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漫天血雨下的冤案

    2021-06-09 11:08:04 10

    明朝中葉, 太原府地區有個連家灣。這年春上,一夜風雨后,連家灣血紅一片,無論是山上樹木上滴落的雨珠,還是洼地積水,或是河水井水,都是紅的。

    村民們因為找不到純凈的水,只得喝紅色的水。幾天后,連家灣男女老少,個個皮膚猩紅,渾身滾燙,口干舌燥。

    二十一歲的連悠然卻幸運地躲過了。悠然是個書呆子,至今未婚。平日里,他最大娛樂就是坐在門檻邊吹簫。

    那幾天,他正在縣城考試,沒想到一回到連家灣就碰上了如此奇怪的事。悠然急忙給在京城的族叔連成文送信。連成文在京城里當大官,他得知家族成員個個成了奇怪紅人的消息,急忙向皇帝告假,請了幾位名醫一同回村。

    村里的情形令人觸目驚心:人人如火鬼,個個似血妖。名醫們將連家灣的水化驗了無數遍,卻搞不清楚那些水為什么會是紅的。

    當天夜里,風雨交加。幾個族中老人聚集在一起,焦急地要連成文快想辦法救大家。連成文皺著眉頭出了廳堂,來到廊檐下,隨手接了一捧雨水,不待細看,脫口驚叫:“血雨!”

    那雨是紅色的,還伴著一股血腥味。

    連成文“撲通”一聲跪了下去:“過往神靈在上,弟子連成文敬拜,不知連家灣有什么事得罪了神靈,遭受如此詛咒。要怎樣解除族人的危機,請神靈明示?!?/p>

    “嗑!嗑!嗑!”外面傳來敲門聲。原來是個過路女子前來避雨。女子自稱名叫香兒,穿著一身銀白色衣裙,此時已經被淋成落湯雞,許是夜雨微寒,她凍得直抖,請求借宿一夜。

    連成文見她一副楚楚可憐模樣,便答應讓她留下來。次日一早,連成文看著滿地血紅,眉頭更擰緊了。香兒已經換了一身干凈衣裳,她走到連成文身邊,指著地上的血雨積水,嘆息道:“血雨降落,必有災禍?!?/p>

    “姑娘知道血雨?”

    “我奶奶是神仙姑,她跟我說過血雨,但我從來沒見過?!?/p>

    連成文心中一喜:“香兒姑娘,難怪你淋了血雨也沒事。想必你也懂得驅邪吧,請你救救連家灣的人?!?/p>

    “我看得 先查出連家灣有誰做了違背天理良心的事?!?/p>

    連成文急忙傳令下去。不想,眾人都認定是悠然沖撞了神靈。

    原來,一年前,悠然看上了一個鄰村的女子,他三天兩頭去找人家,有一次還借酒壯膽闖進了那女子的閨房,欲行非禮。女子以死抗拒,他才沒有得逞。

    可是,那女子的未婚夫卻認定她已經被玷污,怎么也不肯將她娶過門去。那女子一時想不開,就跳水自盡了。當時,女子的家人要悠然償命,連家灣的幾個長輩出面才將此事平息。

    悠然來了。他依然握著喜愛的竹簫。連成文拍著桌子怒道:“悠然,你這個敗家子,連家的臉都給你丟盡了。你害了人家姑娘一條命,現在又害得所有連家的人都遭殃,你怎么對得起大家?”

    悠然辯解道:“叔,那姑娘不是我害死的。她的未婚夫另有所愛,要遺棄她,她要自殺時恰好被我救了,后來我便常常去她家,是勸她振作。后來她為什么又死了,我真的不知道?!?/p>

    “你一個大男人,敢做就要敢當。我連氏家族家規嚴謹,決不允許有如此喪德敗行的人逍遙。你枉讀詩書,沒有學到圣賢的品德,就是連家的罪人?!?/p>

    連成文根本不聽悠然的辯解,下令將他捆綁起來吊在了村里最高最大的一棵樹上。

    連家灣南面有一個蝙蝠洞,里面有幾百只蝙蝠,平時沒什么,一旦在洞口燒火,蝙蝠經受不起濃煙,就會飛出來啄食。

    天黑后,連成文讓人在蝙蝠洞里點起一堆火,那些蝙蝠受驚后飛了出來,在連悠然頭頂飛舞。

    香兒站在高高的神壇上,驀然喝聲“跪!”

