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白狐仙智取天書

    2021-07-29 17:12:20 30

    魏城是范州官宦子弟,祖上曾經也飛黃騰達過,留下了一棟大宅和上百畝的地產,傳到了他這一代的時候雖然有些落魄,只有一個虛名,日子倒也過得去。

    平日里魏城喜好打獵,隔三岔五就跟幾個朋友一起牽狗架鷹到山中游玩。

    這一天,魏城又約好了幾個朋友,準備到距離范州城外三十余里的洞冥山狩獵。

    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則靈,這洞冥山中也曾經有過道人修仙,聽說也有白日飛升的,不過都是范州百姓口傳出來的,并沒有什么人見過。

    洞冥山的仙人大家沒見過,里面的野獸倒是不少,非常受魏城這樣的富家子弟歡迎,一天下來怎么的也能夠有所收獲,不至于失了臉面。

    魏城一大早就到了城門口等待,誰知道朋友那邊兒突然出了點兒急事兒,不能一起去洞冥山了,讓他先行一步。

    魏城一聽只好自己帶著狩獵的物資先行出發,跟朋友說到了洞冥山之后等他們一起上山?! ?/p>

    洞冥山這一帶魏城也是經常來了,各種路徑比較熟悉,他到了山腳下之后,將帶來的東西暫時放到了一戶相熟的人家中,然后牽著自己的獵犬,背著一張長弓就在附近溜達,心想著如果能夠遇到一兩只野雉或者山兔,正好可以當作下酒菜了。

    走著,走著,突然他的獵犬開始低聲地嗚咽起來,然后沖著不遠處的山嶺樹叢開始吠叫起來。

    魏城立即順著獵犬狂吠的方向望過去,只見一只肥大的山兔正蹲在一株老樹下面,驚恐地望著獵犬。

    “上!”魏城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立即松開了獵犬脖子上的繩索。

    獵犬猶如離弦之箭一般沖向了山兔,山兔見狀立即轉身逃竄,這一犬一兔立即在山嶺上追逐起來。

    魏城趕緊提著長弓緊跟上去,沿著山間依稀的小路追了上去,就這樣一直追出足足有兩三里遠,獵犬在一座山谷前停住了腳步,不停的在那里打著轉轉,似乎丟失了山兔的蹤影。

    魏城有些奇怪,他這條獵犬可是訓練了好長時間,別說一只山兔了,就是天上飛的野雉也能夠追得上,今天這是怎么了?

    就在魏城納悶的時候,他突然看到剛才追擊的那只山兔就在不遠處的灌木叢中,正在那里東張西望,他有些不滿地踹了一腳獵犬。

    “你是干什么吃的,白養你了,那兔子就在眼前怎么就找不到呢!”魏城吼了一句。

    獵犬被魏城這一腳踹得有些委屈,在那里不停得嗚咽,就是不肯到山谷中追那只山兔。

    魏城此時也顧不得太多了,立即張弓搭箭瞄準了不遠處的山兔。

    正準備射箭的時候,山兔似乎察覺到了什么,轉身立即竄進了山谷之中,魏城立即準備上前追擊。

    那獵犬在一旁不停得轉圈,似乎不讓魏城上前。

    魏城見山兔要逃走,氣得又踹了一腳獵犬,徑直追了上去。

    在山谷中追擊了大概不到一里多路,魏城看到那只野兔鉆進了一個不小的洞穴之中,就消失不見了。

    魏城見狀就立即到了洞穴跟前,仔細一看這不是什么洞穴,而是一座古墓的入口。

    這座古墓看樣子已經有幾百年了,破敗得不成樣子,一縷陽光穿過野兔鉆進的洞口照在里面,能夠清晰地看到古墓內部的情況。

    古墓里有現成的桌椅床榻,布置得就像是一個洞府一樣。

    魏城聽說過這洞冥山中有道人在里面修煉,難道他們就住在這種廢棄的古墓之中嗎?

    懷著一種好奇,魏城再次向里面望去,赫然看到在古墓的深處放著一具巨大的棺木,上面繪制著精美的花紋,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金碧輝煌。

    然而,這一切相對于魏城之后所見到的根本不值得一提。

    只見一只白色的狐貍正倚靠在棺木旁,手中拿著一本古籍正對著陽光,在那里認真地讀書,那個模樣極像是寒窗苦讀的學子一樣。

    這個情形立即讓魏城目瞪口呆,光是白狐就已經讓他興奮不已了,再加上這白狐居然還會讀書,他頓時想到這只狐貍肯定有什么奧妙,就將長弓拿在手中,朝著古墓中的狐貍就射了一箭。

