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漫天血雨下的冤案

2021-06-09 11:08:04 9

明朝中叶, 太原府地区有个连家湾。这年春上,一夜风雨后,连家湾血红一片,无论是山上树木上滴落的雨珠,还是洼地积水,或是河水井水,都是红的。

村民们因为找不到纯净的水,只得喝红色的水。几天后,连家湾男女老少,个个皮肤猩红,浑身滚烫,口干舌燥。

二十一岁的连悠然却幸运地躲过了。悠然是个书呆子,至今未婚。平日里,他最大娱乐就是坐在门槛边吹箫。

那几天,他正在县城考试,没想到一回到连家湾就碰上了如此奇怪的事。悠然急忙给在京城的族叔连成文送信。连成文在京城里当大官,他得知家族成员个个成了奇怪红人的消息,急忙向皇帝告假,请了几位名医一同回村。

村里的情形令人触目惊心:人人如火鬼,个个似血妖。名医们将连家湾的水化验了无数遍,却搞不清楚那些水为什么会是红的。

当天夜里,风雨交加。几个族中老人聚集在一起,焦急地要连成文快想办法救大家。连成文皱着眉头出了厅堂,来到廊檐下,随手接了一捧雨水,不待细看,脱口惊叫:“血雨!”

那雨是红色的,还伴着一股血腥味。

连成文“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过往神灵在上,弟子连成文敬拜,不知连家湾有什么事得罪了神灵,遭受如此诅咒。要怎样解除族人的?;?,请神灵明示?!?/p>

“嗑!嗑!嗑!”外面传来敲门声。原来是个过路女子前来避雨。女子自称名叫香儿,穿着一身银白色衣裙,此时已经被淋成落汤鸡,许是夜雨微寒,她冻得直抖,请求借宿一夜。

连成文见她一副楚楚可怜模样,便答应让她留下来。次日一早,连成文看着满地血红,眉头更拧紧了。香儿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裳,她走到连成文身边,指着地上的血雨积水,叹息道:“血雨降落,必有灾祸?!?/p>

“姑娘知道血雨?”

“我奶奶是神仙姑,她跟我说过血雨,但我从来没见过?!?/p>

连成文心中一喜:“香儿姑娘,难怪你淋了血雨也没事。想必你也懂得驱邪吧,请你救救连家湾的人?!?/p>

“我看得 先查出连家湾有谁做了违背天理良心的事?!?/p>

连成文急忙传令下去。不想,众人都认定是悠然冲撞了神灵。

原来,一年前,悠然看上了一个邻村的女子,他三天两头去找人家,有一次还借酒壮胆闯进了那女子的闺房,欲行非礼。女子以死抗拒,他才没有得逞。

可是,那女子的未婚夫却认定她已经被玷污,怎么也不肯将她娶过门去。那女子一时想不开,就跳水自尽了。当时,女子的家人要悠然偿命,连家湾的几个长辈出面才将此事平息。

悠然来了。他依然握着喜爱的竹箫。连成文拍着桌子怒道:“悠然,你这个败家子,连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你害了人家姑娘一条命,现在又害得所有连家的人都遭殃,你怎么对得起大家?”

悠然辩解道:“叔,那姑娘不是我害死的。她的未婚夫另有所爱,要遗弃她,她要自杀时恰好被我救了,后来我便常常去她家,是劝她振作。后来她为什么又死了,我真的不知道?!?/p>

“你一个大男人,敢做就要敢当。我连氏家族家规严谨,决不允许有如此丧德败行的人逍遥。你枉读诗书,没有学到圣贤的品德,就是连家的罪人?!?/p>

连成文根本不听悠然的辩解,下令将他捆绑起来吊在了村里最高最大的一棵树上。

连家湾南面有一个蝙蝠洞,里面有几百只蝙蝠,平时没什么,一旦在洞口烧火,蝙蝠经受不起浓烟,就会飞出来啄食。

天黑后,连成文让人在蝙蝠洞里点起一堆火,那些蝙蝠受惊后飞了出来,在连悠然头顶飞舞。

香儿站在高高的神坛上,蓦然喝声“跪!”

