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桥洞里的五百两金元宝

2021-07-28 15:32:47 3

唐文宗时期,有一个名叫敖宗慎的书生,父母双亡,尚未婚配。他多次科举不第,迫于生计,只得投靠千里之外的冷姓文友。冷姓文友是他的同窗好友,科举之路顺畅,三年前考上了进士,如今在千里之外的某地当县令。

冷县令曾经来过书信,声言敖宗慎如果过不下去了,可以去投靠他,在他身边当个幕僚,或者推荐他去别的官衙里做事,好歹能有个安身之所,立命之地。如今,敖宗慎实在混不下去了,想起冷县令的嘱咐,便借了一笔路费,启程往北方而去。

一路上餐风露宿,好不容易到了县衙,一打听,早在三个月前,冷县令被押送京城去了。原来,冷县令贪赃枉法,被当地老百姓告了御状,唐文宗震怒之下,派人将冷县令押送京城,他要亲自审问。目前,冷县令是死是活,无从知晓。

听闻消息,敖宗慎无异于一下子掉落冰窟里,欲哭无泪。如今希望破灭,他又身无分文,无法回家,只得流落街头,靠给人抄写度日,活得像一个叫花子。

这一天晚上,寒风起,敖宗慎衣衫单薄,挡不住寒冷,便找到桥洞,打算在此避风。坐进桥洞里,这才发现,桥洞里早有一人,背靠洞壁,在不住地呻吟。

呻吟声吵得敖宗慎睡不着,索性坐起来,和那人攀谈起来,询问他得了什么???那人断断续续地讲,他得了风诞之病,医治多年,没有效果,每逢秋冬之际,寒气入侵,便会发作。一旦发作起来,疼痛难忍。

敖宗慎便问风诞生在何处?那人指指腹部,意思是风诞长在肚子里。敖宗慎心中一喜,因为他知道一个治疗风诞的偏方,是从祖传的一部医书上看到的。他的五世祖曾经是个名医,因为出了医疗事故,用药过猛,将一个富商治死了,被富商之子活活打死。故此,他家再也没人愿意当医者了。那部医书,被束之高阁。敖宗慎闲来无事时,翻过医书,偏偏记得治疗腹部风诞的偏方,这真是无巧不成书!

敖宗慎便和那人谈条件,他告诉那人偏方,在治病期间,那人管他吃喝。之所以条件这么低,是因为敖宗慎考虑到那人睡在桥洞里,也是一个落魄之人,敲不出多少油水。

那人闻言大喜,当即同意了这个条件,并许诺,每顿有酒有烧鸡。敖宗慎好不高兴,他已经三月不知肉味酒味了,当即将偏方告诉了那人。那人默记在心,并且告诉敖宗慎,他姓龟,名叫添寿。

第二天早上,龟添寿出去了一趟,一个时辰后回来了,带回一口锅和一捆干柴,还有许多新鲜的草药,以及一坛酒和一只烧鸡。敖宗慎大喜过望,来了一个饿虎扑食,抢过烧鸡就啃起来。吃完半只烧鸡,他才打开酒坛,慢慢地品起酒来。

龟添寿燃起柴火,架上锅,开始熬药。煎成药汤后,他喝了下去。自此后,他早晚都要煎药,喝下药汤。当然了,他也兑现诺言,每天带回一坛酒一只烧鸡,供敖宗慎享受。

过了两天,龟添寿开始呕吐,只要喝下药不到半个时辰,他便会呕吐出许多腥臭的东西。敖宗慎告诉他,这是正常的反应,表示药在起作用了,让他坚持吃药,两个月后,便见分晓。

就这样,龟添寿一直吃了两个月的药。刚开始,呕吐的东西是黑色的,人也越来越消瘦。一个多月后,呕吐的东西呈现红色,偶尔夹带着血丝,他的体重开始增加,气色也越来越好。两个月后,龟添寿只觉得浑身轻松,竟然病愈了。

龟添寿大喜,扬言要报恩,帮敖宗慎翻身,询问他需要多少银子才能过上安稳的日子?敖宗慎掐指算了算,修缮房屋,购置田产,还有丫环奴仆,要想过上中等水平的生活,少说也要五千两银子。龟添寿说:“行,我送五百两黄金,足够你过上富裕的生活了。不过,我手头上没有,待我修书一封,你拿着书信到我家去取?!?/p>

说完,龟添寿修书一封,交给敖宗慎,并说了他家地址。敖宗慎接过书信,半信半疑地问道:“在下有一事不明,你家如此富裕,为何你要住在桥洞里?”龟添寿哈哈大笑着说:“我一生追求大道,故此浪迹天涯。对于我来说,天大地大,处处都是家。我因犯了旧疾,故此在桥洞里暂且安身。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再遇,你要多多保重?!彼蛋?,拱拱手,飘然而去。

敖宗慎走了五六天,终于找到了地址,来到了一条大河边,依言敲了敲一棵大柳树。不一会,大柳树上出现一座小门,里面响起询问声。敖宗慎便说了来意。不一会,小门打开,一名老仆拿过书信,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老仆出来了,说道:“大王已经按照世子的意思,送了五百两黄金,就在身后的马车上?!卑阶谏饕换赝?,果然身后停着一辆马车,他再回过头来,大柳树上的小门,已经消失不见。

敖宗慎查看车厢,果然装着十个金元宝,大约五十两一个。他欣喜若狂,驾着马车往家里赶去。

走了不久,敖宗慎心想,龟添寿肯定是妖怪,他家这么多金子,必定是兴妖作怪得来的。于是,他头脑一热,驾着马车赶到官府,讲了所见所闻。

府尹听说河里住着妖怪,便下令剿除。十几个精通水性的士卒,拿着刀矛,潜入河里。他们在大柳树的根须下面,发现了一个庞大的洞穴,捉住了上百只乌龟,其中一只最大的,比磨盘还要大一倍。在洞穴的最深处,堆满了金银珠宝,总数目高达数十万。

府尹下令将所有的乌龟杀了,赏给士卒们吃肉。那些金银珠宝,拉进官库里充公。至于敖宗慎的十个金元宝,府尹认为属于赃物,也没收了。在敖宗慎的苦苦哀求下,府尹给了他二十两银子的路费,让他回家。

敖宗慎只得灰头土脸地回家,走了两天,半路上忽然遇见龟添寿。他拦住敖宗慎,红着眼睛说道:“你真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我好心帮你一把,你却害我全家。你管我们是妖还是仙?又没有祸害人类,凭什么告密?”说罢,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在敖宗慎的脸上,扭身走了。

敖宗慎满面羞惭,不敢吱声。他抹去脸上的唾沫,匆匆赶路。第二天,唾沫的地方开始溃烂,奇痒无比,吃药无效。过了几天,整个脸都溃烂了,奇丑无比?;氐郊依锖?,除了五官,他的脸上没有一块好肉,全部结成伤疤,就像烧过一样。

人们得知他的恶行,纷纷看不起他,称他为“无脸人”。后来,敖宗慎无以为生,只得四处乞讨。不到两年,便病死在街头。

本故事采用了荒诞的笔法,在于借事喻理,劝喻世人,与封建迷信无关。

热门阅读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