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瓜田里的男尸

2021-05-28 11:02:15 5

古代有個郎中袁新甲,懸壺濟世醫術高明,又樂善好施,在本地非常有名望。一日袁新甲出診后就再也沒有回來,家人到衙門喊冤,但此事毫無線索與頭緒,因此衙門一直沒有給出一個像樣的說法。

本地有個瓜農李二,種了幾畝西瓜,說來也奇怪,李二家瓜田西北角有幾株西瓜苗長勢特別的好,明顯比旁邊的西瓜苗粗壯,李二見了就更加用心照看,到了結果時,居然比一般的西瓜大出一倍,當地許多人都來觀看,本地的張舉人也以一斤六錢銀子的高價將那幾株西瓜秧結出的西瓜全部包下,李二因此掙了許多銀子。

沒多久縣里新上任了一位縣令名叫周啟海,聽說此事也專門來看。周啟海精于推理,他看到李二的瓜田整體長勢都正常,唯有西北角的幾株瓜秧長勢特別,他想起前朝《龍圖公案》所記載的案例:將人埋在地里,則上面的草就比一般的草高好多。于是他命人在瓜田西北角向下挖,挖了約有四尺深時竟然挖到了一具男尸。

周啟海見狀,命人將李二帶回衙門審問。李二對此也一無所知,到大堂磕頭如搗蒜一般,聲稱自己是冤枉的。周啟海見他不像是撒謊,但因為案情重大就暫時將他收監。衙門首先從那具男尸入手,仵作驗看發現,男尸是被人從后面猛擊后腦而亡,死者身上沒有發現什么貴重財物,只是發髻上有一紫檀做的發簪,這發簪雖然值錢,但外表樸素,也許正因如此才被兇手放過。

取下發簪,那上面寫著“玉麒麟”三字,衙門中有一書吏知道這玉麒麟便是袁新甲的別號,于是周啟海叫袁家人來認尸。袁家人一看果然是袁新甲。周啟海讓袁家人將尸體領回安葬,自己則繼續訪查死者被害的原因。

周啟海從袁家人處得知,袁新甲失蹤前幾天經常去張舉人家出診,最后失蹤那天也是去了張舉人家。因張舉人在當地名氣非常好,于是周啟海親自上門拜訪張舉人。張舉人也沒隱瞞,對周啟海說自己的老父親得重病,幾乎要駕鶴西去,多虧袁新甲悉心診治才轉危為安,為了表達謝意,張舉人偷偷在袁新甲藥箱之中放了一百兩銀票。周啟海問張舉人為何不當面將銀票送給袁新甲,張舉人說袁新甲有個規矩,為人診治只收紋銀一兩,要是病人家貧,則分文不取。我若明送其銀子,袁新甲定然不收,所以才偷偷命人放進他的藥箱。

聽了張舉人的話,周啟海似乎想到了什么,就問張舉人派的何人將銀票放在袁新甲藥箱中,張舉人說是府上的管家張才和護院周猛一起放的。周啟海就讓張舉人將此二人叫來問話,張舉人略有難色地說,張才就在府中馬上可見,那周猛日前已經辭了我這里的差事。張舉人又問周猛何時走的?可是在袁新甲失蹤前后走的嗎?張舉人說是在袁新甲失蹤前后走的。

周啟海覺得這周猛似乎很有問題,一查之下發現,周猛就住在李二家瓜田附近,他沒有打草驚蛇,而是派人暗中觀察。一日,暗中觀察的人發現周猛來到一家酒樓,與人談了些什么,之后周猛似乎給了那人一張銀票,而另一個人則將幾張地契交給了周猛。派去觀察的人也都是精干之人,見此情景覺得時機成熟,就上前將周猛抓了,帶到縣衙。周猛給那人的銀票正好就是一百兩的面額,經過張舉人及管家張才的辨認,正是那日放在袁新甲藥箱中的銀票。此時周猛也無力辯白,便如實招認了。

原來,那日與管家張才將銀票放在袁新甲藥箱中時,周猛心里就產生了搶奪之心。當袁新甲從張舉人府中出來時,天色已經很晚了,當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藥箱中有一百兩銀子。周猛尾隨袁新甲到了僻靜處,從后面用木棍將袁新甲打死,并將其身上的財物洗劫一空,為掩人耳目,周猛將袁新甲的尸體拖到李二瓜田,并偷偷掩埋在瓜田西北角處。

至此水落石出,周猛因殺人劫財被判斬首,李二被無罪釋放,為了彌補李二的損失,周啟海將李二的西瓜全部包下,分給本地百姓食用。說來也奇,自此之后李二瓜田里的瓜每年都長勢極好,而且甘甜起沙,每年他的瓜都賣得特別好。他覺得自己的瓜賣得好都是因為袁新甲是個好人,照應窮苦人,因此他之后就給自己的瓜取名麒麟瓜。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