    很可惜這一箭落在了棺木上,并沒有射中狐貍。

    狐貍受驚之后,立即倉皇逃竄,還回頭看了魏城一眼,眼睛中盡是驚恐。

    魏城見狐貍逃走了,剛準備離開,突然看到狐貍逃走的時候,竟然將手中的古籍扔在了一旁。

    魏城考慮了半天,最后好奇心還是戰勝了一切,他小心地進入古墓之中,將狐貍丟下的古籍拿到了手。

    回到山谷中之后,魏城翻開古籍,卻發現里面都是一些奇怪的蝌蚪文,一個字也看不懂,他覺得這東西應該有些年頭,說不定能夠值一些銀子,便將古籍帶了回去。

    魏城拿著古籍也顧不得去打獵了,徑直從洞冥山回到了范州城,他甚至連家門都沒來及的進,就找了城內的幾家古董店,讓他們給看一下這古籍的價值。

    誰知這些古董店的老板伙計都說這就是一本老書,值不了幾個錢,至于上面的那些蝌蚪文,應該是某些人惡作劇的畫出來的,根本不是什么文字。

    魏城很是有些惱火,兔子沒捉到,狐貍也沒打著,最后撿到這么一本破書,還不值什么銀子,可真是虧大了,他回到家里順手將古籍扔到了茅房之中,用來當作手紙吧!

    這屁股還沒坐熱,就聽到有仆人前來報告,說是外面有一個白先生前來拜訪。

    魏城有些納悶,自己并不認識什么白先生啊,不過看對方的禮帖,帶來的東西還不少,看來也不是尋常人家,便讓仆人把客人帶來。

    白先生是個俊秀的年青人,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見到魏城之后也是非常的有禮數。

    賓主寒暄過后,魏城立即問道:“白先生家居何處,以前沒怎么見過???”

    白先生立即講道:“我家住在洞冥山下,一直在家中讀書,并未結交太多的朋友!”

    魏城一聽,心里就立即有了一番的嘀咕,他可沒聽說過洞冥山有什么豪門或者書香門第,那里都是一些山野莽夫,這個白先生似乎來路不詳??!

    “白先生此次前來寒舍,不知道有何貴干呢?”魏城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即問道。

    “魏先生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意外收獲呢?”白先生依舊是一副含笑的模樣。

    “意外收獲?”魏城搖搖頭,“我剛剛狩獵回來,別說意外收獲了,就是正經收獲都沒有!”

    “實話說吧!”白先生講道,“我就是洞冥山古墓中的狐仙,你是不是撿到一本古籍?”

    魏城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果然是這樣,他就猜到這個白先生來路恐怕跟那只狐貍有關。

    魏城見白狐仙這么說,自然也不會隱瞞,“我的確撿到了一本書!”

    “魏先生,只要你把書還給我,咱們之前的恩怨一筆勾銷,我還給你一百兩銀子,如何?”

    一百兩銀子也不是個小數目了,對于魏城而言,也至少夠他一年的開銷了。

    魏城眼珠子一轉,心想這個白先生自稱是狐仙,他既然能出一百兩銀子,那么更多的銀子恐怕也不在話下。

    他立即講道:“不行,這書是我撿到的,那就是我的,你要想從我這里買書的話,沒有一千兩銀子不用商量!”

    白狐仙一聽,面露難色,他猶豫了一下講道:“我考慮一下,這本書您千萬不能泄露出去!”

    魏城立即答應下來,等白狐仙離開之后就趕緊從茅房中把古籍拿了回來,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藏了起來。

    過了兩天,白狐仙又來到了魏城的家中,隨身帶來了一千兩銀子,整齊地擺放在魏城的面前。

    看著面前這白花花的銀子,魏城欣喜若狂。

    “魏先生,您可以把書給了嗎?”白狐仙看著魏城問道。

    “那你先告訴我這本書到底是什么來頭!”魏城立即問道。

    白狐仙猶豫了半天,最后講道:“這本書是我從仙人洞府中請來的,叫做《圣衍天經》,是專門為我們獸類撰寫的天書,其實你們拿到也看不懂!”

    魏城對于這一點還是比較認可的,這幾天他臨摹了不少書中的文字給人看,那些蝌蚪文的確沒有人能夠看得懂,沒想到居然是一本天書。

    聽到這里,魏城有些后悔自己要的一千兩銀子少了,如果知道是天書的話,那就要一千兩金子了。

    一道笑容立即浮現在臉上了,他笑著對白狐仙講道:“狐仙,既然這是天書,那么以前的價格恐怕就不夠了,我要一千兩金子,你要是能給我的話,我就考慮這本書是否給你!”

    白狐仙一聽,一股怒氣立即涌上心頭,不過他還是壓住心頭的火氣,畢竟天書在人家的手中,他又不能動手搶奪,否則就會壞了道果。

    最后白狐仙只得委曲求全:“好吧,一千兩金子,我回去想想辦法!”

