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大善人向乞丐還債

2021-05-28 10:42:40 2

清朝初年,開封府發生了這樣一件怪事:城里有個大富商叫孫不二,開的是糧行,分店遍布河南全境。又因為他樂善好施,扶危濟困,人稱孫大善人。

這天孫大善人剛從關帝廟燒香出來,迎面碰見了一個乞丐。說也怪,乞丐見了孫善人先是打個激靈,緊接著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就像兩把鐵鉤子,恨不得勾出他的五臟六腑,看得孫善人毛骨悚然。

孫善人仔細端詳乞丐,并不認識,便以為是討錢的,于是掏出一兩碎銀子遞過去。哪知乞丐手一擋,還是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死死盯著孫善人,看架勢恨不得生吞活剝了他。

孫善人真膽小了,扭頭一溜小跑走了。

不知跑了多長時間,轉過一個墻角,見乞丐沒追上來,孫善人蹲下來倚著墻角“呼哧呼哧”喘粗氣。正在這時看見地上有兩只泥腳,抬眼一看,乞丐鬼使神差地站在面前,還是那樣死死盯著自己。

孫善人還想跑,可連驚帶嚇腿肚子直打顫,哪還挪得動半步!這時,乞丐突然跪下來抱住孫善人的腿號啕大哭.....

哭聲引來好多人,見一個乞丐抱著孫善人哭得死去活來,忙問咋回事,孫善人說根本不認識。有個明白人看出來了,說:“孫善人,乞丐跟你討錢呢,施舍一點吧,完了就沒事了!”

孫善人一聽這話,掏出了五兩白花花銀子,乞丐呢,毫不客氣地接過了銀子。

就當人們以為萬事大吉的時候,忽然乞巧狠狠把銀子摜在地上,接著跪下來抱住孫善人的腿繼續哭。

兩個年輕后生看不慣了,站出來抱打不平:“你個討飯的,人家一不該你、二不欠你,給你五兩銀子已是大恩大德了,難道你還想要人家的糧行!”

兩個后生本是氣話,沒想到乞丐“蹭”地蹦起來說:“對,我就是要糧行!”

兩個后生哈哈大笑,用手戳著乞丐的額頭:“你怕是想銀子想瘋了吧,來吧,咱們教訓教訓這個貪心的家伙!”

孫善人趕忙攔住眾人,說:“別急別急,咱再問問,他憑啥要我的糧行?”后生們住了手,眼睛一齊聚向乞丐。

乞丐不慌不忙地掃了眾人一眼,然后指著孫善人說:“憑啥?他是我爹!”

后生們一齊愣在當地,孫善人更是滿頭霧水。還是上歲數的人辦事穩妥,一個花白老頭問:“你今年多大歲數了?”乞丐說六十。

乞丐話音剛落,眾人哄堂大笑。咋回事?因為孫善人今年剛剛五十,有六十的人認五十的人當爹的嗎?純粹胡說八道!于是一頓拳腳趕跑了乞丐。

孫善人本以為事情結束了,過幾天又在街上碰見了乞丐,這回乞丐不哭了,只是遠遠地跟著,到了一個僻靜地,他上來拽住孫善人的衣袖,說有件東西相送。說著掏出一把冥紙放在孫善人的腳下,然后跪下來點燃了冥紙,邊燒嘴里還念念有詞。

這事要擱在別人早暴跳如雷了:活得好好的燒冥紙這不是咒人死嗎?可孫善人心善,沒有深究下去,而是蔫頭耷腦地回了家?;丶液缶筒〉沽?。

事情遠沒結束,幾天后的一個大清早,伙計慌慌張張跑進內宅,說大門口擺著一個棺材?;镉嬕泊鎮€心眼,因為老主人病重,怕嫌不吉利,徑直告訴了孫善人的兒子孫虎。

孫虎當下暴跳如雷,領著幾個手持棍棒的伙計沖了出來,棺材旁邊果然站著那個乞丐。孫虎壓著火氣問:“你想干啥?”

乞丐不溫不火地說:“不干啥,就是想給爹送棺材,兒子給爹送終不為過吧!”

“誰是你爹?”孫虎問。

乞丐說:“還有誰?孫善人唄!”

“放屁!”此時的孫虎已經是忍無可忍,招呼伙計:“給我打,往死里打!”

