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中華五千年 > 正文

    李愬雪夜下蔡州

    2020-02-10 10:48:21 67

    在各個藩鎮中,淮西是個頑固的割據勢力。公元814年,淮西節度使吳少陽死去,他的兒子吳元濟自立。唐憲宗發兵征討淮西,但是他派去的統帥,不是腐朽的官僚,就是自己另有企圖。結果,花了整整三年工夫,費了大量財力,都失敗了。朝廷官員都認為不能再打下去,大臣裴度卻認為淮西好比身上長的毒瘡,不可不除。唐憲宗拜裴度做宰相,決心繼續征討淮西。

    公元817年,朝廷派李愬擔任唐州(今河南唐河)等三州節度使,要他進剿吳元濟的老巢蔡州(今河南汝南)。

    唐州的將士打了幾年仗,都不愿再打,聽到李愬一來,有點擔心。李愬到了唐州,就向官員宣布說:“我是個懦弱無能的人,朝廷派我來,是為了安頓地方秩序。至于打吳元濟,不干我的事?!?/p>

    這個消息傳到吳元濟那里。吳元濟打了幾次勝仗,本來就有點驕傲,聽到李愬不懂得打仗,更不把防備放在心上了。

    以后,李愬一點不提打淮西的事,唐州城里有許多生病和受傷的兵士,李愬一家家上門慰問,一點官架子也沒有。將士們都很感激他。

    有一次,李愬的兵士在邊界巡邏,碰到一小股淮西兵士,雙方打了一陣,唐軍把淮西兵士打跑了,還活捉了淮西軍的一個小軍官丁士良。

    丁士良是吳元濟手下的一名勇將,經常帶人侵犯唐州一帶,唐軍中很多人都吃過他的虧,非常恨他。這一回活捉了他,大伙都請求李愬把他殺了,給死亡的唐軍兵士報仇。

    將士們把丁士良押到李愬跟前。李愬吩咐兵士松了他的綁,好言好語問他為什么要跟吳元濟鬧叛亂。丁士良本來不是淮西兵士,是被吳元濟俘虜過去的,見李愬這樣寬待他,就投降了。

    李愬靠丁士良的幫助,打下了淮西的據點——文城柵和興橋柵,先后收服了兩個降將,一個叫李祐,一個叫李忠義。李愬知道這兩人都是有勇有謀的人,就推心置腹地信任他們,跟兩人秘密討論攻蔡州的計劃,有時討論到深更半夜,李愬手下的將領為了這件事都很不高興,軍營里沸沸揚揚,都說李祐是敵人派來做內應的。有的還有憑有據地說,捉到的敵人探子,也供認李愬是間諜。

    李愬怕這些閑話傳到朝廷,讓唐憲宗聽信了這些話,自己要保李愬也保不住了,就向大家宣布說:“既然大家認為李愬不可靠,我就把他送到長安去,請皇上去發落吧?!?/p>

    他吩咐兵士把李祐套上鐐銬,押送到長安,一面秘密派人送了一道奏章給朝廷,說他已經跟李祐一起定好攻取蔡州的計劃,如果殺了李祐,攻蔡州的計劃也就吹了。

    唐憲宗得到李愬的密奏,就下令釋放李祐,并且叫他仍舊回到唐州協助李愬。

    李祐回到唐州,李愬見了他,高興極了,握著他的手說:“你能安全回來,真是國家有福了?!闭f著,立刻派他擔任軍職,讓他攜帶兵器進出大營。李祐知道李愬千方百計保護他,感動得偷偷地痛哭。

    沒多久,宰相裴度親自到淮西督戰。原來,各路唐軍作戰都有宦官監陣,將領沒有指揮權。打勝仗是宦官的功勞,打敗仗卻輪到將領挨整。裴度到了淮西,發現這個情形,立刻奏請唐憲宗,把宦官監陣的權撤消了。將領們聽到這個決定,都很興奮。

    李祐向李愬獻計說:“吳元濟的精兵都駐扎在洄曲(今河南商水西南)和四面邊境上,守蔡州的不過是一些老弱殘兵。我們抓住他的空隙,直攻蔡州,活捉吳元濟是沒問題的?!?/p>

    李愬把這個計劃秘密派人告訴裴度。裴度也支持他,說:

    “打仗就是要出奇制勝,你們看看辦吧?!?/p>

    李愬命令李祐、李忠義帶領精兵三千充當先鋒,自己親率中軍、后衛陸續出發。除了李愬、李祐幾個人,誰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有人偷偷問李愬,李愬說:“只管朝東前進!”

