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光棍耍賴多要錢,神算掌柜奇計算公平

    2021-06-24 17:16:49 33

    民國時,白馬鎮有個開店的趙掌柜,是個十分精明的生意人,并且打得一手好算盤。

    一次,趙掌柜雇人挖沙。本來已招足人手,幾天后,卻還有人前來報名。他一看這人,眉頭先皺了一下。此人是鎮上的一個沷皮,綽號光棍柴。這家伙好吃懶做,靠坑蒙拐騙過日子,沒想到竟然也要來掙這辛苦錢。

    光棍柴笑嘻嘻地說道:“趙老板有所不知,我已經決心重新做人了。這回是想去外地投奔一個朋友,但沒有盤纏,只好先來這兒挖沙?!?/p>

    趙掌柜知道他說的是假話,沉吟片刻,還是同意了。他雖然不怕光棍柴,但也不想得罪他,這小子光棍一條,惹了他麻煩還真不小。

    當下兩人說定,工錢十塊,從八月初一至八月三十止,整一個月。第二日便是八月初一,光棍柴直到中午才到,嘻笑著對趙掌柜說:“不好意思,昨晚多喝了兩杯,醉到現在才醒?!?/p>

    趙掌柜十分不悅,但也沒說什么。這之后,光棍柴天天都是日頭老高才來。來得遲也罷了,他還整天偷懶,別人都在河里撈沙,他卻坐在岸上咕嘟咕嘟抽著水煙筒。吃飯時,卻比誰都跑得快、吃得多。

    到了二十一日,光棍柴收工后來到店里找趙掌柜,說他不想干了,讓趙掌柜給他結算工錢。

    趙掌柜巴不得他快點滾蛋,就點頭答應了。拿出算盤三下五除二地一算,說道:“十塊本是一個月的工錢,但你只干了二十一日,一日就按三角三分算罷,應該是六塊九角又九分,給你七塊!”說罷,把錢遞過去給他。

    哪知道,光棍柴連瞧都不瞧,一本正經地說:“不該自己得的錢,我一厘一毫也不會要!趙掌柜,我該得多少錢,您就給多少吧!”

    趙掌柜一愣,嘿,這家伙還嫌錢給多了,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啦!他微微一笑說:“也好,那就給你六塊九角?!?/p>

    “趙掌柜,您怎么貪我的血汗錢呢?”光棍柴馬上嚷了起來,“老子辛辛苦苦干了這么久,一厘一毫也得要足!”

    趙掌柜怔了一下,不由得來了氣,把算盤往桌上一放:“那依你說,該給多少?”

    “別發火呀,趙掌柜!”光棍柴一臉壞笑,“別人都說你算盤打得最準,怎么連這點小數目都算不清楚呀?”

    光棍柴不慌不忙,扳起手指頭計算道:“一日該三角三分三厘三毫三工錢,二十一日就該六塊九角九分九厘九毫九,是吧?”

    趙掌柜忍著氣點頭:“不錯。四舍五入,給你七塊正合適!”

    哪知光棍柴一擺手:“我不要什么四舍五入,該是多少你就給我多少。多一毫不要,少一厘不干!”

    趙掌柜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光棍柴果然是存心來找茬的。他壓住怒火,冷笑道:“兄弟原來是想來考我的呀!照這樣算法,神仙也算不出一個結果來?!惫夤鞑窆恍Γ骸拔也还苣阍趺此?,只要算得一個不多一個不少,我便收下工錢?!?/p>

    趙掌柜恨道:“光棍柴,你也不用太得意,我趙某人一定給你算個毫厘不差!”

