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r9j5"><cite id="pr9j5"><i id="pr9j5"></i></cite></listing>
<var id="pr9j5"></var>
<cite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cite><ins id="pr9j5"><noframes id="pr9j5">
<cite id="pr9j5"></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listing id="pr9j5"></listing></video></cite>
<cite id="pr9j5"><span id="pr9j5"><menuitem id="pr9j5"></menuitem></span></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
<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video></cite><cite id="pr9j5"><video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video></cite>
<ins id="pr9j5"><span id="pr9j5"><thead id="pr9j5"></thead></span></ins>
<menuitem id="pr9j5"></menuitem>
<cite id="pr9j5"></cite><var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var>
<menuitem id="pr9j5"><strike id="pr9j5"></strike></menuitem>
當前位置:古文學館 >民間故事 > 正文

誰能救我

2020-05-18 10:31:26 100

明朝嘉靖年間,有個名叫錢貴的人,老家在太和。他以販賣糧食為生,腦筋活絡,生意越做越大,在省城開了十幾家米店,日進斗金。

這幾天,錢貴覺得莫名心慌,就上街找了個算命的。算命的給錢貴算了算,頭搖得像撥浪鼓:“恕我直言,你吃不上八月十五的月餅??旎乩霞覝蕚浜笫掳?!”錢貴聽罷,嚇得面如土色,慌里慌張回到店里,把賬目和生意交給管家,帶著足夠的銀子,騎著棗紅馬直奔太和老家而去。

這天,錢貴來到潁州地界,遇見一個奇怪的人。此人看樣子有五十多歲,長相奇丑,尖嘴猴腮,留山羊胡,衣帽穿著好像是衙門里的人,倒騎著一頭骨瘦如柴的毛驢,手也不牽韁繩,就坐在驢背上打瞌睡,只見他被顛得搖搖欲墜,十分嚇人。

錢貴想超過他,可無論怎樣打馬,棗紅馬就是不敢越過那毛驢,只是尾隨在毛驢屁股后面。錢貴有點納悶:我這棗紅馬可是日行千里的良駒啊,平日可見不得其他馬在它前頭,今兒怎么蔫了,好像甘拜下風?他低頭往地上看看,更發現了蹊蹺:他與棗紅馬身邊都有影子,而山羊胡和毛驢的身邊卻沒有影子。他心想:這人一定有來頭,我得在他面前好好表現,說不定能逢兇化吉呢!

于是錢貴主動搭訕那人說:“老人家要去哪里呀?”

山羊胡并不睜眼:“太和呀!”

錢貴說:“這么巧!我也是回太和的,老人家小心點,別摔著!要不你騎我的馬?我的馬膘肥體壯,坐著舒服?!?/p>

山羊胡搖搖頭說:“你的馬雖肥,卻不能馱你到家,你信不信?我的驢雖瘦,卻能暢通無阻?!?/p>

錢貴聽得一頭霧水,他沒敢多問,岔開了話題:“老人家,你夜里沒休息好嗎?干嗎走路時打瞌睡?多危險??!”

“我每天抓差辦案日理萬機,哪有你這做生意的清閑啊,算盤一響,白銀萬兩。切記:不義之財君若取,多行不義必自斃??!”

錢貴聽得渾身直起雞皮疙瘩,好像自己的事山羊胡都了如指掌,他更堅信這人不簡單,能未卜先知。

就這樣二人結伴同行,一路上無論吃飯、喝茶、住店,錢貴都百般殷勤,爭著出錢,可山羊胡還是對他愛答不理。錢貴琢磨著,這山羊胡勸自己不要貪財,看來也不是個見錢眼開的主兒,也就放下了用錢討好他的念頭,轉而做起了好事,見到街頭討飯的乞丐就給錢,碰到賣唱的窮人和趕考的寒門舉子也給盤纏錢,最后連棗紅馬都送人了,也算是積點福。

這一天他們到了一條河邊,只有一位老叟在擺渡,老叟說,因為船小,每次只能載不超過兩百斤的東西,要分三次把錢貴他們運過去。錢貴一聽,對山羊胡佩服得五體投地,真是神了,棗紅馬有六百多斤,肯定過不去的。

過了河,不覺天色已晚,他們來到悅來客棧,老板領他們進了一間干凈的雅間,好酒好菜侍候。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二人都已醉眼蒙眬,山羊胡起身去了茅房,錢貴見四下無人,便偷偷打開山羊胡隨身的包袱,只見里面有一封公文,公文上赫然寫著今年太和縣要拘捕的十名要犯,錢貴竟名列第一。

