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当前位置:古文学馆 >民间故事 > 正文

阎王错拿痴情书生发妻,人间从此多了一位“驴夫人”

2021-08-11 18:46:22 0

郴州府有个叫陈天的书生,他是个穷书生,寒窗苦读十几年,最终却连秀才也没能考上,还是一个童生。为了供他读书,家中也变得更加贫穷。

父母去世前,倾尽积蓄,为他娶回一个妻子田玉霞。田氏不只生得美貌,而且贤惠能干,婚后夫妻恩爱,日子也越过越好。

家中虽有许多农活,田氏却从不让丈夫干一点,自己带着一个老妈子亲自下田,再苦再累也没有抱怨一句。她让丈夫努力读书,不能放弃希望。

在妻子的鼓励下,这陈天婚后一年就考上了秀才。又过了一年,适逢乡试,陈天幸运的上榜,考中了举人。

虽然朝廷没有授官,但陈天也成了镇里唯一的举人老爷,自然有不少人前来巴结的。陈家的日子一下好过了许多,不久翻修了房宅,还请了两个丫环仆人,日子好过了许多。

一些媒人看着陈天发达了,便上门要给他做媒,让他再纳两个小妾,对方都是镇里有名望人家的小姐??擅饺宋抟焕?,都被陈天怒斥一番,低头离开。

陈天明白,他能有今天,完全靠自己的妻子田氏。

妻子夜里温柔无比,白天干活还不输男人,是她一直理解支持自己,才终于让他出人头地。这辈子,他定要与妻白头到老,绝不可能再做纳妾之事。

可是,一个问题渐渐出现了,夫妻成婚三年,田氏还没有怀上娃。

去找郎中检查,对方隐晦地指出,是田氏早年身体受了暗伤,影响到怀孕生子,现在只能开了些中药,慢慢调理。但陈天一点不怪妻子,还经常安慰她。

这天夜里,夫妻俩又在床上亲热,盼着能早些有个娃。二人一番运动,尽兴后便相拥休息。原本在说话的田氏,突然一下不吭声了。

陈天问了妻子几句,发现她一动不动,起先以为她太困睡着了,然而她的身子渐渐发凉。他心中疑惑,便伸手到妻子鼻孔前,这一探,立即惊得从床上跳起来!天哪,刚刚还好好的妻子,一下子竟然没鼻息,已经断气了!

陈天反复确认后,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妻子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世了。

再说这田氏,当时正和丈夫说话,突然看见床头前站着两个黑袍人,她惊吓之下,刚要提醒丈夫,其中一个黑袍人却抛着一条黑色的锁链,一下套在她脖子上。那人用力一拉,便把田氏拉下了床。

田氏吓呆了,回头一看床上,自己身体还好好躺着。到了此时,她才明白,自己被阴差勾魂,已经死了!

其中一个阴差说:“你就是田玉霞吧?你晚是你的死期,跟我们走吧!”

二阴差不容分说,拉着她出了门,往屋后的竹林行去,这里还有一长串被拘魂之人,被阴差押着走下了冥界。

当时,冥河发了大水,他们走黄泉路只能绕行,走了七天七夜,才进入到了冥府。这些人被带至阎王殿,一个个验明正身,进行下一步安排。

田玉霞上堂时,上座的阎王看了看她,十分疑惑,让判官拿来勾魂薄对照,这一看,顿时发现了异常。

那勾魂薄上,明明写着的是田王霞,结果给抓了个田玉霞下来。阎王爷大怒,当即把两个阴差唤进来盘问。原来,这二阴差当晚偷吃酒,看错了字。在他们镇上,还有一个叫田王霞的女人,结果被勾成了田玉霞。

阎王大怒,立即将这两阴差拿下,送往冥界刑部审判。阎王到阴山背后,请出一个鬼仙,让她送田氏还阳,嘱托她一定办好此事,免得引起其他麻烦。

就这样,田氏被这个鬼仙带着,在夜里回到了阳间。

可是,这田氏的身体,早在三天前已被葬下,且因为当时天气颇热,肉身已经开始腐烂,根本无法用原来的身体还魂。

鬼仙思虑一番,对田氏说:“如今事已至此,只能补救,妹子也是有大福缘之人,你魂魄虚弱不能于阳间久留,为今之计,只能借畜生之体复生了。若妹子同意,老姐我便将你移魂在你家某一畜牲体内,再帮你找一份妖修功法,让你踏上仙途,以作补偿,你看是否可行?”

田氏十分无奈,但她也不敢得罪鬼仙,想着能复生,只要能看见丈夫,便也同意了,想起家中还有一头母毛驴,便让鬼仙将她移魂其中。

鬼仙便带她进入驴棚,施法将田氏的魂魄打入驴体,借驴体而重生。

随后鬼仙离去了一个时辰,去了一趟蓬莱仙岛,找一个妖仙朋友手中,取得了一份功法,并将此功法传承,以光球的形式打入了毛驴体内。

做完这些后,鬼仙怕田氏找她麻烦,便告辞一声匆匆离去了。

就这样,田氏变成了毛驴,她努力适应新的躯体,过了两个时辰后,才能勉强控制做一些动作。这时候,正在屋中睡觉的陈天,被驴叫声惊醒过来。

他心中十分惊异,家里这头毛驴,很是温驯乖巧,夜里很少这样吼叫??!

陈天起床,撑着灯去了驴棚。那驴子看着他,竟露出田氏一模一样的眼神,陈天疑惑之时,毛驴抬起前蹄,在地上写下:“夫君,我是小霞!”

陈天大惊,再看着这驴子,那驴子竟朝着他不断点头。陈天见状,一下扑上前抱住驴头大哭起来。他明白,这就是他的妻子,田氏回来了!

他牵着毛驴到后屋,给毛驴干净地洗刷了一番。擦干水后,牵着驴子来到卧房,让驴子上床睡觉,可那驴子却不肯。陈天便说:“我妻,不管你是人是驴,都是我陈天的妻子,我对你的爱不会半点改变。你若是小霞,就上去睡吧!”

毛驴一听,果然前蹄一跳,就爬到了床上。

就这样,陈天和一头毛驴生活在一起,同吃同住如夫妻一般,还告诉家里下人,要像女主人一样尊敬毛驴,要叫它驴夫人。

村里人听说此事后,觉得这陈举人死了妻子,太过悲伤,大概已经疯了。但没有人笑话他,都很同情他,认为他是天下少有的痴情人。

匆匆十年,这天夜里,陈家屋外雷鸣电闪。那毛驴冲出屋子,踏空而上,竟在半空中迎击天雷。原来它修为到了,开始渡雷劫。

经过九波雷劫后,毛驴落到地上,化成了一个美貌无比的仙女,虽然还能依稀看出一点田氏的模样,但比前者更要美貌许多。

至此,夫妻俩再次世间重逢,拥抱着久久不愿分开。夫妻俩在村中生活数年后,就携手进入山中,一同修炼仙道去了,此后再也没回过村子。

热门阅读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