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白狐仙智取天书

2021-07-29 17:12:20 11

魏城是范州官宦子弟,祖上曾经也飞黄腾达过,留下了一栋大宅和上百亩的地产,传到了他这一代的时候虽然有些落魄,只有一个虚名,日子倒也过得去。

平日里魏城喜好打猎,隔三岔五就跟几个朋友一起牵狗架鹰到山中游玩。

这一天,魏城又约好了几个朋友,准备到距离范州城外三十余里的洞冥山狩猎。

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洞冥山中也曾经有过道人修仙,听说也有白日飞升的,不过都是范州百姓口传出来的,并没有什么人见过。

洞冥山的仙人大家没见过,里面的野兽倒是不少,非常受魏城这样的富家子弟欢迎,一天下来怎么的也能够有所收获,不至于失了脸面。

魏城一大早就到了城门口等待,谁知道朋友那边儿突然出了点儿急事儿,不能一起去洞冥山了,让他先行一步。

魏城一听只好自己带着狩猎的物资先行出发,跟朋友说到了洞冥山之后等他们一起上山?! ?/p>

洞冥山这一带魏城也是经常来了,各种路径比较熟悉,他到了山脚下之后,将带来的东西暂时放到了一户相熟的人家中,然后牵着自己的猎犬,背着一张长弓就在附近溜达,心想着如果能够遇到一两只野雉或者山兔,正好可以当作下酒菜了。

走着,走着,突然他的猎犬开始低声地呜咽起来,然后冲着不远处的山岭树丛开始吠叫起来。

魏城立即顺着猎犬狂吠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一只肥大的山兔正蹲在一株老树下面,惊恐地望着猎犬。

“上!”魏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立即松开了猎犬脖子上的绳索。

猎犬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了山兔,山兔见状立即转身逃窜,这一犬一兔立即在山岭上追逐起来。

魏城赶紧提着长弓紧跟上去,沿着山间依稀的小路追了上去,就这样一直追出足足有两三里远,猎犬在一座山谷前停住了脚步,不停的在那里打着转转,似乎丢失了山兔的踪影。

魏城有些奇怪,他这条猎犬可是训练了好长时间,别说一只山兔了,就是天上飞的野雉也能够追得上,今天这是怎么了?

就在魏城纳闷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刚才追击的那只山兔就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中,正在那里东张西望,他有些不满地踹了一脚猎犬。

“你是干什么吃的,白养你了,那兔子就在眼前怎么就找不到呢!”魏城吼了一句。

猎犬被魏城这一脚踹得有些委屈,在那里不停得呜咽,就是不肯到山谷中追那只山兔。

魏城此时也顾不得太多了,立即张弓搭箭瞄准了不远处的山兔。

正准备射箭的时候,山兔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身立即窜进了山谷之中,魏城立即准备上前追击。

那猎犬在一旁不停得转圈,似乎不让魏城上前。

魏城见山兔要逃走,气得又踹了一脚猎犬,径直追了上去。

在山谷中追击了大概不到一里多路,魏城看到那只野兔钻进了一个不小的洞穴之中,就消失不见了。

魏城见状就立即到了洞穴跟前,仔细一看这不是什么洞穴,而是一座古墓的入口。

这座古墓看样子已经有几百年了,破败得不成样子,一缕阳光穿过野兔钻进的洞口照在里面,能够清晰地看到古墓内部的情况。

古墓里有现成的桌椅床榻,布置得就像是一个洞府一样。

魏城听说过这洞冥山中有道人在里面修炼,难道他们就住在这种废弃的古墓之中吗?

怀着一种好奇,魏城再次向里面望去,赫然看到在古墓的深处放着一具巨大的棺木,上面绘制着精美的花纹,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金碧辉煌。

然而,这一切相对于魏城之后所见到的根本不值得一提。

只见一只白色的狐狸正倚靠在棺木旁,手中拿着一本古籍正对着阳光,在那里认真地读书,那个模样极像是寒窗苦读的学子一样。

这个情形立即让魏城目瞪口呆,光是白狐就已经让他兴奋不已了,再加上这白狐居然还会读书,他顿时想到这只狐狸肯定有什么奥妙,就将长弓拿在手中,朝着古墓中的狐狸就射了一箭。

