死了!

得得得!張恩喝住了那孩子,從腰間摸出一塊約莫五錢的碎銀子,來,銀子給你,這烏鴉歸我了!

孩子接過銀子欣喜地走了,張恩接過烏鴉,解開腳間的草繩,往上方一拋,令人不解的是,重獲自由的烏鴉,竟然在張恩頭頂盤旋不已,發出幾聲凄鳴!

背地里,一雙邪惡的眼睛,已經盯上了他……

坊間傳言,老鴰叫,禍事到。

生意場上摸爬滾打多年的張恩,心中不由一怔:“莫非今天當真有禍事臨頭?”,可轉念一想,這烏鴉受驚后發出怪叫有甚稀奇?于是一揚馬鞭,直奔京城而去。

身后的李立見狀,也一路小跑,唯恐跟丟了主顧。

轉眼間,殘陽西墜,張恩來到一處密林前,但見這林間古樹參天,只有一條小路依稀可見,里里外外透著一陣莫名的陰森。

密林

要是在天黑前趕不到京城,這荒郊野嶺的可找不到夜宿的地方!張恩心里一急,也顧不得許多,硬著頭皮踏上了小路。

他當然不知道,這不是通往京城的路,而是一條不歸路。

突然,一個黑影從背后飛來,一記悶棍敲在張恩后腦勺上。那人顯然是下了死手,只這一棍,就讓張恩從馬上翻落下來,再用手一探,果真沒了氣息。

張恩身后跟著的那馬夫李立,早已不見了蹤影。

那黑影解下張恩腰間的錢袋,又渾身上下搜尋了一番,隨后將他拖到密林一處土坑中,用土覆蓋后又撒些荒草掩飾一番,這密林中常有獵戶設陷阱捕獵,找個現成的土坑,倒也不是難事。

眼見四周血跡被抹得干干凈凈,那黑影詭異一笑,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清晨,一頂青衣小轎出現在城郊。

縣令黃日甲精明干練,公務之余經常下鄉考察民情,他正閉目沉思時,忽然聽到有什么東西在敲打轎頂,便問道:“發生什么事了?”

這時,有衙役掀簾來報:“老爺,有只紅眼烏鴉落在轎頂,任憑小人們如何驅趕,它就是不走!”。

莫非這烏鴉也要攔轎喊冤?黃縣令一怔,隨即下轎探個究竟。

那烏鴉見狀,徑直飛到黃縣令腳下,發出凄慘的哀嚎,聽者無不毛骨悚然。黃縣令一沉思,認為其中定有蹊蹺,隨即喝止衙役們驅趕烏鴉,令他們隨烏鴉的行蹤搜索一番。

那烏鴉在眾人上方盤旋了一圈后,飛入附近的密林中,傳出聲聲哀鳴。一行人趕緊循聲進入密林尋找,發現那烏鴉正停在一處新土堆上,黃縣令頓時覺得這土堆下有蹊蹺,命衙役們趕緊挖開來查驗。

果然,土堆下挖出了張恩的尸首,還有條馬鞭。黃縣令命人將尸首抬回縣衙,又將那馬鞭仔細辨識了一番。

隨后,黃縣令命人到密林附近的村莊四下尋訪,不一會兒就傳來了線索。

附近有條街道喚作平豐街,只有十幾戶人家,家家以出租馬匹為生,衙役們帶來幾個馬夫交由黃縣令審訊。

這幾人見了馬鞭后,都說這馬鞭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也不知道主人是誰,他們也不認識張恩,想必是路過的外鄉人。

見案情毫無進展,黃縣令不覺心中煩悶,便命人將這幾個馬夫收押,獨自一人前往平豐街暗訪。

黃縣令來到街上的馬市,留心南來北往的馬販子,熙熙攘攘人聲鼎沸之際,一個馬販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個到路邊吃飯的馬夫,顯得異常謹慎,他將馬拴好后,從馬身上取下一口精致的皮箱子,然后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又抬眼望了望正在吃草的馬。

就是他了!黃縣令馬上返回縣衙,命人將這馬夫緝拿審問。

那馬夫一見黃縣令,頓時磕頭如搗蒜并大喊冤枉,說自己并沒有殺人,不知何故被帶到這里來?

黃縣令看他鬧騰得差不多了,這才輕描淡寫地問他:“本縣令從未提到過命案,你何以知道我要審問殺人案?”。

馬夫這才意識到自己緊張過度了,只好敷衍說是猜的,黃縣令讓他將自己的馬鞭拿出來,只見那是根新鞭子,就問他為什么換了新的鞭子?

馬夫說自己前幾天丟了根鞭子,于是又買了根新的,黃縣令沉吟一會兒,又將埋在密林里的馬鞭交給他辨認,馬夫一見到就說這就是他的,但不知在哪里丟失的。

就在這時,那只紅眼烏鴉突然飛到大堂上,對著馬夫一通狂啄,馬夫大驚,被那烏鴉啄得滿臉鮮血,雙手抱頭狂舞不止。

眾人議論紛紛,黃縣令冷峻地看著狼狽的馬夫,這時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那烏鴉撞到衙門的石階上,當場氣竭而死。

黃縣令一拍驚堂木,大喝一聲:“大膽刁民,事到如今還不從實招來?你是如何殺死密林中的客商張恩的?

馬夫癱坐在地,這才交代出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馬夫就是失蹤的李立,他目睹了張恩買烏鴉的整個過程,當看到張恩的錢袋中有大錠紋銀時暗生歹心。

“這些銀子估摸著得有一百多兩,如今他孤身一人,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他干掉,帶著這些銀子做個買賣,不比整日風餐露宿來得安穩?”。

于是,趁著張恩趕路心切,他棄馬提前在密林中設伏將其暗害,自認為神鬼不知,卻不料被那只烏鴉看得真真切切。

這時到李立家搜尋的衙役回報,找到了張恩丟失的錢袋,人贓俱獲,黃縣令當堂擬定,李立謀財害命,判斬監侯,待上報刑部后問斬,百姓得知案情的來龍去脈,紛紛稱贊黃縣令心思縝密慧眼識奸。

眾人深感那只烏鴉感恩鳴冤又自撞而死的行為,于是將其埋在張恩的墓地旁,并在一邊建座亭子表彰其恩義,后人將其換作“義鴉墳”。

這正是:人不可作惡,一切皆有報應。企圖瞞天過海者,舉頭三尺有神明。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