    光棍柴大笑:“那好,我給你三天時間,倘若三天你都算不好,工錢我也不要了,就把你店里的招牌拿回家當柴燒算了!”說罷,大搖大擺地走了。

    趙掌柜坐在店里苦思冥想,一會兒撓頭皮,一會兒打算盤。算來敲去,實難算得毫厘無差。

    天黑后,他關了半邊店門,仍一個人坐著琢磨。

    忽然街上跌跌撞撞走進來一個人,沖他連連拱手:“趙掌柜,生意興隆,一本萬金,給我半斤酒吧?!?/p>

    趙掌柜一瞧,原來是酒鬼七狗。

    趙掌柜心下正煩著呢,沒好氣地揮揮手,叫他出去。七狗卻不肯走,一屁股在門口坐下了。趙掌柜也懶得理他,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算盤,嘴里還喃喃自語。

    七狗忍不住問道:“趙掌柜,你在算什么賬呀?看你這么為難,讓我幫你算算吧?!?/p>

    趙掌柜突然心里一動,聽說這七狗以前也是個秀才,說不定他還真有辦法。如此一想,便將事情經過說了出來。

    誰知七狗聽罷,哈哈一笑:“趙掌柜聰明一世,怎么糊涂一時???”

    趙掌柜眼前一亮:“你會算?”

    七狗咧了咧嘴:“你先給我打半斤酒,喝完我就告訴你怎么算?!?/p>

    趙掌柜半信半疑,還是給他那只破碗打滿了酒。七狗喝完酒把嘴一抹,說道:“大后天清早,你去肉行問三皮吧?!?/p>

    趙掌柜一愣:三皮是個殺豬的,問他干什么?

    七狗嘻笑著說:“你問他,八月殺了幾頭豬,還要再殺幾頭,這就行了?!?/p>

    趙掌柜怔了怔,啼笑皆非??磥磉@家伙只是為了騙碗酒喝罷了。他指指外面說:“走吧,別再來煩我了!”

    三天期限轉眼到了,趙掌柜想得腦袋都破了,仍是束手無策。也是病急亂投醫,這天起床后,他想起七狗的話,心說不管如何,好歹也去問一句。

    到了肉行一看,三皮正好把豬肉擺上案臺。他猶豫了一下,紅著臉問:“三皮老板,你這個月賣了幾頭豬?”

    三皮一想,說:“不算現在這頭,賣了七頭吧?!?/p>

    趙掌柜又問他,這個月還要再賣幾頭。三皮說你等等,我算算。說著掐起手指頭一數,笑道:“算上這頭,還能賣三頭?!?/p>

    趙掌柜心里一動,若有所思地說:“就是說,你這個月剛好能賣十頭豬?”

    三皮說:“對啊,這個月剛好十墟(墟,也即集,一般為三天一墟),一墟一個,多了賣不掉?!?/p>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趙掌柜眼前靈光一閃,豁然開朗,不由得哈哈大笑三聲。

    回到店里,光棍柴正好來到,咄咄逼人地說:“趙掌柜,時間到了,算清楚我的工錢了吧?”

    “算清楚了?!壁w掌柜不慌不忙,拿出七塊錢說,“你的工錢是七塊,一毫不多,一厘不少?!?/p>

    光棍柴嚷道:“明明多了一毫!我不要,我要你這塊招牌!”說著,就要動手摘牌。這時鎮上已來了不少趕墟的人,紛紛圍上來瞧熱鬧。

    趙掌柜大喊:“慢!多是不多,你讓我算給你聽。也請這么多位鄉親聽聽,我這樣算合不合理!”

    光棍柴喊道:“好,我倒要看你怎么算!”

    趙掌柜轉身拿來一本日歷,翻給光棍柴看,說道:“八月正好三十天,而且正好有十個墟日,對吧?”

    光棍柴愣愣地點點頭,其他人也紛紛說是。

    趙掌柜又說:“工錢十塊,正好一墟一塊。三天一個墟日,你給我干了二十一天,正合七墟。我給你七塊錢,正是一毫不多,一厘不少呀!”

    光棍柴頓時傻了:“這、這……咋能這樣算?”

    可看熱鬧的人已經叫起好來,惟有這樣算法最公平,兩方各不吃虧。光棍柴雖不想認輸,但也覺得理屈詞窮,只好接過錢,灰溜溜地擠了出去。

    標簽:善惡貪婪

    熱門閱讀
    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