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風流乞丐討飯國舅

    2021-07-15 11:41:45 33

    今天我要說的這個乞丐,雖比不上蘇乞兒、喬峰、洪七公,不過,在乞丐里,卻也算得上是個難得的怪才。

    故事發生在明朝正德年間,山東就有這么個專做好事的年輕乞丐,討飯討到哪個窮人家里,要是他家有什么困難,他會倒過來把自己討飯袋的錢全都送給人家。誰受了欺凌,他就是挨頓打,也要去打個抱不平。

    所到之處,都是焦點,一路之上,哼著小曲,手舞足蹈,自得其樂,自稱“小神丐”,居然還做了個招牌,隨時拿在手里,招搖過市,猶如算命先生,很是有趣。

    都說“小神丐”仗義行乞出了名,一路之上,人人都敬佩他的俠義心腸,誰都樂意施舍,所以小日子倒也過得自在。

    誰知后來他討飯討到山西太原,卻吃足了苦頭,那里的人一見他是“小神丐”,都不約而同的對他瞪白眼,吐口水,寧可把殘湯剩飯倒給狗吃,也不肯施舍給他。原來“小神丐”一出名,竟然惹得同行眼紅,有一個乞丐心生一計,來了個“冒牌貨”搶在他前頭,打著他的招牌到太原城里討飯。

    太原城里沒人見過真正的“小神丐”,全上當了,紛紛拿出錢物來打濟這個騙子,這騙子很是缺德,臨走時居然還大言不慚的吹上幾句,說是我“小神丐”人窮志不窮,好馬不吃回頭草,討飯只討一次,今生今世,不會第二次來太原了。今后假如有人冒充我的名頭來討飯,你們千萬別理他。好一招釜底抽薪,把這位正宗的“小神丐”給坑慘了,太原人不認識他,竟所有人都把他當成騙子啦,來了個“聯合行動”。一連三天,他沒有討到一頓飯吃,還挨了不少臭罵,餓得他饑腸寸斷,精疲力盡。

    這一天,實在支撐不住,暈倒在一座破廟里。有個當地“化緣頭”,平常巴不得死個把乞丐,他也好借此理由到各家各戶去募集錢財,說是做好事,掩埋死人,其實是想撈點外快。今天見“小神丐”奄奄一息,還沒等他斷氣,就興沖沖的到各家募錢去了。

    有個名妓李思思,正在家中和一個嫖客下棋,“化緣頭”便進去募錢。李思思便問:“那乞丐是哪里人?叫啥名字?”“化緣頭”說:“聽說是山東來的,名叫小神丐,李思思一聽,竟大吃一驚,忙放下手中的棋,非要出去看看不可,那嫖客感到莫名其妙,說:“死一個乞丐有什么大驚小怪的,也值得你去看他?”李思思含淚說出一番緣故來,果然感人肺腑,連那嫖客也連連點頭稱贊。

    原來李思思也是山東人,十三四歲時家里窮困潦倒,娘死了三天,連棺材都買不起,正好“小神丐”上她家討飯,見此情景,居然把討飯積攢下來的一包碎銀子全都送給了她爹,讓他去買口棺材來辦喪事,一晃幾年過去了,李思思一直記在心上。如今聽說恩人餓死在破廟之中,忍不住流下淚來,要去看他一面。那嫖客一聽,當即說:“當年他替你娘買了口棺材,如今就讓我替你還他一口棺材吧,我們再好好安葬他,也就對得起他了?!闭f擺,取出銀子交給“化緣頭”,讓他去操辦。

    李思思還是不放心,親自趕到廟中,誰知仔細一看,“小神丐”居然還沒死,李思思討來些熱湯,灌了幾口,居然慢慢地蘇醒過來了。

    就這樣,“小神丐”在李思思家住了幾天,卻總覺得住不慣,心想:這位義妹的一片好意,實在讓人感動,不過她畢竟是個做妓女的,我靠他過日子,也不像話。我一乞丐,一個人走南闖北,逍遙自在慣了。所以找了個借口,一定要出門去。

    那嫖客這幾天也一直住在李思思家,對“小神丐”倒是蠻不錯的,見他執意要走,就拿出一只大元寶來送給他,說到:“做叫花子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我送你五十兩銀子,你還是丟掉討飯棍,去做個小本生意吧?!薄靶∩褙ぁ痹偃妻o,拗不過他一番好意,只好收下。李思思也脫下手上的玉手鐲,送給了他,說道:“大哥,一個人出門在外,千萬遇事謹慎?!薄靶∩褙ぁ庇龅竭@兩個好人,也忍不住熱淚盈眶,千恩萬謝,告別出門,又到處乞討去了。

    “小神丐”從來沒做過小生意,不知道做哪一行好,想四處看看,掂量掂量,所以一直就把銀子揣在懷里。后來,離開太原,來到北京高陽縣一帶行乞。一路之上,他牢記義妹的話,遇事謹慎,一直平安無事。