    連成文早已率領眾人肅穆以待,聞令后立即跪倒在地,虔誠叩拜。香兒揮動桃木劍,嘴里“咿哩哇啦”念著咒。突然,從北面傳來一聲凄厲的嚎叫:“啊呀——”

    悠然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嚎叫嚇得亂晃亂動起來。那些蝙蝠也受了驚,撲棱棱向他攻去。

    悠然痛得昏死過去。那凄厲的嚎叫過后,接著就是一陣鬼哭鬼嚎聲,那聲音此起彼伏,一時遠,一時近,間或夾雜著冤魂向人索命的尖叫聲。

    連成文等人聽得毛骨悚然,急忙問香兒那是什么聲音。

    “群鬼討債?!毕銉旱?,“他們冤屈未伸,聚集在一起來向仇人索命。聽聲音的方向,這群冤魂來自北方,正向著連家灣而來?!?/p>

    連成文跳起來吼道:“誰犯下了如此深重的罪孽?站出來!”

    香兒看了看他道:“那些冤魂來自北方。不好,冤魂越聚越多,要是讓那些冤魂沖到這里來,連家灣的人一個也活不了?!?/p>

    連成文后怕地叫:“那怎么辦?香兒姑娘,可不能讓那些鬼魂沖到這里來?!?/p>

    香兒想了想道:“唯一的辦法是讓冤魂的仇人去阻擋沖擊,向那些冤魂請罪,以此博取冤魂的諒解,或許連家灣的人還有一線生機?!?/p>

    連成文威嚴地道:“把連悠然放下來,讓他去阻擋那些冤魂?!?/p>

    香兒“刷”地一聲擲出桃木劍,桃木劍穿過蝙蝠群,射斷了吊連悠然的繩索。

    悠然大聲喊道:“叔,叔,我不是他們的仇人!”

    “廢話少說,快去!”連成文根本不聽悠然的辯解。

    “我不知道是誰害得那些人成了冤魂,導致他們前來索命。但是,我身為連家灣人,只要能救族人,我愿意做任何事。香兒姑娘,我該怎么做?”

    連悠然顧不得身上有蝙蝠的啄傷,堅定地望著香兒。

    香兒從連悠然腰間取下竹簫,道:“現在我讓竹簫燃燒,你吹一首最悲涼的曲子,一路向北方走去。你先擾亂那些冤魂集中在一起的怨氣,然后向他們請罪?!?/p>

    香兒將竹簫放在桐油里浸了一下,然后在蠟燭上點燃。竹簫頓時燃起紅紅的火焰。

    悠然接過竹簫吹起哀曲,快步向北方走去。過了一會兒,鬼魂的哭嚎聲和悠然的簫聲混雜在一起,越發讓人感到恐怖。

    猛然,簫聲消失了。

    香兒變色道:“糟了,連悠然敵不過那些冤魂,我去助他一臂之力?!?/p>

    香兒趕上悠然的時候,悠然的手已經燙傷,竹簫燃燒的火焰越來越接近他的嘴了,但他還是不肯拿開。剛才因為痛而停了一下,后來又吹奏起來。 香兒一把抓過竹簫,隨手一揮, 火焰頓時熄滅。連悠然急了:“香兒姑娘,你為什么....”

    “因為沒有鬼魂,所以用不著你吹簫抵抗?!?/p>

    “啊?”

    悠然驚疑地盯著香兒。

    香兒呼哨了一聲,鬼魂的嚎哭聲戛然而止。連悠然問:“難道是人在裝神弄鬼?”

    “不錯,只不過是口技表演而已?!?/p>

    “既然沒有鬼魂,你為什么要說有那么多冤魂呢?難道血雨是你.....”

    “不錯,血雨是我布下的?!?/p>

    “為什么?香兒姑娘,你為什么要如此害我們連家灣的人?”連悠然憤怒地叫道。

    香兒的臉上一片哀戚:“一切都是因為連成文。....”