很可惜这一箭落在了棺木上,并没有射中狐狸。

狐狸受惊之后,立即仓皇逃窜,还回头看了魏城一眼,眼睛中尽是惊恐。

魏城见狐狸逃走了,刚准备离开,突然看到狐狸逃走的时候,竟然将手中的古籍扔在了一旁。

魏城考虑了半天,最后好奇心还是战胜了一切,他小心地进入古墓之中,将狐狸丢下的古籍拿到了手。

回到山谷中之后,魏城翻开古籍,却发现里面都是一些奇怪的蝌蚪文,一个字也看不懂,他觉得这东西应该有些年头,说不定能够值一些银子,便将古籍带了回去。

魏城拿着古籍也顾不得去打猎了,径直从洞冥山回到了范州城,他甚至连家门都没来及的进,就找了城内的几家古董店,让他们给看一下这古籍的价值。

谁知这些古董店的老板伙计都说这就是一本老书,值不了几个钱,至于上面的那些蝌蚪文,应该是某些人恶作剧的画出来的,根本不是什么文字。

魏城很是有些恼火,兔子没捉到,狐狸也没打着,最后捡到这么一本破书,还不值什么银子,可真是亏大了,他回到家里顺手将古籍扔到了茅房之中,用来当作手纸吧!

这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到有仆人前来报告,说是外面有一个白先生前来拜访。

魏城有些纳闷,自己并不认识什么白先生啊,不过看对方的礼帖,带来的东西还不少,看来也不是寻常人家,便让仆人把客人带来。

白先生是个俊秀的年青人,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见到魏城之后也是非常的有礼数。

宾主寒暄过后,魏城立即问道:“白先生家居何处,以前没怎么见过???”

白先生立即讲道:“我家住在洞冥山下,一直在家中读书,并未结交太多的朋友!”

魏城一听,心里就立即有了一番的嘀咕,他可没听说过洞冥山有什么豪门或者书香门第,那里都是一些山野莽夫,这个白先生似乎来路不详??!

“白先生此次前来寒舍,不知道有何贵干呢?”魏城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即问道。

“魏先生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意外收获呢?”白先生依旧是一副含笑的模样。

“意外收获?”魏城摇摇头,“我刚刚狩猎回来,别说意外收获了,就是正经收获都没有!”

“实话说吧!”白先生讲道,“我就是洞冥山古墓中的狐仙,你是不是捡到一本古籍?”

魏城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果然是这样,他就猜到这个白先生来路恐怕跟那只狐狸有关。

魏城见白狐仙这么说,自然也不会隐瞒,“我的确捡到了一本书!”

“魏先生,只要你把书还给我,咱们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我还给你一百两银子,如何?”

一百两银子也不是个小数目了,对于魏城而言,也至少够他一年的开销了。

魏城眼珠子一转,心想这个白先生自称是狐仙,他既然能出一百两银子,那么更多的银子恐怕也不在话下。

他立即讲道:“不行,这书是我捡到的,那就是我的,你要想从我这里买书的话,没有一千两银子不用商量!”

白狐仙一听,面露难色,他犹豫了一下讲道:“我考虑一下,这本书您千万不能泄露出去!”

魏城立即答应下来,等白狐仙离开之后就赶紧从茅房中把古籍拿了回来,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过了两天,白狐仙又来到了魏城的家中,随身带来了一千两银子,整齐地摆放在魏城的面前。

看着面前这白花花的银子,魏城欣喜若狂。

“魏先生,您可以把书给了吗?”白狐仙看着魏城问道。

“那你先告诉我这本书到底是什么来头!”魏城立即问道。

白狐仙犹豫了半天,最后讲道:“这本书是我从仙人洞府中请来的,叫做《圣衍天经》,是专门为我们兽类撰写的天书,其实你们拿到也看不懂!”

魏城对于这一点还是比较认可的,这几天他临摹了不少书中的文字给人看,那些蝌蚪文的确没有人能够看得懂,没想到居然是一本天书。

听到这里,魏城有些后悔自己要的一千两银子少了,如果知道是天书的话,那就要一千两金子了。

一道笑容立即浮现在脸上了,他笑着对白狐仙讲道:“狐仙,既然这是天书,那么以前的价格恐怕就不够了,我要一千两金子,你要是能给我的话,我就考虑这本书是否给你!”

白狐仙一听,一股怒气立即涌上心头,不过他还是压住心头的火气,毕竟天书在人家的手中,他又不能动手抢夺,否则就会坏了道果。

最后白狐仙只得委曲求全:“好吧,一千两金子,我回去想想办法!”

