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娃娃縣官斷無頭公案

    2021-06-18 16:41:50 37

    早年間,男婚女嫁的事都是男女雙方家長做主包辦的 ,男人結婚前不知道媳婦長得怎樣 。有個小伙兒叫四喜,等媳婦娶到家了,她越看越不順眼,沒多少日子,便暗暗打點好行李,一跺腳闖了關東,連媳婦也沒告訴一聲,一晃就是三年。三年后,他尋思得回家一趟,就找出那個破爛行李,把幾年辛苦攢的金子往里一裹就回了關里。

    四喜到了莊西城隍廟時,天已經黑了,他心里琢磨著,哼,我先把鋪蓋擱在城隍爺后頭,回去看看,若媳婦改嫁,不在家就住下;若在家就上南店老娘家,想好后自己空手回家了。他進了天井一看,屋里還亮著燈,就躡手躡腳地到了窗外,到了窗下偷聽,屋里好像還有人說話,四喜一尋思:半夜三更亮著燈,還有人說話,這個女人我非休了她不可。想到這里,自己三步并作兩步到了門前,抬手啪啪地敲門 。

    女的在屋里問道:“誰呀?”

    “我呀,快開門吧!

    “你是誰呀?”

    “開門就知道了!”

    女的開門一看,這不是自己的丈夫嗎 ?

    媳婦瞧著,進屋就到處察看的男人鼻子一酸,回道:“哎,自從你走之后,咱那幾畝地種不了的,我就租出去了,種得了的我就種了,打了糧食就擱屯子里攢著。我一點也沒動,等著你回來過好日子,平常就靠著紡線糊口,白天抽不出空,晚上不紡什么時候紡,你這一去就是三年,到底上哪兒了 ?”

    四喜一聽,心里想 :原來這媳婦死心塌地地跟我過日子,這倒難休了,不妨再試試。于是就說:“這三年我闖了關東,一個子沒掙著,這不就空手回來了?!?/p>

    媳婦說:“嘿,什么掙著掙不著的,你大活人回來比什么都好,這陣家里什么也不缺,你回來只等著過好日子就是了。你趕了這么遠的道兒,一準餓了,俺上小鋪去打點酒,喝兩盅驅驅乏?!闭f著媳婦拿了酒瓶,上莊里酒鋪去打酒 。

    媳婦到了柜上一說打酒,店家心里就懷疑:她家男人一走三年,逢年過節都沒見她打過酒?這會兒怎么深更半夜的來打酒,給他她了酒,看她走了。店家越尋思越覺得奇怪,就偷偷去了她家,就在窗戶下偷聽。

    四喜喝過幾口酒,對媳婦說:“你當我闖關東這三年,真的啥也沒掙著?和你說吧,我苦掙死做掙了個包?!?/p>

    媳婦問:“你掙了個什么包?剛見你空手回來的 ?!?/p>

    “哎,我能把包放身上?我擱在裝廟里城隍爺后頭了。沒人知道,吃了飯,拿來你看看,都是金子?!?/p>

    外頭店家偷聽到這里,抬腿上了城隍廟。

    再說小兩口吃飽喝足,上了城隍廟,四喜一看,鋪蓋影兒都沒有了。頓時傻了眼,等回過味兒來,一下子依著神像哭嚎上了:“俺那三年的薪水、俺那三年的血汗,不見了,不見了……

    媳婦噗嗤一笑:“你沒掙著就沒掙著,俺又沒嫌你,快別哄俺了?!?/p>

    “你當俺哄你?”四喜一屁股坐在地上,“真格的,闖關東時俺舍不得花錢,金子攢了不少,放鋪蓋里包著,就擱在城隍爺后頭,真格的呀 !”

    媳婦一看丈夫那樣,不像裝傻變,便說:“真的?”

    “真的,要不三更半夜我領你上城隍廟干什么?”

    “真的,你也不必這樣,俺壓根兒也沒指望你那金子是真的,趁現在誰都不知道,俺和你上縣城找縣太爺斷去。你說咋樣?”

    “只能這樣了?!?/p>

    小兩口回家牽上毛驢,向縣城走去,路上四喜牽著毛驢,讓媳婦騎在驢上。媳婦十分不忍,沒走多遠,非讓四喜騎不可。你推我讓,兩人親親熱熱的到了縣城。

    來到縣衙,小兩口跪下大喊:“救命!”