    這天,“小神丐”在街上討飯,看見一個中年婦女,哭哭啼啼,痛不欲生,一問之下,原來又是一件聽了讓人氣炸的不平事,這婦女姓王,丈夫早死,獨養女兒翠花,芳齡十六,長得漂亮,街坊上幾個地痞流氓常來糾纏,王氏沒辦法,正在走投無路時,有個老爺宋員外假惺惺的來幫她,說:“只要寫一張賣身契,假說翠花也賣給他,那些流氓就不敢亂來了?!蓖跏仙狭水?,果真寫了賣身契。誰知宋員外翻臉不認人,竟說是真的賣給他了,要讓翠花做小老婆,翠花不肯,就天天打她。

    王氏上門要人,宋員外說:“賣身契上寫明三十兩銀子,如今來贖,加上利息,起碼六十兩。拿不出,翠花就是我的?!辟u身契白紙黑字,還有王氏的手印蓋在上面,這可如何是好?上官府告狀也沒用。

    “小神丐”知道后,頓時一腔熱血涌上心頭,早把李思思的叮囑忘得一干二凈,他對王氏說:“我這里有五十兩銀子?!苯又职牙钏妓冀o她的手鐲也掏了出來,對王氏說:“足夠六十兩了,拿去吧,先把翠花贖出來再說吧?!?/p>

    王氏對“小神丐”千恩萬謝,可誰知道王氏拿了銀子手鐲去贖人,卻又惹出了禍端來。宋員外接過元寶,心中起疑:一個討飯的會有這么大的元寶?仔細一看,元寶上居然刻著字,正是高陽縣送往北京去的皇糧銀子,忽然想起半年前發生的一樁案子,高陽縣護送進京的皇糧銀子被搶一案,至今還沒破案呢。于是,宋員外一聲獰笑,然后把“小神丐”和王氏送進了縣衙。

    知縣一看,果然不錯,就派出捕快把“小神丐”和王氏都抓了起來,嚴刑逼供,非要“小神丐”供出同伙不可。

    “小神丐”心想:我一個乞丐,平白無故拿出一個大元寶、一只玉手鐲來,也難怪人家起疑心,這下可糟了。不過,要是說出李思思和那個嫖客的事來,倒也不妥,他們好心幫我,卻被牽連進一樁案子,豈不害了他們,這可不行。所以“小神丐”對此一口承擔下來,說是一人打劫,沒有同伙,要殺要剮隨你們好了。

    高陽知縣當然不相信,一面將“小神丐”關進大牢,一面又在各處貼出告示,說大盜“小神丐”已被緝拿歸案,若有發現他的同伙,務必立即上報。誰要窩藏罪犯。嚴懲不貸。

    告示貼出一個月,不見有人來報告。這天,“小神丐”正在牢里吃飯,突然來了個差人,把他押了出去,說是要送往京城,由皇帝老子親自審問。一起押去的,有王氏和王氏的女兒翠花,這倒不奇怪,奇怪的是怎么連高陽知縣和那宋員外也帶上腳鐐手銬,和他們一同上路呢?

    到了京城,果然是皇帝親自審案,從知縣開始,一個一個審過去,最后審到“小神丐”?;实蹎査骸澳氵@元寶和手鐲到底是不是半路上搶來的?今天總該說實話了吧?”“小神丐”想:皇帝親審,自己不敢說謊,就一五一十的把當初在太原城里遇見李思思和嫖客的事全說了出來?;实壅f:“如此說來,你沒有搶劫,當初你為什么不供出那個嫖客來呢?”“小神丐”說:“那嫖客生的方面大耳,一副福相,不像是強盜。就算是他搶劫,他也是一片好心才送我元寶的,我怎么可以恩將仇報,把他牽扯進去呢?”

    說到這里,皇帝不覺連連點頭,心想:“小神丐”果然名不虛傳,他為了怕連累別人,竟寧可擔了個強盜的罪名,差一點冤死刀下。想到這里,就故意說:“你講那人一副福相,不知他與寡人的相貌相比,哪一個有福相些?賜你抬頭,相一相看?!?/p>

    “小神丐”抬頭仔細一看,不覺嚇了一跳,咦,這皇帝不就是上次在太原見到的嫖客嗎?

    原來坐在金鑾殿上的正是正德皇帝,他到山西微服私訪,看中了名妓李思思,后來又送“小神丐”一只大元寶,“小神丐”走后,他擔心這個只有皇帝才能用的元寶,說不定會給“小神丐”惹出麻煩,所以派人跟蹤,果然發現了這樁冤案,就把有關人犯都押進京城面審。

    案情大白,高陽知縣草菅人命,貪贓枉法,宋員外橫行霸道,欺炸百姓,都被判了刑?!靶∩褙ぁ睙o罪釋放,皇帝要封他做官,他嚇得雙手亂搖,連聲說使不得。后來,皇帝說:“你的義妹李思思已經隨寡人入宮封為貴妃,你就是堂堂國舅爺,這是推不掉的。寡人賜你一棟住宅,你也去享享福,還有那個翠花,吃了不少苦頭,全靠你救了她,寡人看她長的不錯,就配你做夫妻吧,寡人來做媒,好好熱鬧一番?!闭f擺,就叫他們倆人在金鑾殿上拜起堂來。

    誰知“小神丐”做了皇親國戚,剛開始倒是樂不可言,可時間一長,卻又覺得規矩太多,處處不舒服,竟又一個人悄悄溜出去做乞丐了。從此之后,京城內外就傳開了,這個風流乞丐討飯國舅的故事。

    標簽:善惡因果

    熱門閱讀
    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