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賭地挖銀:眾人不知院子地下有金疙瘩,落魄商人得老叫花點化變財主

    2021-07-28 15:54:20 30

    宋末元初,洛陽城剛從戰亂中恢復太平,到處都是荒地。山東有一個叫洪大發的人,覺得洛陽城百廢待興,若去做點小買賣,也許能更好地養活自己。于是洪大發變賣家產,揣上碎銀,來到了洛陽地界。

    本以為洛陽官府會給新遷入的百姓分地蓋房,誰知地塊早被幾個地頭蛇瓜分完了。想要的,只認銀子不認人。洪大發后悔了,可盤纏又不夠,回去也是絕路。洪大發不得已,只能留下來,到處尋摸地。最后,在城東文廟附近,洪大發看中了一塊臨街的地。

    把持地塊的人叫“江斜眼”,他坐在文廟前,手下人幫他收銀子、立文書。

    洪大發上前詢價,江斜眼上下打量著他,說:“好眼力,老話講‘東富西貴,以前富人大多住在這城東,賭地后,發財機會大得很!”

    洪大發一愣,問:“賭啥?”

    江斜眼“哼”了一聲:“看來你什么都不懂!”

    坐在桌前寫文書的先生抬起頭,說:“如今就是這么個賣法……”

    原來,先前住在這兒的,大多是富戶,戰亂中來不及帶走的金銀財寶,很多都埋在地底下。多數人死在外頭,再也沒回來?,F在,要把這些沒主兒的地賣出去,地底下的銀子不能白白送給買家,才有了賭地的辦法。賭地錢,又稱為“?地錢”。如?出黃金萬兩,全歸買家所有;如一文錢也?不出來,買地人只能自認倒霉。

    江斜眼接著說:“懂了沒?東西南北各四丈算作一塊地,攏共六十兩。銀子不夠可以問我借?!?/p>

    洪大發咋舌道:“賭地價實在荒唐!我平生最恨那些賭徒,自己更是從沒賭過。容我再想兩天?!?/p>

    洪大發臨時住在一個破敗的小屋里,晚上,文書先生敲門進來了,勸道:“看上了就趕緊出手,不然好地方都讓別人占去了。你也看到了,那些插了紅旗、圍上紅繩的地塊就是有主了。臨街的地還剩多少?我看你有誠意,特地跟你來說,別人我才懶得管呢……”

    一番話說得洪大發有些猶豫,他緩緩地說:“我再想想?!?/p>

    文書先生走后,洪大發正要休息,又有人敲門,開門一看,卻是一個白發蒼蒼的叫花子。

    叫花子嗓子有些嘶?。骸敖o點兒吃的吧!”

    自個兒不也快淪落成叫花子了嗎?洪大發同病相憐,請叫花子進屋坐下,拿出干糧給他吃。

    叫花子吃了一塊,問:“你是不是明天準備賭地?”

    洪大發嘆口氣:“我真不愿賭,可不賭就沒地方住,不賭不行了?!?/p>

    叫花子“嘿嘿”笑了,說:“我剛才一路跟著你,來到了你的住處。我想告訴你,你看中的那塊地萬萬不可買,買就中了圈套。我會些望氣之術,有一塊地,如果你買了,定能獲得意外之財?!?/p>

    洪大發好奇地問:“敢問是哪塊地?”

    叫花子說:“文廟后頭胡同,向北五百步,右手邊有個獨門小院,現在就剩個門垛子了。小院里有股升騰的寶氣,財富不會少?!?/p>

    洪大發疑竇叢生:“既然能發財,你自己為何不買?”

    叫花子說道:“我沒東西可當,也借不到錢,所以只能指點別人。當然,我有條件,你若?出財富,得分我三成。我一直在等一個正直可靠、有財運的人出現,我看,你就是那個人了!”

    叫花子辭別后,洪大發輾轉反側,琢磨叫花子的話,天快亮時,他拿定了主意。

    洪大發去了文廟,江斜眼已經開張,文書先生遠遠地問:“兄弟,定了嗎?”

    洪大發說:“定了,我想賭文廟后頭胡同里的地?!?/p>

    江斜眼冷笑道:“你腦袋被驢踢了?不過蘿卜白菜各有所愛,咱不勉強……先生,帶他看地!”

    文書先生帶著洪大發往胡同里走,洪大發仔細數著腳步,到了五百步,往右一看,果然有一個孤零零的門垛子。這樣的小院落,在前朝興盛時,住得最多就是個普通富戶。

    洪大發指著門垛子說:“就這兒?!蔽臅壬f:“你可想好了,這里跟臨街一樣價錢,寫了地契文書,就不能反悔!”

    洪大發豁出去了:“不反悔?!?/p>

    文書先生讓人丈量了院子,大小得方四丈,四角插下紅旗、拉上紅繩?;氐轿膹R前,洪大發先簽借銀契,文書先生說:“借銀五十兩,半月期限,利息若干。如到期還不了,自愿在江家充當下人……”

    洪大發咬牙畫押,接著把銀子一并送到文書先生手里。

    江斜眼站了起來,“哈哈”大笑,說道:“現在可以?地了,隨我來!”