连成文早已率领众人肃穆以待,闻令后立即跪倒在地,虔诚叩拜。香儿挥动桃木剑,嘴里“咿哩哇啦”念着咒。突然,从北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嚎叫:“啊呀——”

悠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嚎叫吓得乱晃乱动起来。那些蝙蝠也受了惊,扑棱棱向他攻去。

悠然痛得昏死过去。那凄厉的嚎叫过后,接着就是一阵鬼哭鬼嚎声,那声音此起彼伏,一时远,一时近,间或夹杂着冤魂向人索命的尖叫声。

连成文等人听得毛骨悚然,急忙问香儿那是什么声音。

“群鬼讨债?!毕愣?,“他们冤屈未伸,聚集在一起来向仇人索命。听声音的方向,这群冤魂来自北方,正向着连家湾而来?!?/p>

连成文跳起来吼道:“谁犯下了如此深重的罪孽?站出来!”

香儿看了看他道:“那些冤魂来自北方。不好,冤魂越聚越多,要是让那些冤魂冲到这里来,连家湾的人一个也活不了?!?/p>

连成文后怕地叫:“那怎么办?香儿姑娘,可不能让那些鬼魂冲到这里来?!?/p>

香儿想了想道:“唯一的办法是让冤魂的仇人去阻挡冲击,向那些冤魂请罪,以此博取冤魂的谅解,或许连家湾的人还有一线生机?!?/p>

连成文威严地道:“把连悠然放下来,让他去阻挡那些冤魂?!?/p>

香儿“刷”地一声掷出桃木剑,桃木剑穿过蝙蝠群,射断了吊连悠然的绳索。

悠然大声喊道:“叔,叔,我不是他们的仇人!”

“废话少说,快去!”连成文根本不听悠然的辩解。

“我不知道是谁害得那些人成了冤魂,导致他们前来索命。但是,我身为连家湾人,只要能救族人,我愿意做任何事。香儿姑娘,我该怎么做?”

连悠然顾不得身上有蝙蝠的啄伤,坚定地望着香儿。

香儿从连悠然腰间取下竹箫,道:“现在我让竹箫燃烧,你吹一首最悲凉的曲子,一路向北方走去。你先扰乱那些冤魂集中在一起的怨气,然后向他们请罪?!?/p>

香儿将竹箫放在桐油里浸了一下,然后在蜡烛上点燃。竹箫顿时燃起红红的火焰。

悠然接过竹箫吹起哀曲,快步向北方走去。过了一会儿,鬼魂的哭嚎声和悠然的箫声混杂在一起,越发让人感到恐怖。

猛然,箫声消失了。

香儿变色道:“糟了,连悠然敌不过那些冤魂,我去助他一臂之力?!?/p>

香儿赶上悠然的时候,悠然的手已经烫伤,竹箫燃烧的火焰越来越接近他的嘴了,但他还是不肯拿开。刚才因为痛而停了一下,后来又吹奏起来。 香儿一把抓过竹箫,随手一挥, 火焰顿时熄灭。连悠然急了:“香儿姑娘,你为什么....”

“因为没有鬼魂,所以用不着你吹箫抵抗?!?/p>

“啊?”

悠然惊疑地盯着香儿。

香儿呼哨了一声,鬼魂的嚎哭声戛然而止。连悠然问:“难道是人在装神弄鬼?”

“不错,只不过是口技表演而已?!?/p>

“既然没有鬼魂,你为什么要说有那么多冤魂呢?难道血雨是你.....”

“不错,血雨是我布下的?!?/p>

“为什么?香儿姑娘,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们连家湾的人?”连悠然愤怒地叫道。

香儿的脸上一片哀戚:“一切都是因为连成文。....”