錢貴看罷,嚇得渾身哆嗦,倒吸一口涼氣。他急中生智,連忙找來賬房先生的毛筆,試圖把自己的名字涂黑,可就是涂不上墨水。他轉身又把公文放在店家的爐火上,想讓它化為灰燼,可公文根本燒不著。錢貴嚇得滿頭大汗,又拿起公文準備扯碎,這時,山羊胡回來了,笑著說:“別瞎費勁了,沒用的,這是閻王爺用特殊材料制成的?!?/p>

錢貴厲聲問:“你到底是什么人?”山羊胡不慌不忙地說:“實話告訴你吧,我不是活人,是陰間的衙役,奉閻王之命來陽間抓人歸案的?!?/p>

錢貴不服氣地說:“我一沒踹過寡婦的門,二沒挖過絕戶的墳,憑什么把我列為第一?”山羊胡虎著臉說:“那兩樣你是沒干過,可你干過的比那兩樣還嚴重。調戲良家婦女,賄賂官員,趁糧食歉收抬高米價、發國難財……還要我給你詳細列出來嗎?”錢貴啞口無言,低下了頭。

山羊胡搖搖頭,收起公文轉身要走,錢貴“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先生,念在我一路陪你,做了不少好事的分上,饒了我吧,我對天發誓:以后每年向朝廷捐一萬石軍糧,多做好事,再也不做喪盡天良的事了?!?/p>

山羊胡捋了捋胡子,語氣緩和了下來:“咱得公事公辦,不能因為你我有一段交往而徇私舞弊。不過,一路上我觀察你,雖然罪孽深重,但善心未泯,不是不可救藥。給你個機會吧,我告訴你,這公文上的十個人,排名不分先后。我最后一個拘捕你,最后期限是七月十五太陽落山時。如果你的行動能感動閻王,就可以免除死罪;如果你做得不夠,我也沒辦法??丛谀阄业那檎x上,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p>

錢貴一回到家,就馬不停蹄地找到知縣大老爺,求問全縣一共有多少個橋梁要建,修建費用由他全包,立馬開工;他還開糧倉施舍百姓,捐糧食給朝廷;最后,錢貴重金找來一位畫家,在牌上畫了山羊胡的像,每天晚上都燒香燒紙,祈求山羊胡能保他平安無事。

日月如梭,轉眼七月十五到了,錢貴心慌意亂,左等右等也不見山羊胡。這天上午還晴空萬里,下午卻烏云密布,不一會兒,雷聲由遠及近,下起雨來,房梁上的土被震得沙沙直掉,錢貴的妻子和孩子嚇得抱成一團。

錢貴看到這情景,不禁淚流滿面,心知自己罪孽深重,怕是逃不過死罪了。他想著不能殃及無辜的妻兒,便不顧勸阻,沖出家門,滂沱的大雨把他澆成了落湯雞。他拼命地跑,看到前面有一棵碗口粗細的樹,樹枝上還拴著一根繩子,一旁還有幾塊磚,他想:這大概是為我準備的,與其被雷劈死,還不如吊死體面呢。

于是,錢貴做好準備,擦了一把淚水和雨水交織的臉,把頭伸進了繩套,蹬倒了腳下的一摞磚。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時,只聽到“咔嚓”一聲,樹枝斷了,錢貴摔倒在地,愣了半天。他抬頭一看,山羊胡笑嘻嘻地站在那里:“你咋自尋短見呢?好死不如賴活著?!?/p>

錢貴抱著山羊胡號啕大哭:“你怎么才來???再晚一步我就沒命了!”山羊胡繃著臉說:“都是你惹的禍,本來我把你做的好事告訴給你們縣的城隍了,他又通知了陰間的巡察使,閻王在你的卷宗上批示:良心發現,幡然醒悟,所做好事確鑿,可延長壽命,刪除公文上的名字……”

錢貴打斷他:“那你咋不早告訴我?”山羊胡氣得拍了錢貴一下,說:“我正要把這個消息告訴你呢,結果有一個搗蛋鬼舉報說,他聽到一個叫錢貴的人在燒香燒紙時老念叨山羊胡的名字,閻王把陰間所有留山羊胡的鬼都抓了起來,一直審了七天七夜也沒審出個名堂,這不,我才被放出來?!?/p>

錢貴聽罷,“撲哧”一聲笑了:“看來在哪邊都得做好事兒?!?/p>

山羊胡嚴肅地說:“注意呀,今后你再燒香燒紙,可不能再念叨我的名字啦,也不能掛我的像了,這是逼我犯錯誤呀!”

錢貴爬了起來,說:“我念叨閻王爺的名字,總可以吧!”

山羊胡吹了吹胡子:“那也不行!閻王爺是我們頂頭上司,不以身作則行嗎?”說罷,他和錢貴一起放聲大笑起來。

熱門閱讀
女人张腿让男人桶免费_十八禁娇喘请带耳机_中文字幕无码中文字幕有码APP_136导航福利(136FLDH..._和同桌在教室做了好爽_工口火影忍者全彩里番