    圍觀這筆買賣的路人都很興奮,跟著來到那個小院。江斜眼一聲令下,手下人忙活起來,按規矩,?地四尺。

    小半天過去,一無所獲。?地的都懈怠了,圍觀的也議論紛紛,江斜眼、文書先生面露得意之色。

    洪大發臉上汗流了下來,抬眼看到那叫花子也在人群中看,心里不禁埋怨起來:你不是會望氣嗎?信了你,把我害苦嘍……

    最后只剩東南旱廁一角地,一些人已搖頭離開,江斜眼問:“還?嗎?我看算了,以后跟著我,做下人賣力氣,也有你一口飯吃?!?/p>

    洪大發正想放棄,卻見叫花子沖他拼命使眼色。洪大發抹了抹額頭,遲疑道:“再?一會兒?!?/p>

    江斜眼對手下人努努嘴,那些人又忙活起來。沒多久,只聽“當”的一聲,旱廁旁露出半片甕壁,眾人頓時眼前一亮。待把整個甕挖出來看,竟有一尺多高,打開封口,里面白晃晃的一片,全是上好的雪花銀。

    眾人歡呼起來,洪大發喜不自勝,江斜眼和文書先生面面相覷,啞口無言。

    有人幫忙清點稱重,滿甕銀兩共計五百兩。江斜眼沉著臉宣布:“銀子歸洪大發所有。賭地就會發財,發財就要賭地,我東城荒地還多,大家伙來這里發財……”

    洪大發顫抖著手,稱出五十兩銀子還給江斜眼,收回了借銀契。等人群散去,他拉過叫花子,稱了三成銀子,恭敬地送給了他。

    叫花子收下銀子,走了。

    不久,洛陽城流言四起:說江斜眼等人占地、賭地,那些地都被挖開過,他們早把銀子洗劫一空。

    這么一來,城里的地賣不出去了。一個月后,當地官府將江斜眼等一干賭地的人全部捉拿,鎖進大牢,官府把地低價賣給了大家。

    這天,洪大發從胡同里出來,一個身著華服的老頭突然攔住了他,問道:“近來過得可好?”

    洪大發想起來了:老頭不就是那個叫花子嗎?他連忙說:“恩人!若不是你望氣的本事,我哪能憑空得一筆銀子?”

    老頭拉著洪大發在街邊茶館坐下,笑道:“望氣,不過是騙你罷了。其實我也得叫你恩人,咱們是相互成全,還為洛陽老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

    老頭原名陳大寅,本是洛陽城里大財主。戰亂起來,陳大寅一家外出逃命,來不及帶走所有銀兩。他在洛陽有房產多處,有臨街大院,也有胡同小院。陳大寅聰明,把銀子大頭埋在幾個胡同小院里,零碎銀子埋在大院里,以防日后宅子被人占住,銀子拿不回來。

    陳大寅一家外出逃難十幾年,家人在顛沛流離中全死了。他孑然一身回到洛陽,發現自家的地全被江斜眼占了,偷偷去挖,院落里卻晝夜都有人把守。陳大寅想借錢賭地,江斜眼卻不同意,說他是老廢物,到時候挖不出銀子,當了下人也干不了活兒。陳大寅覺得奇怪,他江斜眼怎么肯定自己挖不出銀子呢?一番觀察才發現,江斜眼早已將臨街的地悄悄翻了一遍,將寶物全拿走,再將地面恢復原狀。不懂行的看不出來,很多賭地的人都失敗了,沒錢還債,都成了江斜眼的下人。胡同里的小院,江斜眼沒工夫去翻,銀子還沒被發現。

    陳大寅氣得夠嗆,他想了想,自己買不成地,就開始注意買地的人,希望有人能幫自己。他暗中觀察洪大發,見他善良真誠,“賭”他能幫自己。陳大寅裝作會望氣,讓洪大發信了自己,買到那個小院,順利挖出了埋藏的銀子。等拿到銀子,陳大寅立馬拿這些銀子又買了一處藏銀較多的自家小院。

    為了扼殺賭地的風氣,陳大寅四處揭露賭地黑幕,又去舉報江斜眼。官府派人在臨街地面一查,舉報的果然句句屬實。官府便把江斜眼他們全都投進了大牢,從此絕了賭地之風……

    洪大發聽完,非常敬佩陳大寅,連說:“你不但是我的恩人,還是洛陽城百姓的恩人。既然這些銀子都是你的,我得退給你!”

    陳大寅拉住洪大發,笑道:“都是小錢,不必還。沒你幫我,我也辦不成這件大事,沒準還會餓死街頭。你若有心幫我,就跟我做磚石木材生意吧,現在整個洛陽都在大興土木,必能大賺特賺,你幫我,我放心?!?/p>

    洪大發一口答應下來,從此跟了陳大寅做生意。他厚道誠信,童叟無欺,沒兩年時間,便成了洛陽城數一數二的大財主。

    標簽:善惡貪婪

    熱門閱讀
    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