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閻王錯拿癡情書生發妻,人間從此多了一位“驢夫人”

    2021-08-11 18:46:22 22

    郴州府有個叫陳天的書生,他是個窮書生,寒窗苦讀十幾年,最終卻連秀才也沒能考上,還是一個童生。為了供他讀書,家中也變得更加貧窮。

    父母去世前,傾盡積蓄,為他娶回一個妻子田玉霞。田氏不只生得美貌,而且賢惠能干,婚后夫妻恩愛,日子也越過越好。

    家中雖有許多農活,田氏卻從不讓丈夫干一點,自己帶著一個老媽子親自下田,再苦再累也沒有抱怨一句。她讓丈夫努力讀書,不能放棄希望。

    在妻子的鼓勵下,這陳天婚后一年就考上了秀才。又過了一年,適逢鄉試,陳天幸運的上榜,考中了舉人。

    雖然朝廷沒有授官,但陳天也成了鎮里唯一的舉人老爺,自然有不少人前來巴結的。陳家的日子一下好過了許多,不久翻修了房宅,還請了兩個丫環仆人,日子好過了許多。

    一些媒人看著陳天發達了,便上門要給他做媒,讓他再納兩個小妾,對方都是鎮里有名望人家的小姐??擅饺藷o一例外,都被陳天怒斥一番,低頭離開。

    陳天明白,他能有今天,完全靠自己的妻子田氏。

    妻子夜里溫柔無比,白天干活還不輸男人,是她一直理解支持自己,才終于讓他出人頭地。這輩子,他定要與妻白頭到老,絕不可能再做納妾之事。

    可是,一個問題漸漸出現了,夫妻成婚三年,田氏還沒有懷上娃。

    去找郎中檢查,對方隱晦地指出,是田氏早年身體受了暗傷,影響到懷孕生子,現在只能開了些中藥,慢慢調理。但陳天一點不怪妻子,還經常安慰她。

    這天夜里,夫妻倆又在床上親熱,盼著能早些有個娃。二人一番運動,盡興后便相擁休息。原本在說話的田氏,突然一下不吭聲了。

    陳天問了妻子幾句,發現她一動不動,起先以為她太困睡著了,然而她的身子漸漸發涼。他心中疑惑,便伸手到妻子鼻孔前,這一探,立即驚得從床上跳起來!天哪,剛剛還好好的妻子,一下子竟然沒鼻息,已經斷氣了!

    陳天反復確認后,抱著她嚎啕大哭起來,妻子就這樣,不明不白地離世了。

    再說這田氏,當時正和丈夫說話,突然看見床頭前站著兩個黑袍人,她驚嚇之下,剛要提醒丈夫,其中一個黑袍人卻拋著一條黑色的鎖鏈,一下套在她脖子上。那人用力一拉,便把田氏拉下了床。

    田氏嚇呆了,回頭一看床上,自己身體還好好躺著。到了此時,她才明白,自己被陰差勾魂,已經死了!

    其中一個陰差說:“你就是田玉霞吧?你晚是你的死期,跟我們走吧!”

    二陰差不容分說,拉著她出了門,往屋后的竹林行去,這里還有一長串被拘魂之人,被陰差押著走下了冥界。

    當時,冥河發了大水,他們走黃泉路只能繞行,走了七天七夜,才進入到了冥府。這些人被帶至閻王殿,一個個驗明正身,進行下一步安排。

    田玉霞上堂時,上座的閻王看了看她,十分疑惑,讓判官拿來勾魂薄對照,這一看,頓時發現了異常。

    那勾魂薄上,明明寫著的是田王霞,結果給抓了個田玉霞下來。閻王爺大怒,當即把兩個陰差喚進來盤問。原來,這二陰差當晚偷吃酒,看錯了字。在他們鎮上,還有一個叫田王霞的女人,結果被勾成了田玉霞。

    閻王大怒,立即將這兩陰差拿下,送往冥界刑部審判。閻王到陰山背后,請出一個鬼仙,讓她送田氏還陽,囑托她一定辦好此事,免得引起其他麻煩。

    就這樣,田氏被這個鬼仙帶著,在夜里回到了陽間。

    可是,這田氏的身體,早在三天前已被葬下,且因為當時天氣頗熱,肉身已經開始腐爛,根本無法用原來的身體還魂。

    鬼仙思慮一番,對田氏說:“如今事已至此,只能補救,妹子也是有大福緣之人,你魂魄虛弱不能于陽間久留,為今之計,只能借畜生之體復生了。若妹子同意,老姐我便將你移魂在你家某一畜牲體內,再幫你找一份妖修功法,讓你踏上仙途,以作補償,你看是否可行?”

    田氏十分無奈,但她也不敢得罪鬼仙,想著能復生,只要能看見丈夫,便也同意了,想起家中還有一頭母毛驢,便讓鬼仙將她移魂其中。

    鬼仙便帶她進入驢棚,施法將田氏的魂魄打入驢體,借驢體而重生。

    隨后鬼仙離去了一個時辰,去了一趟蓬萊仙島,找一個妖仙朋友手中,取得了一份功法,并將此功法傳承,以光球的形式打入了毛驢體內。

    做完這些后,鬼仙怕田氏找她麻煩,便告辭一聲匆匆離去了。

    就這樣,田氏變成了毛驢,她努力適應新的軀體,過了兩個時辰后,才能勉強控制做一些動作。這時候,正在屋中睡覺的陳天,被驢叫聲驚醒過來。

    他心中十分驚異,家里這頭毛驢,很是溫馴乖巧,夜里很少這樣吼叫??!

    陳天起床,撐著燈去了驢棚。那驢子看著他,竟露出田氏一模一樣的眼神,陳天疑惑之時,毛驢抬起前蹄,在地上寫下:“夫君,我是小霞!”

    陳天大驚,再看著這驢子,那驢子竟朝著他不斷點頭。陳天見狀,一下撲上前抱住驢頭大哭起來。他明白,這就是他的妻子,田氏回來了!

    他牽著毛驢到后屋,給毛驢干凈地洗刷了一番。擦干水后,牽著驢子來到臥房,讓驢子上床睡覺,可那驢子卻不肯。陳天便說:“我妻,不管你是人是驢,都是我陳天的妻子,我對你的愛不會半點改變。你若是小霞,就上去睡吧!”

    毛驢一聽,果然前蹄一跳,就爬到了床上。

    就這樣,陳天和一頭毛驢生活在一起,同吃同住如夫妻一般,還告訴家里下人,要像女主人一樣尊敬毛驢,要叫它驢夫人。

    村里人聽說此事后,覺得這陳舉人死了妻子,太過悲傷,大概已經瘋了。但沒有人笑話他,都很同情他,認為他是天下少有的癡情人。

    匆匆十年,這天夜里,陳家屋外雷鳴電閃。那毛驢沖出屋子,踏空而上,竟在半空中迎擊天雷。原來它修為到了,開始渡雷劫。

    經過九波雷劫后,毛驢落到地上,化成了一個美貌無比的仙女,雖然還能依稀看出一點田氏的模樣,但比前者更要美貌許多。

    至此,夫妻倆再次世間重逢,擁抱著久久不愿分開。夫妻倆在村中生活數年后,就攜手進入山中,一同修煉仙道去了,此后再也沒回過村子。

    標簽:善惡因果

    熱門閱讀
    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