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娃娃县官断无头公案

2021-06-18 16:41:50 13

早年间,男婚女嫁的事都是男女双方家长做主包办的 ,男人结婚前不知道媳妇长得怎样 。有个小伙儿叫四喜,等媳妇娶到家了,她越看越不顺眼,没多少日子,便暗暗打点好行李,一跺脚闯了关东,连媳妇也没告诉一声,一晃就是三年。三年后,他寻思得回家一趟,就找出那个破烂行李,把几年辛苦攒的金子往里一裹就回了关里。

四喜到了庄西城隍庙时,天已经黑了,他心里琢磨着,哼,我先把铺盖搁在城隍爷后头,回去看看,若媳妇改嫁,不在家就住下;若在家就上南店老娘家,想好后自己空手回家了。他进了天井一看,屋里还亮着灯,就蹑手蹑脚地到了窗外,到了窗下偷听,屋里好像还有人说话,四喜一寻思:半夜三更亮着灯,还有人说话,这个女人我非休了她不可。想到这里,自己三步并作两步到了门前,抬手啪啪地敲门 。

女的在屋里问道:“谁呀?”

“我呀,快开门吧!

“你是谁呀?”

“开门就知道了!”

女的开门一看,这不是自己的丈夫吗 ?

媳妇瞧着,进屋就到处察看的男人鼻子一酸,回道:“哎,自从你走之后,咱那几亩地种不了的,我就租出去了,种得了的我就种了,打了粮食就搁屯子里攒着。我一点也没动,等着你回来过好日子,平常就靠着纺线糊口,白天抽不出空,晚上不纺什么时候纺,你这一去就是三年,到底上哪儿了 ?”

四喜一听,心里想 :原来这媳妇死心塌地地跟我过日子,这倒难休了,不妨再试试。于是就说:“这三年我闯了关东,一个子没挣着,这不就空手回来了?!?/p>

媳妇说:“嘿,什么挣着挣不着的,你大活人回来比什么都好,这阵家里什么也不缺,你回来只等着过好日子就是了。你赶了这么远的道儿,一准饿了,俺上小铺去打点酒,喝两盅驱驱乏?!彼底畔备灸昧司破?,上庄里酒铺去打酒 。

媳妇到了柜上一说打酒,店家心里就怀疑:她家男人一走三年,逢年过节都没见她打过酒?这会儿怎么深更半夜的来打酒,给他她了酒,看她走了。店家越寻思越觉得奇怪,就偷偷去了她家,就在窗户下偷听。

四喜喝过几口酒,对媳妇说:“你当我闯关东这三年,真的啥也没挣着?和你说吧,我苦挣死做挣了个包?!?/p>

媳妇问:“你挣了个什么包?刚见你空手回来的 ?!?/p>

“哎,我能把包放身上?我搁在装庙里城隍爷后头了。没人知道,吃了饭,拿来你看看,都是金子?!?/p>

外头店家偷听到这里,抬腿上了城隍庙。

再说小两口吃饱喝足,上了城隍庙,四喜一看,铺盖影儿都没有了。顿时傻了眼,等回过味儿来,一下子依着神像哭嚎上了:“俺那三年的薪水、俺那三年的血汗,不见了,不见了……

媳妇噗嗤一笑:“你没挣着就没挣着,俺又没嫌你,快别哄俺了?!?/p>

“你当俺哄你?”四喜一屁股坐在地上,“真格的,闯关东时俺舍不得花钱,金子攒了不少,放铺盖里包着,就搁在城隍爷后头,真格的呀 !”

媳妇一看丈夫那样,不像装傻变,便说:“真的?”

“真的,要不三更半夜我领你上城隍庙干什么?”

“真的,你也不必这样,俺压根儿也没指望你那金子是真的,趁现在谁都不知道,俺和你上县城找县太爷断去。你说咋样?”

“只能这样了?!?/p>

小两口回家牵上毛驴,向县城走去,路上四喜牵着毛驴,让媳妇骑在驴上。媳妇十分不忍,没走多远,非让四喜骑不可。你推我让,两人亲亲热热的到了县城。

来到县衙,小两口跪下大喊:“救命!”