    趕了六十里地,到了張柴村。守在那兒的淮西兵毫無防備,被李祐帶的先鋒部隊全部消滅。李愬占領了張柴村,命令將士休息一會,再留下一批兵士守住張柴村,截斷通往洄曲的路。一切安排妥當,就下令連夜繼續進發。

    將領們又向李愬請示往哪里去,李愬這才宣布:“到蔡州去,捉拿吳元濟!”

    將領中有一些是在吳元濟手里吃過敗仗的,一聽到這個命令,嚇得臉色都變了。監軍的宦官特別膽小,急得哭了起來,說:“我們果然中了李祐的奸計了?!?/p>

    這個時候,天色黑洞洞的,北風越刮越緊,鵝毛般的大雪越下越密。從張柴村通往蔡州的路,是唐軍從來沒走過的小道。大家暗暗叫苦,但是,李愬平日治軍很嚴,誰也不敢違抗軍令。

    半夜里,兵士們踏著厚厚的積雪,又趕了七十里,才到了蔡州城邊。正好城邊有一個養鵝、鴨的池塘,鵝鴨的叫聲,把人馬發出的響聲掩蓋過去了。

    李祐、李忠義吩咐兵士在城墻上挖了一個個坎兒,他們帶頭踏著坎兒爬上城,兵士們也跟著爬上去。守城的淮西兵正在呼呼睡大覺,唐軍把他們殺了,只留著一個打更的,叫他照樣敲梆子打更。接著,打開城門,讓李愬大軍進城。

    大軍到了內城,也照這個辦法順利地打進了城,內城里的淮西軍一點也沒有發覺。

    雞叫頭遍的時候,天蒙蒙亮了,雪也止了。唐軍已經占領了吳元濟的外院,吳元濟還在里屋睡大覺呢。有個淮西兵士發現了唐軍,急忙闖進里屋報告吳元濟說:“不好了,官軍到了?!?/p>

    吳元濟懶洋洋躺在床上不想起來,笑著說:“這一定是犯人們在鬧事,等天亮了看我來收拾他們?!?/p>

    剛說完,又有兵士氣急敗壞地沖進來說:“城門已經被官軍打開了?!?/p>

    吳元濟奇怪起來,說:“大概是洄曲那邊派人來找我們討寒衣的吧!”

    吳元濟起了床,只聽見院子里一陣陣吆喝傳令聲:“常侍傳令啰……”(常侍是李愬的官銜)接著,又是成千上萬的兵士的應聲。吳元濟這才害怕起來,說:“這是什么常侍?怎么跑到這兒來傳令?”說著,帶了幾個親信兵士爬上院墻抵抗。

    李愬對將士說:“吳元濟敢于頑抗,是因為他在洄曲還有一萬精兵,等待那邊來援救?!?/p>

    駐洄曲的淮西將領董重質,家在蔡州。李愬派人慰撫董重質的家屬,派董重質的兒子到洄曲勸降。董重質一看大勢已去,就親自趕到蔡州向李愬投降了。

    李愬命令將士繼續攻打院墻,砸爛了外門,占領了軍械庫。吳元濟還想憑著院墻頑抗。第二天,李愬又放火燒了院墻的南門。蔡州的百姓們受夠吳元濟的苦,都扛著柴草來幫助唐軍,唐軍兵士射到內院里的箭,密集得像刺猬毛一樣。

    到太陽下山的時候,內院終于被攻破,吳元濟沒有辦法,只好哀求投降。

    李愬取得了全勝,一面用囚車把吳元濟押送到長安去,一面派人向宰相裴度報告戰果。

    裴度、李愬平定淮西、活捉吳元濟的消息傳到河北,使河北藩鎮大為震動,紛紛表示服從政府。唐代藩鎮叛亂的局面總算暫時安定了下來。

    熱門閱讀
    香蕉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