有了少主人的旨意,伙計們舞刀弄棒地擁上來……

不知什么時候孫善人已經出來了,他急忙攔住眾伙計,然后扭送乞丐去了官府。

知府問清了來龍去脈,驚堂木一拍:“大膽乞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耍野撒刁,來人呀,拖下去重打五十大板!”

兩個公差拎小雞般拎起乞丐。乞丐急得大叫:“官老爺,冤枉,冤枉,我有冤情?!?/p>

“快說,你有啥冤情?”知府斷喝。乞丐哭哭啼啼跪在當地:“官老爺,孫善人真是我爹?!?/p>

“胡說!”知府打斷了乞丐的話,“世上有六十的兒子五十的爹嗎?我看你是想賴人家的家產!”說完把乞丐摁倒在地,眼見大板子舉了起來。乞丐聲嘶力竭:“老爺,孫善人不是我活爹,是死爹呀!”

“啥,死爹?可明明一個大活人站在面前呀!”知府常年斷案審案,屢碰奇事怪事,這樣的案子還是第一次碰到,他覺得有些蹊蹺,問:“你說孫善人是你死爹,好,給你一次陳述的機會,如果說出道理則罷了,說不出來,哼哼,吃不了兜著走!”

乞丐不說則已,一說眾人頓時成了廟里的和尚一大眼瞪小眼,目瞪口呆。

原來乞丐也是開封人氏,早年隨爹買糖葫蘆度日,明末時李自成的義軍包圍了開封城,一圍就是一年,起初人們吃完了糧食吃貓狗等動物,后來開始吃樹葉啃樹皮,再后來所有能入口的東西吃光了,便開始人吃人。

乞丐指著孫善人說:“我爹還沒咽氣,只是餓昏在街上,就讓他活活吃了!”

再看孫善人,早已是冷汗直冒、臉如白紙。也就是片刻工夫,孫善人恢復了常態,“你說我吃了你爹,有證據嗎?”

乞丐低頭想了一會擲地有聲地說:“有,就在你身上!”

乞丐的話讓眾人大吃一驚,為啥這樣說呢?就算孫善人真吃了乞丐爹,總不能開膛破肚驗證吧;退一步講,就算是開膛破肚過了這么多年也驗證不出來呀!

知府遇見了平生第一件難案,便問乞丐:“你可說準了,否則就是誣陷!”

這時的孫善人哈哈大笑:“如果你從我身上找出證據,所有家產全歸你!”

乞丐說:“好,咱一言為定,如果找不出證據,我一頭碰死在你面前!”

于是孫善人和乞丐當著知府的面簽字畫押。

這個離奇的案子早驚動了全城,圍審的人里外三層。

簽完字畫完押,知府催促乞丐:“說說吧,證據在哪?”

乞丐瞅瞅眾人,又瞅瞅孫善人,胸有成竹地說:“孫善人吃我爹時,我患病在身,無力阻攔,情急中曾咬下了孫善人右腳的半截小拇指,不信咱可以當堂驗證!”

此言一出,眾人的目光凝聚到孫善人的身上,看他敢不敢驗證。

說實話,人們真不相信孫善人會干這種缺德事,但事實很快擊碎了幻想,只聽孫善人有氣無力地說:“罷罷罷,我認輸了,情愿奉上全部家產?!闭f完在眾人鄙夷的目光下,跟跟蹌蹌地向門口走去。

也許孫善人太心虛了,也許孫善人沒想到事情過去這么多年還會天機泄露,當邁門檻的時候一下子絆倒在地上,正巧鞋子甩到了一邊,這時人們清清楚看到孫善人右腳的五個腳趾完整無缺。

眾人糊涂了,知府糊涂了,連乞丐也糊涂了,孫善人干嘛把屎盆往自已頭上扣?

最后孫善人說出事情真相:孫善人有個孿生胞兄,兩人長得一模一樣,當年是他吃了乞丐的爹,后來胞兄患了重病,臨終前告訴孫善人真相,并叮咐千萬替他還債。

當乞丐說出右腳小拇指之事,孫小善人明白了一切,便有心把財產捐給乞丐還債,可又怕兒子孫虎不同意,這才想出高招——當著知府的面簽字畫押。

乞丐到底沒要孫善人的家產,因為他敬重孫善人是一個義商。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