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包青天祝壽赴鴻門宴

    2021-08-20 16:33:47 15

    話說宋朝時候,山東有個節度使叫曹有斌,他年年做壽斂財。下面的官吏為了迎合他的貪心,便大肆搜刮百姓,置辦各科禮物送給他。

    有一年,碰上大旱年,家家沒吃沒穿,只好賣兒賣女。這時正好包拯做了山東歷城縣縣官。他看到百姓這樣窮困,心中對節度使曹有斌很氣憤。

    一天,包拯正在審閱公事,侍從包興拿來了一份曹有斌做壽的“請帖”。包興說: “這是節度府中軍送來的。要我們送厚禮?!卑憬袀浼t燭半斤,大錢兩百送去。

    到了節度衙門,包興將禮送上,門官見了氣得大怒,將禮物摔掉,一邊大罵: “好個大膽縣官,敢拿這些東西來取笑?”包興也生氣道: “千里鵝毛一點兒心,怎么你們這樣蠻不講理?”包興回來,將送禮的情形報告了,包拯想:有其主,才有其仆,他嫌我禮輕,我就去坐在他的大門前,把禮回絕,看他能怎么難為我?

    包拯即帶領外班,來到節度衙門,把椅子放在大門前,叫他們都回避了,獨自坐著。濟南府正堂派人送來壽禮黃金五千兩,包拯便說: “節度大人吩咐,壽禮一概不收,原單帶回去!”

    刑廳衙門的院公也送來了壽禮,包拯照樣回絕。院公以為包拯要門包,忙補了個上去,包拯一見發了怒,說: “休要如此大膽,快快回去!” 冷如春想:阿爹做壽,明明是為了進賬,這次為何不收,又要黑頭來回絕?便離了轎前去偷看,果見駭人的包拯,獨坐門前。

    包拯見冷如春來了,就背身假盹起來。他認為該放他進去送信,才有“文章”好做。冷如春見著也不顧他真睡假睡,當作不見,溜了進去。

    曹有斌得報冷如春來了,趕忙命奏大樂,親自把他迎了進去。曹有斌的弟弟,營務司曹公茂也出來迎接,大家見過禮,冷如春立即說道: “兒有一事不明,特要請問?!倍蒙先俗讼聛?,冷如春開始說道: “阿爹帖子既經發出,怎么反把壽禮回絕?”這使曹氏兄弟都莫名其妙。冷如春就氣憤地將包拯的事講了一遍。

    曹有斌早氣得兩眼發白說: “豈有此理,小小縣官,膽敢假傳節度使命令,在老夫面前胡行!快叫家院把包拯綁來?!辈芄瘬]退了家院,說: “且慢,我聞他到任才只三月,人人就都叫他青天;且傳說他又是王廷齡的門生,你我不知他底細,切勿魯莽從事!”

    曹公茂在他倆耳朵邊說了幾句,設下了計策,叫曹有斌將包拯假迎進來,令他跪席飲酒,殺殺他的臭威風,看他虎落陷阱有何辦法。于是曹公茂和冷如春回避了,家院們撤去了酒席;兩旁奏起樂來,曹有斌整整衣袍,出去迎接?;暮?,壽禮一概不收,原單帶回!”

    包拯早又打起假盹,曹有斌勉強地說:“??!貴縣有請!”包拯假裝糊涂說:“又是哪里來的?節度大人吩咐,年成荒旱,壽禮一概不收,原單帶回!”曹有斌抑住火,硬笑著大聲說: “貴縣,老夫曹有斌前來恭迎大駕!”包拯方才裝作驚醒過來,說: “呀!我當是誰,原來是節度大人,卑職擋回壽禮,特此請罪?!?/p>

    曹有斌忙道: “哪里話來!老夫尋常小壽,不知哪個部下濫發請帖,貴縣代為回絕,實在是好得很呀!怎說有罪?”說著,便拉他進去。茂、冷如春正在后堂偷聽。

    包拯說: “聽說大人年年做壽,帖兒下去,人人厚禮,可是真有此事?”曹有斌搖搖手,尷尬地回答: “貴縣,休聽那些話!”

    包拯故意再大聲地責問: “大人年年做壽,卑職不敢反對,倘要家家厚禮,包某以為不可!”曹有斌一聽惱羞成怒,將茶盞拂掉說: “不可便怎樣?”

    這時曹公茂和冷如春出來,想一同來挖苦包拯,誰知包拯卻拱拱手,對他們笑著說: “嗯!原來都已在此,請!”曹公茂裝著笑臉命家院擺上酒席。座位只擺了三副,包拯猜到了他們的詭計,便徑向上座走去,曹公茂急示意冷如春上去攔阻。

    包拯也不回答,仍向上座走去,這可急壞了冷如春,忙跑上去伸手攔阻道: “我們面前,芝麻官敢上座?”包拯卻理直氣壯地說: “自然該我上座!”包拯將冷如春推開,就大模大樣地坐了首位。他說: “既是壽堂, ‘主不僭賓’,當然該我主客上座!”冷如春沒法,不顧一切,硬想把他拉開。

    冷如春大聲說: “我是節度義子,怎好不來?”包拯一聽,也大聲說: “站后些!包某和節度同朝為官,職有大小,輩分一等,你乃子侄之輩,怎可與父同席?”曹有斌氣炸了,但他也知包拯理直氣壯,當眾奈何他不得,只好另找話說: “好個大膽縣官,這乃老夫壽堂,怎容你撒野!”包拯道: “依理論位,非為撒野,你袒護皇親,卻為哪條?”

    曹有斌見又治不倒包拯,氣得渾身發抖,只得說: “此地不是歷城縣,我曹府的事你管不著!”家院把酒拿來了,包拯拱拱手請曹氏兄弟入座。曹氏兄弟沒法,不得已坐了下來;冷如春想溜之大吉,封被包拯高聲喊住。

    冷如春沒有辦法,只好低著頭,為他們斟起酒來。廝役送來一盤滾熱的湯,由冷如春接迎上去。那廝役有意叫了聲: “冷少爺請!”冷如春臉一紅,一不小心,把一盤湯弄翻了。

    冷如春淋得滿身油垢,燙壞了手。曹公茂趁此拉著冷如春告退。曹有斌下位相送。他們猶如出了困籠,急急走出二堂,曹有斌就小聲對冷如春道: “皇親,莫怪愚兄弟!”

    曹有斌回來,包拯也即告辭,一邊挖苦了他們幾句,羞得曹有斌無地自容。從此,曹有斌再不敢“年年做壽”了。

    標簽:包拯山東貪婪

    熱門閱讀
    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