悠然打断了香儿的话:“你的意思是说是叔得罪了神明?不!不可能!连成文是我们连家湾的骄傲,他做了大官不忘乡亲,谁家有困难他都给予经济上的援助,在我们心目中,他就是神明。我不许你毁谤他?!?/p>

香儿面色一凝道:“连成文勾结朝中奸宦,在皇帝面前进谗言,将他们的政敌一个个害死,难道那些死去的不是冤魂?他对族人好,只是捞取好名声?!?/p>

“我不相信?!?/p>

第二天中午,天空黑沉沉的,又要下雨了。连成文站在大门前,仰望着天空出神。不一会,果真下起雨

来,但不是血雨。

连家湾的人很快都发现了雨水已经恢复正常,人们在雨里高兴地唱啊,跳啊。

渐渐地,浓重的血腥味弥漫着连家湾,雨滴又变成了红色。人们一个个发出惨叫,纷纷倒在地上......

一阵悲凉的箫声穿透雨帘,飘然而来。血雨里,悠然吹着箫,和香儿一起走来。箫声里,那些躺在地上的人纷纷爬起来,个个闭着眼睛,双手向前伸直,像僵尸一样跳着,从四面八方向连成文走去,然后停留在香儿周围。没多久,就聚集了好几十人。他们那副僵尸模样,让人感到无比恐怖。

连成文似乎明白了什么,冷笑道: “香儿,是你在搞鬼? ”

香儿道:“不错。你看到连悠然的箫没有?这是我给他的玉箫,他的神智已经归我控制。当玉白色变成红色时,这些活死人就会去吸你的血?!?/p>

“血雨是你布下的?”

“你说对了。我不过是使用了一种特制的药,从连家湾最高的山头上撒开,趁着风,药粉与雨水相遇发生奇异变化,形成血雨。我第一次布血雨,是为了吸引你回来;第二次布血雨,表演出冤魂索命的口技,是提醒你应该知道灾难是你带来的。我原想用你们的迷信使你幡然醒悟,结果你却执迷不悟,让连悠然去做替死鬼?!?/p>

“你是谁?”

“我要用你连氏家族一千多口人的性命来交换我一家五十几口人?!?/p>

“你——你是春保平家的人?”

“不错。连成文,我爹爹不过告发你利用职权买官卖官,中饱私囊,你竟然与他人联名诬告我爹爹蓄意谋反,致使皇上将我全家捉拿下了天牢?!?/p>

“臭丫头,你这个蛇蝎心肠的……”

“连成文,第一场血雨,还只是让你的族人变红,第二场血雨让他们五脏六腑如被火烧。今天是第三场血雨,这些活死人足够把你的魂魄带进阎王殿。你可不要等到连悠然的玉箫变成红色?!?/p>

悠然机械般地吹着玉箫。箫声里,那些活僵尸蠢蠢欲动。香儿在悠然后颈上拍了一下,箫声骤然转为鬼哭,活僵尸纷纷跳向连成文。

连成文心惊胆战,眼看着几个红彤彤的活僵尸已经越来越近了,禁不住哆嗦着高叫:“我答应交换就是了?!?/p>

香儿再拍了悠然一下,箫声旋即转为欢快,那些活僵尸齐齐转身跳着离开。

“连成文,从这里到京城快马加鞭只须两天,你速去速回,七天后,我在此等你。我见到家人,连家湾恢复原状,否则.....”

“七天。我一定设法救出你的家人?!?/p>

悠然豁然睁开了眼睛。香儿微笑道:“现在你相信我的话了吧?!?/p>

连悠然痛苦地说:“我一直崇拜着他,把他作为我一生的奋斗 目标,没想到....”

原来,香儿从小在深山学艺,得知家人被陷天牢,设法进入天牢了解了真相后,就定下了布血雨这个计谋,然后来到了连家湾。

她必须找一个会吹箫的人配合自己,选来选去,就选中了连悠然。

悠然怎么也不肯相信连成文是那样的人。于是,香儿就和他打赌。悠然的赌注是,香儿必须救连家湾所有的人。

香儿掏出一张纸片:“按照这个配方配制解药放进井水里,我保证连家湾的人没有一人会送命。我本来无心要害连家湾的人,但还是要请你转告大家我的歉意。现在我要赶到京城去,防止连成文作怪?!?/p>

“救出你的家人后,你还会回来吗?”这一瞬间,连悠然对香儿的敬慕之情油然而生,不由期待地凝视着她。

香儿莞尔一笑,随即如飞而去。

热门阅读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