再说前任县官已经离任,新上任的县官是一个十二岁的娃娃,刚上任两天,正坐在堂上翻看早先的案卷,听到有人大喊“救命”,小县官就命差人将人带上堂来,问道:“堂下二人为何喊救命?有何冤情,快快快讲来 !”

四喜听县官问话童声童气的,像个小孩儿,抬头一看,果不其然,暗叫一声晦气。

小县官见不回答,厉声喝道:“本县问你,为何不答?快快讲来!”

四喜只好如实讲述了一遍。小县官点了点头,又问那媳妇:“你为何事?”

他是俺的男人,他说的就是俺说的,大老爷一定替小民做主啊。

小县官道:“本官刚上任两天,就有这么一宗无头官司,今天老爷去不了,明天是老爷上任三天之日,后天有些事情尚待处理。三日之后,你们在庄西城隍庙等我,所失之物,一定给你们寻来,去吧!”

夫妻俩半信半疑地回去了。

三天之后,小县官打点好差人,坐上大轿直奔那庄。十二岁的娃娃当县官,差人们真没放在眼里,抬轿的故意左颠右簸,小心关好不恼火。出县城十二里地,小县官见前面有个脱坯场,许多人正在脱坯,便喝令差人停轿,问道:“前面的人正在做什么?”

差人答道:“回老爷,前面的人正在脱坯?!?/p>

“坯乃何物?”

“坯就是……就是将泥活好,用模子制成土砖,晒干后垒墙盖房用的?!?/p>

“哦,老爷我头一回听说,头一回看见,你们快给我搬上十块来,放入轿底,我也好观赏一番?!?/p>

抬轿的一咧嘴:“俺的娘哩!”

差人不敢违抗,把十几斤一块儿的坯搬来十块放入轿底。小县官又喝令赶紧赶路,务必在一个时辰内赶到那庄。

到了城隍庙,差人停下轿,浑身和筛糠差不多,心想:人不大,真厉害!

小县官下了轿,直奔庙里,见城隍爷神像位居正中,另有许多副像,都是人们拜神用的,相貌大同小异,只是小的多。小县官掏出早预备好的画笔,朝城隍爷脸上涂了几笔,城隍爷的相貌本来就很吓人,经这么一涂,越发吓人了。涂完,小县官又拿来一块红布盖在城隍爷的头上,这才命差人把低保找来,传全庄老小,不许一人在家,全都到这城隍庙 来。

那时,庄户人家没见过下乡办案的,又听说是娃娃县官,都好不稀奇,大人、小孩儿一起拥到了城隍庙前。

小县官叫差人把城隍爷抬到案桌旁,自己端坐在案桌后,他把案情简单地介绍后,接着大声说道:“包裹搁在城隍爷身后,竟让人偷走了。城隍爷,你真是枉为城隍爷,一时大意,让歹人把包裹偷走。今天我不审你审谁?你老实把歹人告诉我便罢,不然,我把你贬为鬼卒,乱鞭抽打!”说着,小县官走到城隍爷身边,把耳朵贴在蒙着头的城隍爷的嘴边。嗯,好,他小声叨咕着,“马上对我说,说了可免受处罚。嗯,是他?哦,果真是他!嗯,知道了!”

小县官回到案桌后,厉声说道,城隍爷对我说了,包裹谁投的我已经知道。偷东西的人我先不说破你,现在给你一个知错改过的机会,限你一个时辰之内把东西如数交出,本官绝不惩罚你。不然的话,全家老小,打入大狱!”

那偷东西的店家在人群里看的清楚,听的明白,心里想,偷东西时虽然没人看见,可神在跟前呢。瞒得了人,还能瞒得了身神?罢罢罢,城隍爷已经和县官说了,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小县官一声喝道:“限一个时辰,众人散去吧!”

一听散去,店家比谁都走得急,路上越想越怕,越怕越想,回到家赶紧拎起包裹自首。小县官让失主查看,所失金子并没少一丝一毫。因有言在先,小县官并不惩罚店家。对小县官这一神断,失主满意,店家感激,差人服气。众人都称颂这个小县官:“人小有智谋,断案如水清 ?!?/p>

热门阅读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