    再說前任縣官已經離任,新上任的縣官是一個十二歲的娃娃,剛上任兩天,正坐在堂上翻看早先的案卷,聽到有人大喊“救命”,小縣官就命差人將人帶上堂來,問道:“堂下二人為何喊救命?有何冤情,快快快講來 !”

    四喜聽縣官問話童聲童氣的,像個小孩兒,抬頭一看,果不其然,暗叫一聲晦氣。

    小縣官見不回答,厲聲喝道:“本縣問你,為何不答?快快講來!”

    四喜只好如實講述了一遍。小縣官點了點頭,又問那媳婦:“你為何事?”

    他是俺的男人,他說的就是俺說的,大老爺一定替小民做主啊。

    小縣官道:“本官剛上任兩天,就有這么一宗無頭官司,今天老爺去不了,明天是老爺上任三天之日,后天有些事情尚待處理。三日之后,你們在莊西城隍廟等我,所失之物,一定給你們尋來,去吧!”

    夫妻倆半信半疑地回去了。

    三天之后,小縣官打點好差人,坐上大轎直奔那莊。十二歲的娃娃當縣官,差人們真沒放在眼里,抬轎的故意左顛右簸,小心關好不惱火。出縣城十二里地,小縣官見前面有個脫坯場,許多人正在脫坯,便喝令差人停轎,問道:“前面的人正在做什么?”

    差人答道:“回老爺,前面的人正在脫坯?!?/p>

    “坯乃何物?”

    “坯就是……就是將泥活好,用模子制成土磚,曬干后壘墻蓋房用的?!?/p>

    “哦,老爺我頭一回聽說,頭一回看見,你們快給我搬上十塊來,放入轎底,我也好觀賞一番?!?/p>

    抬轎的一咧嘴:“俺的娘哩!”

    差人不敢違抗,把十幾斤一塊兒的坯搬來十塊放入轎底。小縣官又喝令趕緊趕路,務必在一個時辰內趕到那莊。

    到了城隍廟,差人停下轎,渾身和篩糠差不多,心想:人不大,真厲害!

    小縣官下了轎,直奔廟里,見城隍爺神像位居正中,另有許多副像,都是人們拜神用的,相貌大同小異,只是小的多。小縣官掏出早預備好的畫筆,朝城隍爺臉上涂了幾筆,城隍爺的相貌本來就很嚇人,經這么一涂,越發嚇人了。涂完,小縣官又拿來一塊紅布蓋在城隍爺的頭上,這才命差人把低保找來,傳全莊老小,不許一人在家,全都到這城隍廟 來。

    那時,莊戶人家沒見過下鄉辦案的,又聽說是娃娃縣官,都好不稀奇,大人、小孩兒一起擁到了城隍廟前。

    小縣官叫差人把城隍爺抬到案桌旁,自己端坐在案桌后,他把案情簡單地介紹后,接著大聲說道:“包裹擱在城隍爺身后,竟讓人偷走了。城隍爺,你真是枉為城隍爺,一時大意,讓歹人把包裹偷走。今天我不審你審誰?你老實把歹人告訴我便罷,不然,我把你貶為鬼卒,亂鞭抽打!”說著,小縣官走到城隍爺身邊,把耳朵貼在蒙著頭的城隍爺的嘴邊。嗯,好,他小聲叨咕著,“馬上對我說,說了可免受處罰。嗯,是他?哦,果真是他!嗯,知道了!”

    小縣官回到案桌后,厲聲說道,城隍爺對我說了,包裹誰投的我已經知道。偷東西的人我先不說破你,現在給你一個知錯改過的機會,限你一個時辰之內把東西如數交出,本官絕不懲罰你。不然的話,全家老小,打入大獄!”

    那偷東西的店家在人群里看的清楚,聽的明白,心里想,偷東西時雖然沒人看見,可神在跟前呢。瞞得了人,還能瞞得了身神?罷罷罷,城隍爺已經和縣官說了,這可怎么辦,怎么辦?

    小縣官一聲喝道:“限一個時辰,眾人散去吧!”

    一聽散去,店家比誰都走得急,路上越想越怕,越怕越想,回到家趕緊拎起包裹自首。小縣官讓失主查看,所失金子并沒少一絲一毫。因有言在先,小縣官并不懲罰店家。對小縣官這一神斷,失主滿意,店家感激,差人服氣。眾人都稱頌這個小縣官:“人小有智謀,斷案如水清 ?!?/p>

    標簽:善惡因果貪婪

    熱門閱讀
    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