    悠然打斷了香兒的話:“你的意思是說是叔得罪了神明?不!不可能!連成文是我們連家灣的驕傲,他做了大官不忘鄉親,誰家有困難他都給予經濟上的援助,在我們心目中,他就是神明。我不許你毀謗他?!?/p>

    香兒面色一凝道:“連成文勾結朝中奸宦,在皇帝面前進讒言,將他們的政敵一個個害死,難道那些死去的不是冤魂?他對族人好,只是撈取好名聲?!?/p>

    “我不相信?!?/p>

    第二天中午,天空黑沉沉的,又要下雨了。連成文站在大門前,仰望著天空出神。不一會,果真下起雨

    來,但不是血雨。

    連家灣的人很快都發現了雨水已經恢復正常,人們在雨里高興地唱啊,跳啊。

    漸漸地,濃重的血腥味彌漫著連家灣,雨滴又變成了紅色。人們一個個發出慘叫,紛紛倒在地上......

    一陣悲涼的簫聲穿透雨簾,飄然而來。血雨里,悠然吹著簫,和香兒一起走來。簫聲里,那些躺在地上的人紛紛爬起來,個個閉著眼睛,雙手向前伸直,像僵尸一樣跳著,從四面八方向連成文走去,然后停留在香兒周圍。沒多久,就聚集了好幾十人。他們那副僵尸模樣,讓人感到無比恐怖。

    連成文似乎明白了什么,冷笑道: “香兒,是你在搞鬼? ”

    香兒道:“不錯。你看到連悠然的簫沒有?這是我給他的玉簫,他的神智已經歸我控制。當玉白色變成紅色時,這些活死人就會去吸你的血?!?/p>

    “血雨是你布下的?”

    “你說對了。我不過是使用了一種特制的藥,從連家灣最高的山頭上撒開,趁著風,藥粉與雨水相遇發生奇異變化,形成血雨。我第一次布血雨,是為了吸引你回來;第二次布血雨,表演出冤魂索命的口技,是提醒你應該知道災難是你帶來的。我原想用你們的迷信使你幡然醒悟,結果你卻執迷不悟,讓連悠然去做替死鬼?!?/p>

    “你是誰?”

    “我要用你連氏家族一千多口人的性命來交換我一家五十幾口人?!?/p>

    “你——你是春保平家的人?”

    “不錯。連成文,我爹爹不過告發你利用職權買官賣官,中飽私囊,你竟然與他人聯名誣告我爹爹蓄意謀反,致使皇上將我全家捉拿下了天牢?!?/p>

    “臭丫頭,你這個蛇蝎心腸的……”

    “連成文,第一場血雨,還只是讓你的族人變紅,第二場血雨讓他們五臟六腑如被火燒。今天是第三場血雨,這些活死人足夠把你的魂魄帶進閻王殿。你可不要等到連悠然的玉簫變成紅色?!?/p>

    悠然機械般地吹著玉簫。簫聲里,那些活僵尸蠢蠢欲動。香兒在悠然后頸上拍了一下,簫聲驟然轉為鬼哭,活僵尸紛紛跳向連成文。

    連成文心驚膽戰,眼看著幾個紅彤彤的活僵尸已經越來越近了,禁不住哆嗦著高叫:“我答應交換就是了?!?/p>

    香兒再拍了悠然一下,簫聲旋即轉為歡快,那些活僵尸齊齊轉身跳著離開。

    “連成文,從這里到京城快馬加鞭只須兩天,你速去速回,七天后,我在此等你。我見到家人,連家灣恢復原狀,否則.....”

    “七天。我一定設法救出你的家人?!?/p>

    悠然豁然睜開了眼睛。香兒微笑道:“現在你相信我的話了吧?!?/p>

    連悠然痛苦地說:“我一直崇拜著他,把他作為我一生的奮斗 目標,沒想到....”

    原來,香兒從小在深山學藝,得知家人被陷天牢,設法進入天牢了解了真相后,就定下了布血雨這個計謀,然后來到了連家灣。

    她必須找一個會吹簫的人配合自己,選來選去,就選中了連悠然。

    悠然怎么也不肯相信連成文是那樣的人。于是,香兒就和他打賭。悠然的賭注是,香兒必須救連家灣所有的人。

    香兒掏出一張紙片:“按照這個配方配制解藥放進井水里,我保證連家灣的人沒有一人會送命。我本來無心要害連家灣的人,但還是要請你轉告大家我的歉意?,F在我要趕到京城去,防止連成文作怪?!?/p>

    “救出你的家人后,你還會回來嗎?”這一瞬間,連悠然對香兒的敬慕之情油然而生,不由期待地凝視著她。

    香兒莞爾一笑,隨即如飛而去。

    標簽:善惡因果

    熱門閱讀
    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