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橋洞里的五百兩金元寶

    2021-07-28 15:32:47 22

    唐文宗時期,有一個名叫敖宗慎的書生,父母雙亡,尚未婚配。他多次科舉不第,迫于生計,只得投靠千里之外的冷姓文友。冷姓文友是他的同窗好友,科舉之路順暢,三年前考上了進士,如今在千里之外的某地當縣令。

    冷縣令曾經來過書信,聲言敖宗慎如果過不下去了,可以去投靠他,在他身邊當個幕僚,或者推薦他去別的官衙里做事,好歹能有個安身之所,立命之地。如今,敖宗慎實在混不下去了,想起冷縣令的囑咐,便借了一筆路費,啟程往北方而去。

    一路上餐風露宿,好不容易到了縣衙,一打聽,早在三個月前,冷縣令被押送京城去了。原來,冷縣令貪贓枉法,被當地老百姓告了御狀,唐文宗震怒之下,派人將冷縣令押送京城,他要親自審問。目前,冷縣令是死是活,無從知曉。

    聽聞消息,敖宗慎無異于一下子掉落冰窟里,欲哭無淚。如今希望破滅,他又身無分文,無法回家,只得流落街頭,靠給人抄寫度日,活得像一個叫花子。

    這一天晚上,寒風起,敖宗慎衣衫單薄,擋不住寒冷,便找到橋洞,打算在此避風。坐進橋洞里,這才發現,橋洞里早有一人,背靠洞壁,在不住地呻吟。

    呻吟聲吵得敖宗慎睡不著,索性坐起來,和那人攀談起來,詢問他得了什么???那人斷斷續續地講,他得了風誕之病,醫治多年,沒有效果,每逢秋冬之際,寒氣入侵,便會發作。一旦發作起來,疼痛難忍。

    敖宗慎便問風誕生在何處?那人指指腹部,意思是風誕長在肚子里。敖宗慎心中一喜,因為他知道一個治療風誕的偏方,是從祖傳的一部醫書上看到的。他的五世祖曾經是個名醫,因為出了醫療事故,用藥過猛,將一個富商治死了,被富商之子活活打死。故此,他家再也沒人愿意當醫者了。那部醫書,被束之高閣。敖宗慎閑來無事時,翻過醫書,偏偏記得治療腹部風誕的偏方,這真是無巧不成書!

    敖宗慎便和那人談條件,他告訴那人偏方,在治病期間,那人管他吃喝。之所以條件這么低,是因為敖宗慎考慮到那人睡在橋洞里,也是一個落魄之人,敲不出多少油水。

    那人聞言大喜,當即同意了這個條件,并許諾,每頓有酒有燒雞。敖宗慎好不高興,他已經三月不知肉味酒味了,當即將偏方告訴了那人。那人默記在心,并且告訴敖宗慎,他姓龜,名叫添壽。

    第二天早上,龜添壽出去了一趟,一個時辰后回來了,帶回一口鍋和一捆干柴,還有許多新鮮的草藥,以及一壇酒和一只燒雞。敖宗慎大喜過望,來了一個餓虎撲食,搶過燒雞就啃起來。吃完半只燒雞,他才打開酒壇,慢慢地品起酒來。

    龜添壽燃起柴火,架上鍋,開始熬藥。煎成藥湯后,他喝了下去。自此后,他早晚都要煎藥,喝下藥湯。當然了,他也兌現諾言,每天帶回一壇酒一只燒雞,供敖宗慎享受。

    過了兩天,龜添壽開始嘔吐,只要喝下藥不到半個時辰,他便會嘔吐出許多腥臭的東西。敖宗慎告訴他,這是正常的反應,表示藥在起作用了,讓他堅持吃藥,兩個月后,便見分曉。

    就這樣,龜添壽一直吃了兩個月的藥。剛開始,嘔吐的東西是黑色的,人也越來越消瘦。一個多月后,嘔吐的東西呈現紅色,偶爾夾帶著血絲,他的體重開始增加,氣色也越來越好。兩個月后,龜添壽只覺得渾身輕松,竟然病愈了。

    龜添壽大喜,揚言要報恩,幫敖宗慎翻身,詢問他需要多少銀子才能過上安穩的日子?敖宗慎掐指算了算,修繕房屋,購置田產,還有丫環奴仆,要想過上中等水平的生活,少說也要五千兩銀子。龜添壽說:“行,我送五百兩黃金,足夠你過上富裕的生活了。不過,我手頭上沒有,待我修書一封,你拿著書信到我家去取?!?/p>

    說完,龜添壽修書一封,交給敖宗慎,并說了他家地址。敖宗慎接過書信,半信半疑地問道:“在下有一事不明,你家如此富裕,為何你要住在橋洞里?”龜添壽哈哈大笑著說:“我一生追求大道,故此浪跡天涯。對于我來說,天大地大,處處都是家。我因犯了舊疾,故此在橋洞里暫且安身。今日一別,也不知何時再遇,你要多多保重?!闭f罷,拱拱手,飄然而去。

    敖宗慎走了五六天,終于找到了地址,來到了一條大河邊,依言敲了敲一棵大柳樹。不一會,大柳樹上出現一座小門,里面響起詢問聲。敖宗慎便說了來意。不一會,小門打開,一名老仆拿過書信,走了進去。

    過了一會,老仆出來了,說道:“大王已經按照世子的意思,送了五百兩黃金,就在身后的馬車上?!卑阶谏饕换仡^,果然身后停著一輛馬車,他再回過頭來,大柳樹上的小門,已經消失不見。

    敖宗慎查看車廂,果然裝著十個金元寶,大約五十兩一個。他欣喜若狂,駕著馬車往家里趕去。

    走了不久,敖宗慎心想,龜添壽肯定是妖怪,他家這么多金子,必定是興妖作怪得來的。于是,他頭腦一熱,駕著馬車趕到官府,講了所見所聞。

    府尹聽說河里住著妖怪,便下令剿除。十幾個精通水性的士卒,拿著刀矛,潛入河里。他們在大柳樹的根須下面,發現了一個龐大的洞穴,捉住了上百只烏龜,其中一只最大的,比磨盤還要大一倍。在洞穴的最深處,堆滿了金銀珠寶,總數目高達數十萬。

    府尹下令將所有的烏龜殺了,賞給士卒們吃肉。那些金銀珠寶,拉進官庫里充公。至于敖宗慎的十個金元寶,府尹認為屬于贓物,也沒收了。在敖宗慎的苦苦哀求下,府尹給了他二十兩銀子的路費,讓他回家。

    敖宗慎只得灰頭土臉地回家,走了兩天,半路上忽然遇見龜添壽。他攔住敖宗慎,紅著眼睛說道:“你真是一個忘恩負義之人,我好心幫你一把,你卻害我全家。你管我們是妖還是仙?又沒有禍害人類,憑什么告密?”說罷,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在敖宗慎的臉上,扭身走了。

    敖宗慎滿面羞慚,不敢吱聲。他抹去臉上的唾沫,匆匆趕路。第二天,唾沫的地方開始潰爛,奇癢無比,吃藥無效。過了幾天,整個臉都潰爛了,奇丑無比?;氐郊依锖?,除了五官,他的臉上沒有一塊好肉,全部結成傷疤,就像燒過一樣。

    人們得知他的惡行,紛紛看不起他,稱他為“無臉人”。后來,敖宗慎無以為生,只得四處乞討。不到兩年,便病死在街頭。

    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標簽:善惡因果報恩

    熱門閱讀
    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