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善惡到頭終有報

2021-05-28 10:57:37 6

古代山西有個叫趙德才的小商人,是開雜貨鋪的,本來小日子過得還算可以,但天有不測風云,忽有一晚雜貨鋪起火,趙德才幾年心血化為烏有。此時趙德才的堂哥在山東開了一家酒樓,寫信請趙德才過去幫忙,趙德才為了養家糊口,無奈離家前往山東謀生。

趙德才妻林氏是個耐不住寂寞的人,偏巧本地有個混混王才得知趙德才離家遠走后,就總是來趙家與林氏說話,林氏也正是空床寂寞之時,見有人說話自然歡喜,時間久了兩人便好上了。自此之后王才便住在趙德才家里,如同男主人一般。

另一邊,趙德才在山東闖蕩了三年,他任勞任怨,勤勉做事,這三年里,他省吃儉用,攢下了一百兩銀子。雖然工作辛苦,但他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自己的老婆林氏,這天趙德才跟堂哥告假,想回山西老家,堂哥想著趙德才三年未回家探望了,便欣然批準。第二天一早,趙德才便帶著一百兩銀子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王才本是一個游手好閑的混混,平日里干些偷雞摸狗的勾當,這天晚上適逢大雨,街上并無行人,各處買賣也都提前上板關門了,唯有東街一家生藥鋪的老掌柜錢玉本在算賬盤點,王才遠遠地望見街上就這一處燈火,又隱約看見錢玉本在柜臺數銀子對賬,那白花花的銀子就像有吸力一樣,將王才的眼睛牢牢地吸在了那里。

王才咽了幾下口水,看四下無人,便偷偷帶著匕首闖進生藥鋪。錢玉本見有人進來,以為是來買藥的,剛要招呼,卻被對方在自己胸口插了一刀,錢玉本微哼一聲便倒地暈倒。王才以為錢玉本已死,就將柜臺上的銀子全部搶走,足有一百多兩。王才離開時為了毀尸滅跡,竟然直接放火燒房,但因下雨,火勢并未蔓延,卻把鄰居都驚醒了。大家來到錢玉本的生藥鋪,一探氣息,錢玉本尚還活著,就七手八腳地將他抬到安全的地方診治,鄰居見柜臺里的銀匣子已空,又見錢玉本被人打成重傷,知道這是遇到強盜了,就領著人分頭尋找。

趙德才思鄉心切,也顧不得下雨堅持往家里趕,但雨實在是太大了,他就到一處破廟里躲雨。他身上本帶著引火之物,但此時已被雨水打濕,就摸著黑在破廟里躲雨,剛待了一會兒就聽到外面有急促的腳步聲。趙德才想,這么晚別是強盜,就躲在佛像后面。雖然廟里極黑,但借著閃電的光芒趙德才還是看清楚了這人的樣貌,只見他將一個包裹藏在破廟東面的墻角里,四下看看無人發現后,離開破廟了。趙德才等了好一會兒才從佛像后面出來,他來到那人埋藏包裹的地方,將那包裹取出,發現里面差不多有一百多兩銀子。趙德才心想此人深夜冒雨在此埋銀子,必然不是好事,于是他將這些銀子轉移到佛像后面藏了起來。

一夜無話,趙德才第二天天一亮就往家走,眼看著就要到家了,甚至都能看見自己屋頂的炊煙時,趙德才竟然看到一個男子走進了自己的家,趙德才仔細一看,居然就是昨晚破廟中的人。趙德才也沒聲張,悄悄地隨著進了自己院子,在窗戶下偷聽屋里的動靜。只聽屋里面林氏說:“你個死鬼,昨晚去哪里風流快活了?”那男人則說:“哪里也沒有你這快活?!钡质弦琅f不依饒地問他昨晚去哪了,那男的只好說,昨晚去某某朋友家賭了一夜。林氏似乎相信了,接著二人就在屋子里喝酒調笑,如同夫妻一般。

窗外的趙德才完全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想著必須讓他們付出代價,于是他悄悄地離開家,去找縣令狀告他們私通。誰知還沒到衙門,就他就聽說了生藥鋪老板錢玉本被搶的事情,趙德才思量必是那人所為。

他來到大堂狀告其妻與人私通,又將昨夜所見之事稟告給縣太爺,衙門立刻帶人來到趙德才家,將正在喝酒的林氏與王才帶到衙門。對于私通的事情,二人沒什么可說的,也就招認了,但王才堅決不承認自己搶劫錢玉本的事情。于是縣令對王才動了刑,可王才咬緊牙關就是不招,他想著與林氏私通最多就是打板子,但是搶劫生藥鋪是要掉腦袋的。

正在縣令無計可施的時候,堂下有人抬著錢玉本來到大堂指認兇犯,錢玉本來到大堂辨認出了那晚行兇之人便是王才。事到如今王才已經無話可說,只好招認了。最后王才被判了斬首,林氏被判游街后收為官奴。在趙德才的幫助下,錢玉本被搶的一百多兩銀子失而復得,為了感謝趙德才,他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了趙德才,還將自己的生藥鋪交給趙德才經營,自己則安享兒孫繞膝之樂。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