    又過了幾天,白狐仙再次來到了魏城的家中,這次他帶來了一千兩金子。

    看著眼前黃澄澄的金子,魏城心里好像樂開了花一樣,沒想到這么多大的金子轉眼間就到手了。

    “魏先生,這是一千兩金子,總可以把天書給我吧?”白狐仙問道。

    魏城則是嘿嘿一笑:“你想看天書沒有問題,但是只能在我這里看,不能帶走!”

    白狐仙一聽頓時就急了,他指著魏城大聲地說他食言自肥,自己拿來了金子居然不給自己天書。

    魏城似乎扼住白狐仙不敢跟自己動手的命門,一口咬定只要白狐仙給自己更多的金銀財寶、綾羅綢緞,才會讓他看到天書。

    白狐仙無奈之下只得商求魏城再給自己幾天的時間。

    魏城見白狐仙服軟了,自然心中得意,他告訴白狐仙:“限你在三天內給我送來十萬兩金銀,如果到時候沒有見到的話,我就毀掉那本天書!”

    “別別別!您千萬別這么做,我這就去給您弄來!”白狐仙急忙哀求。

    看著白狐仙離去的身影,魏城得意地笑著。

    有了這么多的金銀,魏城立即開始花天酒地的奢侈起來了,每天都在酒席宴會中度過,絲毫不在乎金銀的花費,一副暴發戶的嘴臉。

    白狐仙也知道魏城要利用天書控制他為其效勞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了。

    三天之后,白狐仙再次來到了魏城的家中,這一次帶來了幾只大箱子,里面裝滿了各種的金銀珠寶、翡翠玉石,各種的珍奇物件琳瑯滿目,珠光寶氣照亮了整個屋子。

    白狐仙告訴魏城,等過幾日還有一批珍寶會送來,這次可以把天書給他了吧?

    魏城自然大喜過望,滿口答應下來,只是白狐仙看魏城眼神中的貪婪,他知道這是一頭喂不飽的白眼狼。

    魏城獲得了這批珠寶之后,就從中拿出了幾件珍寶,給自己的朋友們顯擺,說是自己祖屋里發現的。

    大家知道魏城的祖上發達過,就都紛紛地恭維他,祝愿他獲得祖產,又可以風光瀟灑了。

    其中一個朋友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因為魏城拿過來的一件珍寶他似曾相識過,就有些疑惑地回到了家中。

    此時他突然想起來,這些珍寶曾經在郡守的府庫中見過。

    果然,幾天后,有消息傳來,說是郡守府庫被盜,大量上貢的珍寶被偷走了。

    魏城很快就被抓了起來,不僅搜出了大量的金銀,還有那些價值不菲的珍寶,仔細查看竟然都是府庫中的所藏。

    魏城被關進大牢之后,并沒有太多的驚慌,他知道白狐仙為了天書,一定會來救自己的。

    果然,他被關進大牢的當天,就有獄卒前來詢問,說是有一個白先生讓自己照顧他,詢問家中是否還有貴重物品可以救命。

    魏城知道這是白狐仙設下的計策,想用天書來換他的自由。

    魏城立即對獄卒講:“你告訴白先生,要是不把我救出大牢,他就永遠見不到那本古籍!”

    獄卒很快就告訴魏城:“那位白先生說了,只有見到書之后才會為你辦事兒!”

    看來這次白狐仙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魏城在大牢中苦思冥想之后,對獄卒講道:“獄卒大哥,我有一本古籍,是那個白先生夢寐以求的東西,您拿給白先生看一下,千萬別給他,等到他把我就出來之后,我定然有重金相送!”

    獄卒一聽自然是高興不已,滿口答應下來,一定會把這件事情辦好的。

    幾天之后,獄卒再次來到了大牢之中,將那本《圣衍天經》給魏城看。

    “魏公子,是這本古籍嗎?”

    魏城仔細看了一下,的確是自己當初在古墓中撿到的那本,然后點點頭。

    “沒錯,就是它!您幫我拿著給白先生看一眼,他就會把我救出去的,到時候我會給你許多的金銀,再也不用做這個獄卒了!”

    獄卒哈哈一笑,然后搖身一變,化作了那個白狐仙:“魏城,你來看看我是誰?”

    魏城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白狐仙。

    白狐仙手拿著天書對魏城講道:“你但凡心存一絲善念,都不至于如此,現在你貪得無厭,罪有應得!”

    魏城聽聞之后,立即癱倒在那里,苦苦的哀求白狐仙救自己一命。

    幾個月后,魏城被斬首示眾,圍觀的百姓只看到一道白影一掠而過,沖著洞冥山而去。

    標簽:善惡報恩白狐

    熱門閱讀
    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