又过了几天,白狐仙再次来到了魏城的家中,这次他带来了一千两金子。

看着眼前黄澄澄的金子,魏城心里好像乐开了花一样,没想到这么多大的金子转眼间就到手了。

“魏先生,这是一千两金子,总可以把天书给我吧?”白狐仙问道。

魏城则是嘿嘿一笑:“你想看天书没有问题,但是只能在我这里看,不能带走!”

白狐仙一听顿时就急了,他指着魏城大声地说他食言自肥,自己拿来了金子居然不给自己天书。

魏城似乎扼住白狐仙不敢跟自己动手的命门,一口咬定只要白狐仙给自己更多的金银财宝、绫罗绸缎,才会让他看到天书。

白狐仙无奈之下只得商求魏城再给自己几天的时间。

魏城见白狐仙服软了,自然心中得意,他告诉白狐仙:“限你在三天内给我送来十万两金银,如果到时候没有见到的话,我就毁掉那本天书!”

“别别别!您千万别这么做,我这就去给您弄来!”白狐仙急忙哀求。

看着白狐仙离去的身影,魏城得意地笑着。

有了这么多的金银,魏城立即开始花天酒地的奢侈起来了,每天都在酒席宴会中度过,丝毫不在乎金银的花费,一副暴发户的嘴脸。

白狐仙也知道魏城要利用天书控制他为其效劳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三天之后,白狐仙再次来到了魏城的家中,这一次带来了几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各种的金银珠宝、翡翠玉石,各种的珍奇物件琳琅满目,珠光宝气照亮了整个屋子。

白狐仙告诉魏城,等过几日还有一批珍宝会送来,这次可以把天书给他了吧?

魏城自然大喜过望,满口答应下来,只是白狐仙看魏城眼神中的贪婪,他知道这是一头喂不饱的白眼狼。

魏城获得了这批珠宝之后,就从中拿出了几件珍宝,给自己的朋友们显摆,说是自己祖屋里发现的。

大家知道魏城的祖上发达过,就都纷纷地恭维他,祝愿他获得祖产,又可以风光潇洒了。

其中一个朋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因为魏城拿过来的一件珍宝他似曾相识过,就有些疑惑地回到了家中。

此时他突然想起来,这些珍宝曾经在郡守的府库中见过。

果然,几天后,有消息传来,说是郡守府库被盗,大量上贡的珍宝被偷走了。

魏城很快就被抓了起来,不仅搜出了大量的金银,还有那些价值不菲的珍宝,仔细查看竟然都是府库中的所藏。

魏城被关进大牢之后,并没有太多的惊慌,他知道白狐仙为了天书,一定会来救自己的。

果然,他被关进大牢的当天,就有狱卒前来询问,说是有一个白先生让自己照顾他,询问家中是否还有贵重物品可以救命。

魏城知道这是白狐仙设下的计策,想用天书来换他的自由。

魏城立即对狱卒讲:“你告诉白先生,要是不把我救出大牢,他就永远见不到那本古籍!”

狱卒很快就告诉魏城:“那位白先生说了,只有见到书之后才会为你办事儿!”

看来这次白狐仙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魏城在大牢中苦思冥想之后,对狱卒讲道:“狱卒大哥,我有一本古籍,是那个白先生梦寐以求的东西,您拿给白先生看一下,千万别给他,等到他把我就出来之后,我定然有重金相送!”

狱卒一听自然是高兴不已,满口答应下来,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好的。

几天之后,狱卒再次来到了大牢之中,将那本《圣衍天经》给魏城看。

“魏公子,是这本古籍吗?”

魏城仔细看了一下,的确是自己当初在古墓中捡到的那本,然后点点头。

“没错,就是它!您帮我拿着给白先生看一眼,他就会把我救出去的,到时候我会给你许多的金银,再也不用做这个狱卒了!”

狱卒哈哈一笑,然后摇身一变,化作了那个白狐仙:“魏城,你来看看我是谁?”

魏城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白狐仙。

白狐仙手拿着天书对魏城讲道:“你但凡心存一丝善念,都不至于如此,现在你贪得无厌,罪有应得!”

魏城听闻之后,立即瘫倒在那里,苦苦的哀求白狐仙救自己一命。

几个月后,魏城被斩首示众,围观的百姓只看到一道白影一掠而过,冲着洞冥山而去。

热门阅读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